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对不起

  不过有胡不归带头,加上人数众多,一群血刀门弟子也壮了壮胆。

  整理好队伍后,胡不归就带着大量血刀门弟子进入了五鬼窟。

  洪大力也有点耐不住性子想进去山谷看看,但他留意到阳统天一点也不着急,顿时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这山谷估计真的非常恐怖,否则像阳统天这种人精,怎么可能会不进去寻找那对男女。

  眼看着一群血刀门弟子进去了五鬼窟山谷,阳冲眼皮一跳:“门主,就这么让胡不归那家伙进去山谷吗?万一人被他们找到了,那宝物岂不是落在血刀门手中?”

  “放心,这个五鬼窟山谷是条死路,通达不了任何地方。想从五鬼窟出来,只能按照原路返回。就算这胡不归走了狗屎大运能活着离开五鬼窟,我们在外面蹲着就可以,他照样得乖乖交出宝物。”阳统天面无表情。

  “原来如此。”阳冲点了点头,随即又好奇问道:“这五鬼窟真有那么危险吗?”

  阳统天冷笑道:“当然,我刚才说胡不归能活着离开只是打个比方,那只是极小的概率而已!进入五鬼窟的人,几乎是必死无疑!”

  “什么意思?”阳冲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阳冲,本座之前忘了告诉你,阴阳门藏经阁除了你看的那个路线记载的手札之外,还有一个手札,记载了迷雾鬼林里一些会出现的鬼物和危险之地,其中最危险的地方,就是这个五鬼窟山谷!”阳统天淡淡说道。

  阳冲脸色微变:“这山谷里有很厉害的鬼物?”

  “何止是厉害!”阳统天冷哼道:“按照手札的记载,这五鬼窟里面其实就是那个涅??修士饲养鬼宠的地方。里面禁锢了五只虚境级别的鬼物,所以才叫五鬼窟。”

  “虚境鬼物!”阳冲吓了一跳。

  “里面除了虚境的五鬼之外,普通的鬼物也是一大堆。这回血刀门算是断送在胡不归这个傻逼手中了!”阳统天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一旁在偷听的洪大力也浑身冷汗直冒,幸好他没进去,那种级别的鬼物,随随便便就能弄死自己。

  “沈浪和那个女人,岂不是必死在里面?”阳冲眉头一皱。

  阳统天皱眉道:“宝物没捞到就算了,这对问境巅峰的男女死了就行,否则必成我们阴阳门的大敌,特别是沈浪那个王八羔子!”

  沈浪将玉阳宝镜挂在腰间,拖着几近崩溃的身体,抱着昏迷过去的苏若雪,跌跌撞撞的进入了五鬼窟山谷。

  穿过入口的小溪,前方一片黑雾。凉风一刮,隐约可以听到深处传来猛鬼嚎叫的声音。

  树林的树木光秃秃一片,没有一片树叶。

  继续往前走,那种鬼哭狼嚎的声音越来越大。

  前方突然卷起一道道灰白色鬼雾,见有活人走了过来,鬼雾翻腾不止,如同有了生命力一般,直接朝着沈浪和苏若雪扑了过来。

  “呲啦!”

  玉阳宝镜上白色电弧弹跳不止。

  感受到白雷的气息,大片鬼雾纷纷卷走四散,不敢靠近沈浪。

  这地方和沈浪之前在落日森林走过的鬼雾林相似,而且鬼雾更浓,更强大一些,

  沈浪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些鬼雾,拦住后面的武修应该没大问题。

  继续往深处走,穿过幽暗的树林。

  中途沈浪碰见了几头尸狼,被玉阳宝镜的电弧绞杀。

  沈浪身体气力渐渐消失殆尽,走到这里已经再也撑不下去,隐约看到前方的山谷石壁有一处山石遮挡住的山缝。

  沈浪抱着苏若雪摇摇晃晃的朝着山缝洞口中走了过去。

  苏若雪被他放在洞口里面,沈浪自己挡在外面,洞口前有大量枯木树枝,正好遮住了入口。

  夜黑风高,这五鬼窟山谷中阴气极其浓郁,倒让沈浪和苏若雪完美地隐藏了起来。

  洞口很窄,两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了一起。

  苏若雪伤的很重,但沈浪储物袋没有适合的疗伤药服用,他自己也是岌岌可危。

  “呼呼!”

  坐下后,沈浪大口喘气,现在他才有时间多看女人几眼。

  她还是那么漂亮,但气质判若两人。

  眼前的苏若雪全身凝聚着实质性的煞气,即便昏迷过去,沈浪都能感觉到女人身上的煞气之强。

  沈浪苦笑一声,无法想象女人这一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他本以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但苏若雪仅一年就突破了问境巅峰,同样也让人难以想象。

  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再次看见了苏若雪。

  魂牵梦绕的女人,竟然出现在他面前,沈浪总有种是不是在做梦的虚幻感。

  看着女人苍白的玉颊,沈浪伸出右手,想摸一摸女人的脸蛋。

  苏若雪毫无血色的脸蛋,被沈浪轻轻的触碰了一下。

  “咳咳”苏若雪轻咳了一声,咳出几滴鲜血,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沈浪收回了右手,急忙问道。

  “死不了。”苏若雪轻轻地撇过脑袋,有意避开沈浪的目光。

  “雪儿,我”

  沈浪神色黯然,心中纵然有千言万语想说,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听见沈浪唤她“雪儿”,苏若雪漂亮的眼睫毛微微一颤,语气冰冷道:“别这么叫我!我与阁下毫无关系,不过多谢阁下出手相救,小女子会付给你报酬的。”

  气氛一阵沉默。

  好半天后,沈浪才咬牙说道:“对不起雪儿,我欠你的太多。”

  “我与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何来‘欠’这个说法?”苏若雪冰冷道。

  “别这样雪儿,以前的我没能力保护你,但我保证,以后没人可以再伤害你。”沈浪咬牙切齿道。

  “我们同样都是问境巅峰,本姑娘何须要你保护?阁下请不要纠缠我,等本姑娘伤势恢复,自己会走出这五鬼窟,你我分道扬镳可好?”苏若雪瞥了眼沈浪,俏脸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

  但沈浪知道,这明显是装的。

  沈浪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气力,突然按住苏若雪的香肩,将女人按倒在地上,一字一顿的问道:“雪儿,这是你的真心话?”

  看着男人灿如星辰般的眸子,女人眼中忽然闪过的一丝慌乱,她撇过脑袋哼道:“当然是真心话。”

  “你骗过我一次了,我不可能再让你骗第二次!”

  沈浪咬牙切齿,脑袋压了下去,重重吻上了苏若雪鲜血未干的红唇。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