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0章我的女儿

  “谁让我和灵儿变成孤儿寡母,我让他变成孤魂野鬼。”

  白谨这话一出口,最惊讶的不是在场的其他人,而是秦宇!

  秦宇的嘴巴张的老大,一脸震惊的模样可以塞的下一个鸡蛋,甚至就连脑袋在这一刻都有些宕机了,停止了思考。

  因为,在秦宇的记忆中,他好像从来没有和白谨发生过关系,说句不好听的话,在那次阴间的事情之前,他和白谨之间还是敌人。

  那一趟的阴间之行才改变了两人的关系,但也说不上有多么的亲密,只是因为战友的缘故,选择了一笑泯恩仇。

  从那之后,他就没有再见到过白谨了,又怎么可能会和白谨发生过关系?

  秦宇脑子开始回忆和白谨的点点滴滴,半响之后,面部一下子呆住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当初,为了对付阴间的那位廖殿主,最后时刻白谨是施展了一种秘法,而在白谨施展秘法的时候,自己是失去了意识的,不过当时自己的元神却有着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想到那种感觉,秦宇的表情才变得有些古怪,因为早已不是处男的他自然是很熟悉这种感觉的,也知道只有在什么时候才会有那样的感觉。

  那是鱼水之欢所带来的感觉。

  难道,自己就是在那一次和白谨发生的关系?

  秦宇看了白谨的侧脸一眼,却是刚好捕捉到白谨脸颊一闪而逝的一抹羞红。

  收回目光,秦宇苦笑,貌似,自己好像是被白谨给迷jian了的。

  只是,这样的事情能说自己吃亏了吗?

  想到当初白谨在施展那秘术前所说的话和流露出来的表情,秦宇也知道,如果有其他任何的办法,白谨恐怕也不会选择那么做。

  再想一想时间和小公主的年纪,秦宇便是可以确定了,白谨说的是真的。

  “小……小公主是我的女儿?”秦宇声音都有些哆嗦,低头看着拉着他的手的小公主。

  然而白谨并没有回答秦宇的话,只是白了秦宇一眼,目光看向众人,继续说道:“所以,白立来云梦之境并没有什么阴谋。”

  在场一片沉寂,众人还沉浸在白谨所释放出来的这个劲爆的消息当中,还没有清醒过来。

  在场的人,要说最迷糊的那就是小公主了,小公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双大眼睛盯着秦宇。

  “白立,你看什么呢?”

  听着小公主的话,秦宇的心突然一软,因为他可以确定白谨没有撒谎。

  第一次见到小公主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深处便是有着一股亲近的感觉,在白家圣城和小公主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幸福感。

  再联想到小公主对待自己的态度,秦宇突然想到了一个词,父女连心。

  秦宇的手有些颤抖的抚摸上小公主的脸颊,眼中流露出来前所未有的慈爱之色,轻喃道:“这就是我的女儿。”

  “白立,你干什么呢?”

  小公主将秦宇的手给拍掉,一脸的傲娇,因为她总觉得今天白立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这让她很不适应。

  被小公主将手掌给拍掉,秦宇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是露出溺爱之色。

  倒是一旁的白木此刻是呆若木鸡地看着秦宇和小公主两人。

  “白立是王的丈夫?”

  白木被这个消息给震惊到了,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白木对秦宇的感观已经是慢慢的有所改变了,尤其是当秦宇天骄战胜出并且成为第一天骄之后。

  可即便是如此,白木也是无法接受秦宇是自家王的男人的事实,因为,在白木的眼中,自家的王是最优秀的,他不认为有人可以配得上自家的王。

  尤其是在自家王怀着小公主回到白家的时候,面对着白家高层的巨大压力,自家的王依然是顶了下来,当时的白木便是想象能够让自家的王如此维护的男人必然就是顶天立地的真正王者。

  必然是无比的英俊和实力高超。

  可是现在,白木怎么也无法将秦宇给他脑海中所想象的那位男人给重叠在一起,虽然,秦宇的表现在白木的心中已经是很优异了。

  白木突然想起,在王带着白立从祖圣地回到山上的时候,王的表现便是和以往有些不同,虽然依然是那么的冷傲,但是却是允许秦宇走进大殿和小公主在一起。

  当时他还有些惊讶,因为以王的性格,根本就不允许有任何男人踏入宫殿,哪怕是自己也都不行。

  当时他以为王是因为小公主才会允许白立进入宫殿的,但是现在想来,真正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

  想到小公主第一次见到白立的态度,想到小公主如此的喜欢黏着白立,白木却是知道,自家的王没有说谎。

  这就是血脉之间的亲近。

  白木的目光看着秦宇还有小公主,以及站在秦宇另外一侧的白谨,脸上突然露出了苦笑,这是多么般配的一家人,而自己则是多余的。

  实际上,白木的内心深处对白谨是有着爱恋的,只是因为自卑,知道自己配不上白谨,白木一直是压抑着这份爱恋,选择了默默守护。

  白木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帮不上王什么,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王守好家,照顾好小公主,而这些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

  许久过后,云婉儿再一次开口了,目光看向白谨,说道:“谨王莫要玩笑了,这白立是外来者,来到云梦之境并不久,而谨王的小公主已经是这么大了,这根本就不可能,除非……除非谨王也是外来者。”

  云婉儿这话很毒,让得在场的不少人看向白谨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怀疑。

  “云婉儿,你少信口雌黄!”白木是不允许有任何人侮辱白谨的。

  “白谨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我已经是说了。”白望山也是再次开口,白谨的情况有些特殊,那一脉是他们整个白家最特殊的一脉,是唯一可以离开云梦之境的白家人。

  不过,了解白谨这一脉情况的,整个白家不超过五人,这是他们白家的机密。

  白望山这话一说,云婉儿脸上有着一缕惋惜之色,不过很快便是化作了笑容,说道:“谨王,抱歉了,小妹不是怀疑你,只是你和这白立根本就不可能的,这借口我们不会相信的。”

  “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情,话我已经是说了,谁要动他,那我就动谁!”

  白谨这完全不给云婉儿面子的话让得云婉儿的脸上带着一缕憋屈之色,她觉得这是白谨特意针对她,然而她却不知道,白谨就是这样的性格。

  “哼,白谨,你莫不是真以为你就天下无敌了不成!”

  昊残婆的拐杖重重的敲了一下,目光望向白谨,那一双老眼带着杀机!

  “解决你这个老太婆没有任何的问题。”白谨看了眼昊残婆,淡淡的答道。

  “真是气煞老身了,今天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有什么手段!”

  昊残婆是什么人,那可是昊家的大人物,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那你可以试试!”

  脚步轻移,白谨的玉手便是慢慢举起。

  “算了,我惹下的麻烦,还是交给我吧。”就在白谨要出手的时候,秦宇却是阻拦道。

  “就你。”

  白谨撇了撇嘴,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那意思却是表达的很明显,秦宇苦笑,白立这是不相信他的实力。

  “白谨贱女人,出来受死!”

  昊残婆从人群中走出,那一根拐杖在这一刻散发着寒光,直指白谨。

  白谨没有说话,但直接是用动作进行了回答,玉手一扬,一道梅花树枝射出。(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