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很简单

  第六十一章很简单

  “好的。!”

  白洁也没有再说什么,叶欢的冷淡态度她也是做好了准备的。

  在电话里,她感受到叶欢脾气之大了。

  定金十万,治疗费一个亿,白洁估计,也只有她这种情况,才会选择去相信这人了。

  不过叶欢已经来了,她也安心了不少,至少不是骗子。

  她不担心十万块定金,她只希望能够治疗好罗斯家族的那位继承人。

  叶欢的脾气越大,其实白洁越放心,好歹,这样看起来有一丝神医的感觉。

  跟着白洁走进了别墅,叶欢才发现,别墅的外围的保镖原来只是摆设。

  真正的保镖是里面这群外国人,叶欢眼光轻易能看到,这群外国保镖的身手远在外面那些人之。

  别墅的主人,身份愈加高贵起来。

  不过也欢迎也不在意,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在叶欢眼,对是普通人。

  客厅之,除了保镖之外,还坐着两人。

  一个是一个外国老头,还有一位是一身火红的女子,年纪和白洁差不多。

  漂亮倒也挺漂亮的,不过诱惑力白洁还差点。

  “哈哈,白洁,这是你是你在络找的医生,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看到白洁等人进来,有些的红衣女子却是轻蔑的一笑。

  她叫刘红,和白洁一样,她们都是罗斯家族在华夏产业的负责人。

  虽然罗斯家族只有一丁点产业在华夏,但也很庞大了。

  当然,真正的总负责人,其实是这个英国的老头,阿道夫,罗斯柴尔德。

  他是罗斯家族的内部成员,自然是华夏真正的负责人。

  不过他不直接参与华夏的产业,所有的经营都交给了刘红和白洁。

  两人是竞争关系,自然态度不会太好。

  刘红冷笑着看着白洁,心一阵高兴,白洁平时老持稳重,这次太大意了,居然从找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医生。

  “白,这是你找的医生吗?”阿道夫也说话,他也没想到,一向稳重的白洁居然找了个这么年轻的医生。

  他其实很看好白洁,她的办事能力很强,很让阿道夫欣赏。

  不过这次阿道夫心很失望,白洁太想证明自己了,这次居然病急乱投医,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

  这种急功近利的性格,不是一个优秀领导者该有的。

  “是的,先生,这位是叶医生,那位是他的助手。”白洁心也很忐忑,她对叶欢的医术一无所知。

  她现在也有些后悔了,她太冲动了,不应该直接让叶欢来这里的。

  她现在也不求叶欢有办法治好罗斯家族的继承人,只盼他真的会医术,能够提出一点建设性的意见,万事大吉了。

  “白,你这次太鲁莽了,居然找了一个这么年轻的医生。”

  阿道夫摇摇头,显然对这次白洁的眼光很失望。

  “别废话了,我是治病的,病人呢?”叶欢没兴趣看她们之间的争斗,直言不讳道:

  “记住,我的治疗费是一亿。”

  阿道夫一愣,这个年轻人很没有礼貌,但看去很有把握的样子。

  “呵呵,凭你?你才多大?还在大学吧,你的学历是什么?你知道少爷得的是什么病吗?全世界多少专家来为诊断过,都束手无策,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

  刘红直接问了起来,咄咄逼人地问道,只要打击叶欢,能打击到白洁。

  “别废话了,我要见病人!”叶欢也算是收敛了一下脾气,不然他直接走了,这女人有病。

  行不行至少要等到见了病人再说吧。

  刘红见叶欢这么嚣张,正想回呛几句,却听到阿道夫说道:

  “刘,你等一下,先把少爷推出来吧,试一试也可以。”

  阿道夫是英国人,更加实事求是,他见叶欢这么自信,也想给他一次机会。

  阿道夫对一个佣人吩咐下去,很快,有人把推着轮椅出来。

  轮椅坐着的是一个外国青年,五官深邃,是一个标准英国绅士的模样。

  推着青年出来是一个劲装的短发外国女子,叶欢看到她却是眉头微微一动。

  不是这外国女人的模样有多么漂亮,而是叶欢感受到她实力很强。

  不过叶欢现在的神识还不能外放,不能准确的估计这女人的实力。

  但叶欢肯定,她绝对是个高手,在青洪被叶欢杀了的那个青年之。

  看来这别墅的主人的身份的确很高贵。

  英俊的英国青年坐在轮椅,他眼睛直视过来,打量着叶欢和汪涛。

  叶欢走了过去,想要伸手触碰这青年,却被这女保镖伸手拦住。

  阿道夫对着女保镖点点头,女保镖才收回了手。

  叶欢也不去计较这些,伸手触摸到青年的手,顿时感受到一股凉意,然后发现他浑身僵直。

  叶欢很快了解这个青年的状况了,他对普通人疾病划分不了解。

  但这种状况他是知道怎么解决的,他只需要用灵气打通青年的血脉,自然好了。

  “哼,这位叶医生,可有什么见解?”刘红冷笑道,她根本不相信这个年轻人有什么高深的艺术。

  卡尔的病举世罕见,世界这么多名医都没有办法。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青年能有什么办法,她是要让这人在阿道夫面前出丑,然后打击白洁。

  “这个病很简单,只需要针灸好了。”叶欢好像没有听出刘红的针对。

  “哼,一派胡言。”

  这时,从一个房间走出来一个老头,他一身灰色长袍,看去颇有几分高人气韵。

  “现在的年轻人医术一般,敢信口雌黄,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老头一步步朝着叶欢走来,没走一步都是大声呵斥一句,让人振聋发聩。

  “你是什么人?”叶欢有些怪,这老头有病吧。

  “他是卡尔少爷在华夏的主治医师,是华夏医界的泰山北斗,看你的样子也是学医的,怎么会不认识黄山老爷子?”

  白洁在旁边悄悄给叶欢解释道,她有些怪,叶欢既然要针灸,那必然是学医的。

  怎么会不认识黄山?这位可是医界一位老泰山!

  难道这位叶医生学艺如此不精,连黄山都不认识。

  “年轻人,我看你也是学医的,怎么会连病理都没了解清楚,敢妄下结论?”

  黄山直视着叶欢,颇为不满地说道:“学艺不精,出来给人看病,还敢信口雌黄!”

  “我医的名声,是坏在了你这种人手里!”

  黄山这一句,说得是义愤填膺,慷慨陈词!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