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天剑真人和冰花婆婆

  “此物是我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直当做保命的重要法宝。道友可否满意?”沈浪重复问了一遍。

  司徒令立马将金元钵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冷笑道:“马马虎虎。那些小天晶石,也给本坛主留下吧。”

  “行。”

  沈浪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句,继续问道:“现在总可以让沈某和三位化神期前辈当面对话了吧?”

  司徒令将那二十万小天晶石收进储物戒指后,然后装作客气的样子呵呵笑道:“当然可以。此事事关重大,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师父天剑真人和其他两位化神期前辈,道友就在这大殿中稍等片刻。”

  司徒令也不好做的太过分,黄铜圆钵是望月岛周龙的宝贝,沈浪拿出周龙的宝物就有点意味深长了,他怀疑此人杀了周龙,夺走了对方的宝贝。

  若真是这样,这个叫沈浪的修士实力或许比他想象的要高。

  而且沈浪说的这些消息,确实有必要让拜月盟的大长老知道。

  司徒令撇下一句之后,就离开了大殿。

  沈浪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心中还是有些焦急和烦躁。

  他总觉得这拜月盟有点不靠谱,光这一个元婴后期的司徒令就如此桀骜狂妄,等下见到三名化神期修士,还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刁难。

  沈浪虽然在乎自己的命,但要让他卑躬屈膝的去求别人救自己,这不可能!

  失望大于希望。拜月盟多半是靠不住的,沈浪脑中急速思考着办法,如何才能最大的程度对自己有利?

  沈浪冥思苦想,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小半时辰过去后,司徒令带了三名化神期修士走进了拜月盟总坛的大殿。

  三人都是垂垂老者的模样,沈浪只看了一眼就全认出来了。

  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苍苍,背负双剑的长眉修士。此人看上去一脸正气,仙风道骨,气势不凡。

  这长眉修士正是司徒令的师父,北剑门的天剑真人。北剑门自称是名门正派,天剑真人极少在外人面前露面,沈浪也不知这人根底心性。

  但长眉修士后面的那名拄着拐杖的银发老妪,就凶名在外了。

  银发老妪是寒魄谷的冰花婆婆,表面上看像是一个垂老将死的老妪,但十分阴险毒辣,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压迫感十足的阴寒气息。

  还有一位身着绿袍的秃头老者,此人是毒灵宗的万毒老祖,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沈浪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身,朝着三名化神期修士抱拳施礼:“晚辈沈浪,见过三位前辈!”

  司徒令轻蔑道:“如此轻描淡写成何体统?见到三名大长老,还不行跪拜之礼!”

  沈浪怒火膨胀,想让他下跪这绝不可能!司徒令的这一句激起了沈浪的怒火。

  好在没等沈浪回应,天剑真人就摆了摆手道:“来了即是客人,不必拘泥这些繁文缛节。沈浪小友,你速速与我们细说。适才你和我徒儿谈及九色神光之事,这到底是真是假?”

  沈浪抱拳道:“晚辈不敢欺瞒天剑前辈,九色神光乃我亲眼所见,亲身感受,不可能有假。”

  这话一出,三名化神期修士脸色明显有了动容。

  “小子,你好好再给老身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冰花婆婆浑浊的双目死死盯着沈浪,带着一股凌冽的寒意。

  沈浪不寒而栗,这老妪身上的煞气太恐怖了,好像随时都能要自己的命一样。

  他只能乖乖重述了一遍刚刚对司徒令所说的话。

  三名化神期修士面色隐晦,在沈浪说出自己经历的同时,他们也在揣摩沈浪话中的破绽。

  如果沈浪刻意欺瞒,或者骗他们,三名化神期修士还是很容易找到沈浪话语中的破绽的。

  然而他们仔细听了一遍沈浪的诉说,并没有发现沈浪暴露出什么破绽,好像真的煞有其事。

  被雷劫攻击后,其余的两个妖修或许没了行动能力,但金焰孔雀有着自愈之体,和这小子说的如出一辙。

  “小子,照你这么说,妖族的四个十阶妖修,死了一个,重伤了两个,那只金焰孔雀伤势未愈,现在还在追杀你?”万毒老祖目色阴戾的质问道。

  “不错,就是如此。”沈浪沉声应道。

  万毒老祖瞥了眼天剑真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天剑兄,照这小子的说法,北域妖族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若我们齐力攻打北域妖族,说不定还真能一举拿下!”

  “哼!老身可对攻打妖族没有任何兴趣,只对那九色神光感兴趣。若我们能得到几枚九色神石,兴许也有机会飞升。”冰花婆婆冷笑道。

  这话一出,天剑真人和万毒老祖说不心动肯定是假话,其实万毒老祖刚刚那么说也就是在想九色神石。

  毕竟飞升的诱惑力太大了,不仅仅是代表着能进入更广阔的修仙世界,寿元也可以凭空多出一千年。

  但只有极少数化神期修士才有飞升的能力。倘若他们能得到九色神石,炼化出九色神光,飞升大有希望。

  “小友,既然你被北域妖族抓去过,那你可了解九色神石的消息?”天剑真人慈眉善目的对着沈浪问道。沈浪摇了摇头,道:“晚辈只知道风灵孔雀说过他的九色神石是在北极冰原找到的,至于找到了几颗,晚辈也不知道。”

  天剑真人微微点头,随即又向沈浪询问起了北域妖族的三名妖修的状况。

  沈浪正色道:“这件事晚辈可以百分百确定。那寒焰孔雀和大地怒熊伤势极其严重,应该战力全无。唯有金焰孔雀一名十阶妖修尚有战力,而且也身负重伤。”

  当天剑真人还想询问之时,冰花婆婆不耐烦的冷哼道:“与其一句句问这个黄毛小儿,还不如直接对他施展搜魂术,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话一出,沈浪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冷汗直冒,心中暗道不妙。

  果然在这些化神期修士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命,在乎的只有利益。

  天剑真人沉声道:“冰花道友,不要冲动。这位小友是人类修士,风灵孔雀能死也全拜这位小友所赐。那北域妖族还在满世界追杀他,若我们先把他杀了,那岂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脸。”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