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9章 天地乾坤镜

  玉瑶突然提议道:“三位义兄,小妹家父家母居住在南渊之地的南部一处大泽边上,离神女墓并不是很远,大概只需半个月行程。如有沈兄带我们前往,时间还能缩短三分之二。”

  “三位义兄若不嫌弃,可以先去小妹家中避一避!家父家母都是大乘期修士,应该能抵挡压力,也能尽快通知三位义兄的父亲和师父。”

  一听这话,邪影和神秀两人眼前一亮。

  沈浪担忧道:“这……会不会给玉面前辈和白薇前辈造成麻烦?”

  “既是结义兄妹,何来麻烦?沈兄再这么说,小妹可要生气了!”玉瑶撇了撇嘴。

  “好。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

  沈浪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当他准备施展出血灵九变之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音。

  “哼,不用出发了,我来接你们了。”

  话音刚落,四人身前的半空中,陡然亮起一道白光,空间剧烈扭曲,形成了一道空间裂缝。

  一名身披金袍,面相白净的幼童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

  跟在幼童身旁的,是一名身穿翠绿衣裙,头戴玉钗的美妇,五官极其精致,自然而然流露出雍容华贵的气息,飘然脱俗。幼童正是玉面童子,美妇则是白薇圣女。

  两人身上都洞察不出一丝气息!大乘期修士果然神秘莫测。

  “爹,娘!”@^^$

  玉瑶娇躯颤栗,惊呼出声,飞快的朝着两人冲了过去,直接扑倒在白薇圣女怀中。

  “瑶儿,没事就好,娘总算是能放心了。”

  白薇圣女紧紧抱住了玉瑶,眼眶微微发红。

  已经过了一千年了,她还以为自己女儿千年前就命丧在了神女墓中,想不到玉瑶还安然无恙的活着。

  白薇圣女长出一口气,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见……见过两位前辈!”

  见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两位大能突然出现,沈浪等三人心神震撼,立即朝着两人躬身行礼。

  玉面童子摆了摆手,目光转向玉瑶的面具上,皱眉问道:“瑶儿,你的脸怎么回事?”

  白薇圣女也急问道:“丫头,你的脸似乎中了一种极其恶毒的诅咒,这究竟……”

  换成是以前的玉瑶,此刻可能是迫不及待的想让父母治好自己的脸。

  但如今的玉瑶,已经能坦然面对,打断道:“爹娘,这些事瑶儿之后给你们说明,先把沈浪他们带到安全地方吧,我们惹大麻烦了。”

  “哼,事情我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了。你们三个小辈,跟我来。”

  玉面童子面色淡然的说着,直接走进了之前被撕裂开的空间裂缝中。

  白薇圣女挽着玉瑶的手臂,也走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沈浪邪影神秀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着走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三人进入空间裂缝的那一刻,被一股强大的传送之力笼罩。

  “嗖嗖嗖!”

  一道白光闪过,三人被某处空间抛飞到了一座竹屋阁楼外的花园中。

  万紫千红的灵花在园林中绽放,灵木茂盛,枝条交疏,绿叶圆润。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

  此间静谧优美,宛如世外桃源一般,正是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的居所。

  不远处的亭台外,站着三名修士。

  一位是身披黑袍的银发青年,背负巨剑,浑身散发着滔天魔气,令人不寒而栗。

  一位是身披金色袈裟的僧侣,慈眉善目,清净庄严。

  还有一位是银发老者,全身散发着一种截然不同的凛然之气。

  三人各是慑天邪君,法照圣僧,云痕子。

  “父亲!”

  邪影和神秀两人各自发出一声惊呼。

  “师父!”

  沈浪看见云痕子后,也发出一声惊呼。

  玉瑶朝着身旁的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惊诧问道:“爹娘,这是怎么回事……”

  白薇圣女淡笑道:“瑶儿,娘这里可是存放着你的本命魂牌,你一出神女墓之时,娘就感应到了。”

  “正好,你父亲又有天灵宝天地乾坤镜,窥知了神女墓的场景。你们之前的一举一动,我和你父亲都看在眼里,立即就通知了慑天,法照和云痕子三位道友前来。”

  “原来如此,还是爹娘想的周到。”玉瑶心中舒了一口气。

  玉瑶出生之时,母亲白薇圣女就留着她的本命魂牌。不过在神女墓中受法则之力的影响,本命魂牌也无法查知生死。

  这千年中,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两人都以为玉瑶已经死了,白薇圣女每日黯然神伤,这千年来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

  谁知,今日她突然感应到了玉瑶的本命魂牌散发的气息,发现玉瑶还活着。

  玉面童子得知此事后,立即祭出了天地乾坤镜,窥知了神女墓的场景,同时看到了沈浪,邪影,神秀三人。

  值得一提的是,这天地乾坤镜是天灵榜排名第九十八的天灵宝,能力有点像人界的山河镜,倒不如说山河镜就是这天地乾坤镜的仿制品。

  “父亲,孩儿让您失望了!”邪影来到慑天邪君身前,直接跪倒在地,低下了头。

  “没死就好!”

  银发青年目光凝视着邪影,将他拽了起来,拍了拍肩膀。眼神虽冷,但还是能看出一丝喜悦。

  慑天邪君和邪影这对父子,性情古怪,交流方式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了。

  “父亲,神秀知错了,我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三位兄妹。”神秀双手合十,坦然认错。

  法照圣僧叹气道:“神秀,这并非是你的错,错在老衲。罢了,你活着回来,老衲就算今后背负骂名,也认了!”

  玉面童子呵呵道:“法照,我等都不是多话之人,不会告诉别人你有个私生子的,安心做你的圣僧吧。”

  一听这话,法照圣僧脸色有些尴尬。

  玉面童子也是通过天地乾坤镜,听到了神秀的话语,才得知法照圣僧有个私生子。在通知完慑天邪君和云痕子之后,继而也通知了法照。

  沈浪恭恭敬敬地朝着云痕子一拜,随即发出一道传音:“师父,抱歉,耗费了千年时间,徒儿才从神女墓中出来。不过那中央戊土杏黄旗,徒儿取到了!”

  云痕子摇了摇头,笑着传音道:“何来抱歉一说?为师自己都不敢相信,你真能取到杏黄旗。徒儿你不但做到了,还能平安回来,为师倍感欣慰。”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