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4章你可愿意

  钱家后院内,秦宇站在钱贵母亲的棺材之前,而钱贵夫妻和那十四位男女则是站在院子的门槛之处。

  秦宇的手,在钱贵母亲的棺材上轻轻的敲击着,一下接着一下,声音缓慢而又低沉。

  “这位秦先生是在干什么?他都已经是敲了十几分钟了,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不知道,反正我们看着就是了。”

  那十四位男女看到秦宇就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棺材盖,不禁小声议论了起来。

  “我猜这秦先生应该是在等待某个时辰的到来。”

  依然是那位为人师表的老师开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推测道:“我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关于民间的风俗,一般一些大型的祭祀还有庆典的时候,都是讲究时辰的,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辰才会开始,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黄道吉日和黄道吉日。”

  “虽然我不知道这位秦先生要做什么,但如果他真的能够让钱大哥的母亲复活过来,那么也是应该和那些迷信封建活动一样,可能是需要某个时辰吧。”

  “有道理,应该是这样。”

  这位老师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而秦宇虽然是背对着他们,不过此刻脸上也是露出了一缕笑容,因为,正如这位老师所说的那样,他是在等待一个时辰的到来。

  三分钟后,便是中午十二点。

  秦宇终于是停止了敲击棺材的动作,下一刻,右手在棺材盖上一拍,那棺材盖便是瞬间立起,露出了整个棺材的内部。

  仅仅就是这一手,便是让得身后的钱贵等人给震住了,要知道,这可是棺材盖,虽然不是什么石头打造的,但也是实木,光是这棺材盖便是有着不下两百斤,一掌便是能将棺材盖给拍的立起来,这得多大的力量。

  秦宇此刻却是没有心思去理会身后这些人的感受,就算有,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在棺材盖打开的那一刹那,阳光便是射入了棺材之内,洒满了棺材内整个角落。

  阳光射入棺材内的那一刻,落在钱贵母亲的尸体上,而此刻秦宇的双手却是掐诀,那阳光便是瞬间汇聚在了钱贵母亲尸体的胸口之处。

  那里,越聚越亮,到最后,犹如一个光源一样,向着钱贵母亲的四肢百骸而去,化作一个个的光点。

  如果此刻有懂医学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些光点全部都是人体所对应的窍穴,每一个光点都对应着每一个窍穴。

  光点一点一点的扩散,到最后遍布了钱贵母亲的身上的时候,秦宇的手印才收起。

  “阳人吸阳气,阴人吸阴气,阴阳分明,不可颠倒。”

  秦宇的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跺,而后口中念诵着,“阴是阴,阳是阳,阴阳分隔三界清,阴阳颠倒三界乱。”

  “然!”

  秦宇突然大喝了一声,这声音把他们给吓了一跳,不少人更是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吓得哆嗦了好几下。

  “阴阳虽然分隔,但苍天并非无情,上天有好生之德,孕育天生圣人,乃至后天功德加身之人。”

  “钱家李氏,虽已是阴人,但尚未入阴间,渡黄泉,不进判官殿。今钱家李氏长子,愿以功德之光,换其李氏母亲还阳。”

  秦宇说完这里,转头,看向钱贵,“钱贵你过来。”

  钱贵听到秦宇的话后,恭恭敬敬的朝着秦宇走去,走到了那棺材前,开口问道:“秦先生,我应该怎么做?”

  “跪下,在你母亲棺材之前跪立。”秦宇表情严肃的说道。

  钱贵自然是不敢怠慢,立刻按照秦宇所说的话,在自己母亲的棺材前跪下,而此刻的秦宇则是站在了钱贵的一侧。

  “钱贵,跟着我念。”秦宇叮嘱了钱贵一句之后,“钱家李氏长子钱贵,今叩拜苍天,叩三清祖师神灵……”

  “钱家李氏长子钱贵,今叩拜苍天,叩三清祖师神灵……”

  “三清祖师神灵在上,恳请三清祖师恩赐,传法旨阴间,告之十殿阎罗,请母还魂。”

  “三清祖师神灵在上,恳请三清祖师恩赐,传法旨阴间,告之十殿阎罗,请母还魂。”

  钱贵跟着秦宇一字一字的念着,一点也不敢分心,生怕念错了或者是忘记了一个字。

  “点香!”

  秦宇拿起了三支禅香递给了钱贵,钱贵连忙接过,然后将这三支禅香给点着。

  “香烟通三界,拜请三清祖师神灵降临。”

  禅香的烟雾在这一刻袅袅升起,朝着高空而去,与此同时,秦宇的手上又是多出来了一张符?。

  轰!

