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神秘的黑白玉佩

  第512章神秘的黑白玉佩

  叶欢一下子震惊了,他感受到这两块玉佩结合了,他的神识一丝都穿不过去,是真的完全变成一块圆形的玉佩。

  这是一个太极的图案。

  叶欢的心微微一震,这块玉佩实在太神异了,竟然让他完全弄不懂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的神识在地球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竟然穿不透这玉佩。

  忽然,叶欢直接将这玉佩随手一抛,飞剑顿时祭出,白芒闪过,一剑斩向了这太极图案的玉佩。

  “刺啦。”

  叶欢的飞剑站在这玉佩,顿时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是玻璃破碎一般,

  飞剑收回。

  叶欢伸手接住了落下来的玉佩,叶欢摊开手掌,这玉佩竟然光洁如新,没有一丝痕迹。

  叶欢削铁如泥的飞剑,竟然对这玉佩毫无作用,这足以说明黑白玉佩的神医。

  “到底要怎么使用这玉佩。”

  叶欢喃喃自语道,他明明感觉到这玉佩的不凡,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让他有些无奈。

  他可是堂堂的修真者,起地球的武者高级了多少,他修炼几个月的世界,相当于地球的各种天才武者苦修一辈子。

  修真者和武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现在,他居然被一个武者世界的东西给难住了,弄不清来历,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完全是一头雾水。

  “叶欢,你在干什么?”

  殷书涵从之前的震惊之反应过来,走过来,出声问道。

  叶欢不答,他将飞剑握在手,然后飞剑划过,在他的手指留下了一道血痕。

  叶欢的目光一凝。

  顿时,一滴鲜血滴在了黑白玉佩之,这可不是普通的鲜血,而是叶欢的精血,每一滴都十分珍贵。

  然而,叶欢的精血滴在黑白玉佩之,却没有任何反应,精血从黑白玉佩滑落,落入泥土之。

  他脚下一朵枯萎的无名小草,正好接住了这一滴精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翠绿起来,甚至,开出了一个花苞。

  殷书涵和江秋月都是一阵惊讶,这个家伙是唐僧肉吗?一滴血竟然能够让植物重获新生。

  毫无用处。

  叶欢也是有些气馁,索性直接将黑白玉佩放进了空间戒子里,然后转身看向了江秋月。

  看到叶欢的眼神,江秋月的心却是微微一颤,这个人太冷漠了,而且他的本事手段太强了,竟然可以御剑飞行。

  “能够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吗?你和独孤笑是什么关系?”江秋月强装着镇定问道。

  “叶欢。”

  叶欢脸色平淡地说道,紧接着,他的脸色浮现出一丝灵气,模样微微开始变幻。

  “或者,你也可以叫我这个名字——独孤笑。”

  江秋月如被雷劈,红唇轻启,怔怔地愣在原地。

  她的面前,是一个面容粗犷刚毅的男子,浓眉大眼,目光凌然,有一股劈开山河的霸气。

  如果说之前的叶欢清秀细腻,犹如一柄染血的细剑,三尺青峰,锐利凌然。

  那此刻眼前之人,犹如一把一往无前的大刀,大开大合,横扫天下,霸气无敌。

  “独孤笑,你没死?”江秋月失声叫道,心情一时间复杂万分。

  她的心十分犹豫,一方面独孤笑救了她,也救了她爷爷,不过二十亿的债务却是江秋月心的枷锁。

  所以,她希望独孤笑没死,又不希望独孤笑出现。

  现在,他真的来了,江秋月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独孤笑?不是叶欢吗?”

  殷书涵愣了一下,转眼看向叶欢,顿时也愣住了,这完全不是刚才叶欢的容貌啊。

  “一点幻术而已,不必惊讶。”叶欢淡淡地说道。

  江秋月苦笑一声,看着殷书涵,无奈地说道:“殷书涵,你不是想问我那个拿出丹药,救我爷爷的神医是谁吗?现在……”

  江秋月的话还没有说完,殷书涵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叫道:“难道叶欢是那个神医?”

  江秋月轻轻点头。

  叶欢?算是吧,她现在已经弄不清该叫眼前这个男人独孤笑还是叶欢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

  殷书涵一下子全明白,她是说,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神医,原来这人是江秋月遇到的那个神医。

  殷书涵顿时有些庆幸,要是自己当时没有追叶欢,后面即便是找到江秋月也没用了,以这个男人的冰冷,是不可能答应给她爷爷治病的。

  不过殷书涵也是有些不安,叶欢掳走江秋月肯定会在香港引起很大的波澜,不知道他能不能解决,说不定,她也会跟着叶欢受罪。

  殷书涵在心摇了摇头,现在她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我现在要去江家,你如果要离开,我现在可以送你离去。”叶欢看着殷书涵,淡淡地问道。

  殷书涵红唇一咬,说道:“我,如果我留下来,你能不能跟我治疗我爷爷的病。”

  “可能。”叶欢不咸不淡地说道。

  殷书涵只犹豫了一秒钟,立刻说道:“我愿意留下来!”

  叶欢也不再说话,飞剑祭出,他直接往悬崖纵身一跃,稳稳地站在了飞剑之。

  即便刚才是乘坐飞剑过来的,两女看着这一幕,还是觉得十分惊讶。

  这简直像是在拍仙侠电视剧。

  “独孤笑,如果我们江家愿意给钱,你能不能放过我们江家?”江秋月连忙在后面叫道。

  “我本来是来要医药费的,二十亿,你们江家拿钱,我们自然两清了。”

  叶欢站在飞剑,这样悬停在悬崖之,“如果你们江家有其他想法,那我,荡平你们江家!”

  说完,叶欢也不再犹豫,一转身,飞剑迅速消失在空。

  两个女人看着空,消失的叶欢,心情一时间复杂万分。

  “秋月,对不起,是我把叶欢带来的,我不知道他……我只是想——”殷书涵看着江秋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

  “没事,即便没有你,他也能找到我,找到江家。”江秋月无奈地摇摇头,眼神之出现了一丝担忧。

  “希望那个大伯,不要在这个时候犯傻才是。”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