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放逐水干

  凌晨,天微微亮。

  离着小石寨村不远的小嘴口村的村民,一大早便是准备出湖捕鱼了。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小嘴口的村民便是靠着这滇池为生,大部分渔民都是在村子里入了股,然后由村子专门在滇池养鱼,到时候大家一起下湖捕鱼之后,除了家家户户分到一些鱼之后,大部分鱼都由村子里联系好水产公司,卖给那些水产公司的。

  早在昨天,水产公司的车子已经是停在了村子了,就等今天捕鱼了之后,直接是拉着鱼离开,可别小看这一次捕鱼,小嘴口的村民就靠着每年一次的捕鱼,每户村民都能分到三到五万块。

  小嘴口村的村民天还未亮就起来了,然后,在村长的带领下,当村子里的宗祠祭拜祖先,请龙神,等到这一套繁琐的程序弄完,已经是凌晨七点,整个村子的村民拿着渔网和各种捕鱼工具,浩浩荡荡的朝着滇池而去。

  然而,还没等这些村民走到滇池,便是有守在湖边的村民慌慌张张的朝着这边喊道:“村长,不好了,鱼都死了。”

  “乱喊什么,有死鱼很正常,最近几天的天气比较闷,鱼在水里透不过气,往年又不是没死过。”村长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几只,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死鱼,村长,你快去看看吧。”那村民几乎都要哭了,声音都带着哭腔。

  “你个小崽子,要是让我现你在唬我,今年你家的鱼就没了。”村长心里一凛,但是他还是不相信,昨天去湖边看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当下,小嘴口的村民都朝着湖边跑去,众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死了一大片,那村子里今年的收入是不是要少了?

  然而,当村民们都赶到湖边的时候。全都傻眼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这一幕,甚至有的直接是苦出了声来,这不是收入少了点。这是彻底的没了啊。

  整个湖面,一眼望去是一片白,这是死鱼肚皮翻白的缘故,密密麻麻的死鱼漂浮在湖面上,将整个湖面都给遮挡住了。

  这。这起码死了有上万条鱼啊,而且,还不断的有鱼冒出水面,当然,是翻白后浮出的水面,这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村长……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一位村民抓了抓自己的头。

  “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全死了。”村长呢喃着,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鱼全死了。那今年村子里的分红怎么给?村子新建的路的钱还欠着人家工程开商,就等着这鱼卖了给人家结账呢。

  “这是造孽啊。”一位老人突然哭着坐在了地上,“肯定是龙神怒了,到底是谁得罪了龙神啊。”

  老人这一哭喊,小嘴口的村民全都沉默了,龙神,除了龙神怒,似乎也没法解释眼前这情况了,这么多鱼,一夜之间全都死了。就算是想投毒,就是得投上个几天才有这效果,可湖是每天都有人守着的,谁又能投毒。

  “村长。要不然报警吧?”

  “报警是肯定要报警的,但是现在得想个办法,警察也不给咱们赔损失的钱啊。”

  “这不是人做的,是魔鬼,是魔鬼做的。”

  一位颤颤悠悠的老人在几位村民的扶持下,走到了湖边。看到这位老人,村长连忙迎了上去,“太爷爷,您怎么出来了,这湖边风大。”

  “我是来告诉你们,为什么这鱼会死啊。”老人满是褶皱的脸此刻是彻底的皱成了一团,“咱们小嘴口村世世代代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这滇池的下面住着一个魔鬼,当滇池水干,活鱼祭奠的时候,便是魔鬼出世的时候。你们现在去看看,这湖水是不是下降了。”

  老人的话让得小嘴村的村民都愣住了,这个传说,一些年过半百的村民却是听说过,不过,他们也只把这当传说而已,而年轻一点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一个这样的传说。