  符?燃烧,却是化作了一道光芒,伴随着那些烟雾一同朝着苍穹而去。

  “钱贵,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每念一声你就朝着地上磕头一次,声音要响。”

  “秦先生,你放心。”钱贵保证道。

  “嗯。”

  秦宇没有再多说,反倒是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那十四位,说道:“你们十四人依次排队上前,等到我喊到你们名字的时候便是重重的应一声。”

  “好。”

  那十四个人便是依次排队站在了钱贵的身后。

  “一法通三界,一令惊九天,急急如意令,起!”

  秦宇双手掐诀,下一刻却是迈步,朝着钱贵母亲棺材游走了起来,同时口中唱道:“发肤受之父母者,父母有恩不求还,子女当思父母恩,钱贵,可对否!”

  砰!

  钱贵的脑袋重重的朝着地上点了一下。

  “十月恩胎重,三生报答轻。钱贵,你可愿意三生三世报答父母之恩?”

  砰!

  “青天悲吟声声泪,声声呼严父,碧水苦诉字字血,字字哭慈母。”

  “向来多少泪,都染手缝衣。”

  “钱贵,你母亲为抚养你长大所吃之苦,你可敢忘记?”

  砰!

  三个重重的响头,虽然是磕在泥土上,但这泥土也不是松软的,钱贵的额头已经是微微泛红皮肤都有些蹭破了。

  “钱贵,你为救他人性命,却让自己母亲丧命,此等行径,日后下阴间可要被割皮抽筋,打入畜生道,你服是不服?”

  砰!

  第四下,钱贵已经是用他的举动说明了,而此刻钱贵老婆站在一边看得十分的不忍,眼眶已经是有泪水在打转了。

  就是钱贵身后的那十四位男女此刻也是感同身受,全都沉默着一言不发。

  “钱贵,你身为人子,却不救自己的母亲,你此生可对得起你母亲怀胎十月之恩,你可对得起你身上所穿的母亲一针一线缝好的衣服?你可对得起十几年含辛茹苦将你养大之恩?”

  “钱贵,你简直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不孝子,你枉为人!”

  秦宇声声如吼,骂的钱贵身躯摇晃,再也忍不住,却是哭泣了起来,而钱贵的老婆在这一刻早就是泣不成声了。

  两天了,作为妻子,她是最清楚自己老公这两天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和压力,媒体宣扬他是英雄,可在父老乡亲的眼中,自己老公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不孝子,是一个遭人唾骂的畜生。

  这份伤害对自己老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钱贵身后的那十四位男女也都是面色变得苍白,脸上充满了愧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恩人之所以会被人这么骂,那全都是因为他们的缘故。

  “钱贵,现在我问你,你可愿意让你母亲复活,可愿在你母亲身前敬孝,为此,你可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我愿意!”

  砰砰砰!

  这一次,钱贵连着磕了三个响头。

  “好。既然你愿意,那今天就替你惊动一次三界,替你转告一次阴间。”秦宇右手一扬,一面旗帜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咻!

  秦宇的手一挥,这旗帜便是落在了母亲的胸口之处,恰好遮挡住了那阳光。

  “现在你就不断的磕头,什么时候如果这旗帜会从棺材内飞出来那就可以停下,因为那代表着阴间愿意让你母亲还阳。”

  钱贵没有言语,只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磕头,而秦宇则是站在一侧,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砰,砰,砰!

  整个后院,此刻只有钱贵磕头的声音,不出片刻,钱贵的额头便是有着鲜血流出,这让钱贵身后的那十四位男女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忍之色。

  他们都将目光看向秦宇,希望秦宇能够喊停,不过让他们失望了,秦宇根本就没有看向钱贵一眼。

  似乎,钱贵就算是磕的头破血流了都和他无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血液已经是顺着钱贵的额头流在了地上,钱贵的老婆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巴,可即便是这样还是阻挡不住哭声。

  “秦……秦先生,够了吧,再下去钱大哥……”

  那十四位男女中的一位妇女忍不住开口了,然而,在秦宇的目光冷冷的扫下来的那一刻却是噤声了。

  “他现在流的血多,可当初他母亲十月怀胎分娩他的时候,流的血更多!”

  砰砰砰!

  钱贵,依然还在磕头,似乎外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而秦宇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却是抬头看向了苍穹。

  ps;还有三更,继续去,这一更刚刚跟不少书友互动了一下,开着直播码出来的。!(未完待续。)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