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0章 天凤族之耻!

  凤舞实在是忍不住了,高喝道:“老祖,此事还请三思啊!一个人族的卑微修士,岂配与您称兄道弟?凤舞……实在不明白!”

  凤阳冷笑道:“凤舞丫头,这些年你当族长倒是当的舒服了,连本老祖都敢质疑?”

  “不……不敢!”凤舞面色大凛。

  古渊的魂体愤然道:“老祖宗,凤舞当年为夺得族长之位害我惨死,这件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勿急,本老祖现在就来处理这件事。”

  凤阳瞥了眼凤舞,面无表情道:“凤舞丫头,古渊所言可是真的?”

  凤舞神色焦急道:“老祖宗,我……”

  “本老祖只问你,这是不是真的?你只管说是或不是!”凤阳的声音突然飚高了八度,恐怖的灵压从他背后席卷而出,一片七彩色的灵光将四周的空间包裹。

  庞大到极致的灵压席卷四周,颠倒日月乾坤,磅礴的气息镇压天地,洞穿八荒,威震苍穹!

  所有天凤族修士,尽皆被凤阳散发的灵压逼的身形不稳,无不露出惊恐骇然之色。

  老祖宗,真的发怒了!

  凤舞抵挡不住凤阳的灵压,手足发软,浑身颤栗。她甚至怀疑,自己要是说了假话,凤阳会活活将她生撕!

  惊惧之下,凤舞嘴里终于挤出了一个字:“是!”

  “哼,谅你也不敢骗我。”

  凤阳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凤舞,天凤族族训第三十一条,你给本老祖念念。”

  凤舞吓得跪在了凤阳身前,惊恐道:“老祖宗饶命,饶命啊!”

  “我让你给我念!”凤阳目含杀机的重复了一遍。

  “是是是,我念!”

  凤舞满脸恐惧,一字一顿:“天凤族族训第三十一条,凡恶意杀害同族的大乘期修士者,一律处死!”

  凤阳叹气道:“凤舞丫头,天凤族上上下下一视同仁,你虽贵为天凤族族长,但按族规也要被处死。”

  凤舞惨声道:“老祖宗,凤舞只是一时糊涂,罪不该死!这些年来,我为了天凤族能繁荣昌盛,一直兢兢业业,殚精竭虑。不说丰功伟绩,至少也有一部分功劳。老祖宗可真的忍心让凤舞去死?”

  凤阳看了看落凤渊四周的一众天凤族长老,漠然问道:“你们这些长老哪个若觉得凤舞丫头这些年管理有方,就站出来吧。”

  “这……”

  众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凤舞心胸狭窄,嫉贤妒能不是一日两日了。族中有许多长老对凤舞其实是很有意见的,但碍于凤舞一意孤行,他们也不好反驳什么。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凤舞作为族长,处理事务的方式实在是小家子气,难有一族之长的气度。

  除此之外,凤舞十分忌讳那些颇为功绩长老抢了她的风头,同时又嫉妒那些实力较强的长老,担心会失去族长之位,平日里一直对上层的长老进行打压排挤,惹得上层的长老敢怒不敢言,十分不得人心。

  “你们!”

  看着竟然没有一名长老肯站出来,凤舞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

  她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难道本后这些年还不够努力吗?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就想看着本后惨死才开心?”

  凤舞越是抓狂叫喊,越是没有一名长老愿意站出来。

  “母后……”

  小凤王实在是看不下去,咬牙站了出来。

  沈浪看到这一幕,心中颇为意外,想不到凤舞比自己想象中的还不得人心。

  此时此刻,所有天凤族的长老都将对凤舞的不满发泄的淋漓尽致,不可谓不是凤舞应有的报应。

  古渊鄙夷道:“凤舞啊凤舞,你当初心那么大,杀我夺得族长之位,我还以为你能有点本事!结果,呵呵,除你儿子之外,连一个支持你的长老都没有,你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真是天凤族之耻!”

  “不!”

  凤舞情绪已经彻底崩溃,面色惨然的高声尖啸。

  “凤舞丫头,这可真是难看。本老祖原本还考虑,如果支持你的修士超过半数,我就留你一条活路。但现在,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本老祖会给你一个痛快死法,也会让你魂体有遁入六道轮回的机会。”

  凤阳面色肃然道。

  要亲手杀死一个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小辈,凤阳心中十分不忍,但凤舞的犯了族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众怒,自己必须要出手将其灭杀。

  “饶命!凤舞知道错了,求老祖宗不要杀我!”

  凤舞骇然之极,竟大声哭喊了起来。

  好歹也是天凤族的前任族长,如此没有胆气,实在是让众长老不忍直视。

  小凤王冲上前,跪拜道:“老祖宗,我母亲虽犯了族规,但这些年来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恳求老祖宗能留下我母亲的魂体,放她一条生路,我愿代她承受部分惩罚!”

  凤舞身躯一颤,奋力推开了小凤王,怒斥道:“蠢货,你上来干什么,快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快滚。”

  看着凤舞狰狞疯狂的模样,沈浪和乐菲儿不禁唏嘘感叹。

  这凤舞虽然罪大恶极,但对小凤王始终呵护之至,心存母爱。

  凤舞之所以说出这般言语,是明显想把自己和小凤王撇清,免得自己儿子以后在族群中地位一落千丈,遭到欺凌排斥。

  古渊冷哼道:“老祖宗,我看这对母子也是蛇鼠一窝,不如就将他们一起处死算了!”

  “哈哈哈!”

  凤舞突然站了起来,她扯掉了自己的凤钗发簪,披头散发的癫狂大笑。

  “古渊,你这个有眼无珠白痴!今日我凤舞就告诉你,我儿子小凤王凤坤就是你的种,是我当初替你生下的儿子!他是你的儿子!”凤舞面色狰狞癫狂道。

  “你说什么?”

  古渊先是大惊失色,随即又冷静了下来,阴寒道:“凤舞,你以为编这种笑话就能骗的了我?”

  凤舞惨笑道:“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血魂认亲’之法。凤坤若不是你的儿子,我凤舞甘愿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古渊终于被震住了,魂体神识匆忙锁定对面的小凤王。

  小凤王也骇然失色,惊喝出声:“母后,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