  “太爷爷,村长,这水位真的下降了一米。”一位村民看着湖边竖着的一根水位石柱,看到上面的水位标示位置,有些慌张的喊道。

  小嘴村的村民一听这话,全部都慌了,难道这传说是真的,滇池下面真的有魔鬼,而现在这魔鬼就要出来了吧。

  一想到这点,那些胆小的已经是悄悄的往后退了,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色。

  ……

  此时的小石寨村,恢复了往昔的宁静之后,村民们又和往常一样,对于两天前在祠堂生的事情,所有村民都好像选择性的遗忘了。

  砰!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打破了大宅的宁静,赤木扎的身影出现了。

  “秦宗师,又有事情生了。”赤木扎一进大宅便朝着坐在院子里呼吸吐纳的秦宇喊道。

  “怎么了?”秦宇睁开眼睛,问道。

  “滇池……滇池的水位开始下降了,一夜之间下降了一米,而且现在还在下降,整个滇池靠小嘴口那边的鱼全部都死了,现在很多人都已经赶过去了,因为小嘴口村有传闻,说这滇池下面镇压着魔鬼,这是魔鬼出世的征兆,玄学界的人觉得这可能是滇池地下有什么地下宝藏或者是阵法被触了,全都蜂拥而去了。”赤木扎一口气把话给说完,中间都不带喘息和停顿的。

  “滇池水干?”秦宇皱眉了一下,轻声自语了一句:“镇魔楼倒,灵台灯灭,放逐水干,等待者现,灵台灯是祠堂,那这放逐水就是滇池?”

  “秦宗师,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秦宇站起身,看向赤木扎,说道:“这事情我知道。”

  “秦宗师,你不打算过去看看?”赤木扎有些疑惑,这么大的事情,秦宗师还能在这小石寨村坐着,难道这小石寨村更重要。

  “是整个滇池的水都下降吗?”

  “不是,是靠小嘴口那边,就好像是有一条隔带隔断了小嘴口那边的滇池水,其他地方的水位都没有下降。”

  “那小嘴村那边的滇池最深处大概有二十米,浅的地方只有三米。”

  “那这水位下降的度快不快?”

  “不快,一个小时下降了一尺,按照这样的度,虽然后面的下降度会快点,但最起码也需要一天的时间。”

  “既然需要一天的时间,那现在赶过去又有什么用?”秦宇反问道。

  秦宇这一问,赤木扎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也是,现在大家都在等着滇池的水彻底干,去那里也是干等着。

  “有什么异常消息电话通知我就可以了。”

  秦宇这是逐客了,赤木扎没再久留,又聊了几句之后便是离开了。

  等到赤木扎走后,孟瑶莫咏欣等人却是从房间走了出来,几人也是听到了赤木扎的话,莫咏欣直接是开口说道:“这么看来,可以确定,这放逐水就是指的小嘴村那一带的滇池了。”

  “是啊,放逐水干就是指的滇池水干,现在就剩下这镇魔楼了。”秦宇手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镇魔楼其实我想到了一个可能。”莫咏欣看向秦宇,“咱们可以反向来推一下,灵台灯是小石寨村的祠堂,放逐水是滇池,祠堂是存放灵牌的,滇池和水有关,那么镇魔楼,会不会也和某个字有关?而我们接触到所有信息当中,什么和楼有关呢?”

  “是那照片。”一旁孟瑶接话道:“那几张照片中,小女孩都出现在一座竹楼的前面,这说明这竹楼并不普通,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断,这竹楼实际上就是镇魔楼。”

  “那要这么说的话,那等待者就是那个小女孩喽。”莫咏星也接了一句。

  “没错,如此一来,这一切都可以联系上了,那一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当镇魔楼倒后,当小石寨村的祠堂灭,嗯,这个灭的具体意思还不知道,不过可以看出,那幕后之人的目的应该是达成了。然后就是这滇池的水干,再接下来是那小女孩出现,最后,便是那众生之门打开了。”

  听着莫咏欣的分析,秦宇点了点头,不过却是加了一句:“要是按照这样的顺序,那镇魔楼已经是倒了,已经不需要去寻找了。”

  “秦宇,你还记得那皇甫镇川说的他父亲和他爷爷的事情吗?”莫咏欣突然话锋一转,朝着秦宇问道。

  不过,秦宇却是听出了莫咏欣话里的潜藏意思,莫咏欣并不是真的要问他还记得不记得皇甫家的事情。

  “你怀疑那幕后之人是皇甫镇川的父亲?”

  莫咏欣的意思很明显,这几十年来,皇甫镇川的父亲和爷爷都一直在寻找那竹楼和小女孩,那么,有很大的可能,皇甫镇川的父亲和爷爷找到了竹楼,而且还将这竹楼给破坏掉了,所以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一步就是小石寨村的祠堂,而那幕后之人所做的,也是这样的,直接将玄学界人给引向了小石寨村。(未完待续。)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