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进王府

  “咯咯咯!”公鸡刚打起鸣来,李山便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登上自己破旧的布鞋,看了眼旁边睡的香甜的大哥,一言不发就往外走。自从母亲离世之后,家中较轻的杂活都交给了李山,包括准备饭食,现在他要在父亲醒来之前将饭做好,还要给牲畜喂食,不然苛刻的父亲会给他一顿夹板炒肉。至于他的大哥,不睡到饭点是不会醒的。

  烧好灶炉,在锅里添上米和水,李山连忙去给鸡喂食,顺便将鸡窝里新的鸡蛋拾好,这时才听见房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开始响起,不一会儿就听见李父叫嚷着起床了起床了的声音。李山将饭菜在小方桌上放好,随即去收拾狼藉的厨房,刚洗了半截就听见李父突然变得高兴的声音,像是来了个他非常欢迎的客人:“志恒啊,快来快来,山子刚把饭做好,来吃些!”

  李山一听,就有些诧异,志恒是他的姐夫,全名王志恒。姐姐嫁过去已经有一年,姐夫有时间也会来走动一二,但也不是很频繁,听说他是在京城的景王府里工作,担得的大人物。但前几日姐夫才刚刚来过一次,按理说不应该会这么快来。

  “不了不了,爸,今天我实在是有要事说,关乎咱们家能不能发达,快把青儿叫过来。”姐夫略带些焦急的对李父说,语气中的话也让李山心中好奇,不由放缓了手中动作,甩了甩水靠在墙根偷听。

  姐夫口中说的青儿原名叫李青,正是是他的大哥,平日里仗着父亲的宠爱嚣张跋扈,没少欺负李山。

  “姐夫好。爸,叫我来什么事?”李青在李父面前还是挺乖巧的,打过招呼后询问道。

  “听你姐夫说话。”李父道。

  “青儿,景王府的小王爷正好缺个书童,你要是能当上小王爷的书童,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你看要不要去?”姐夫用诱惑的声音引诱李青,可惜李青只是顿了一会儿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不去,听说王爷府的马王爷可凶了,动不动就把人往死里打,好多人都是被打死扔了,我才不去。”

  一听这话姐夫有些急,连声说:“嘿你这孩子,听谁说的?有荣华富贵你也不愿意去享受。”姐夫声音中带着些许气恼,就听李青哇的一声哭了,嚷嚷着死也不要去王府,害怕被打死。李父听着儿子的哭声颇为心疼,就劝王志恒不动动气,孩子还小不懂事,既然他不想去就别勉强。

  “爸,你是不知道青儿要是成了,咱们家就发了!”

  “这……”李父声音有些迟疑,显然拿不定主意。

  李山听到这时狠狠咬了咬牙,走进屋子,不敢看李父的脸:“父亲,我替大哥去吧。”

  “嗯?”李父皱起眉头,有些不愿意李山去王府当书童,半响眉毛松开来点了点头,对王志恒说:“志恒,你看山子愿意去,能成不?”姐夫看了看低着头,袖子挽到胳膊肘一副营养不良,满是紧张的李山,虽然心中有些不满意,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下来。

  既然已经敲定,王志恒就没有耽搁任何时间,匆匆让李山简单吃了几口就带着他离开李家村。到了村口王志恒让李父赶忙回去,他则是与李山坐上驴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王城,一路上姐夫不断给李山灌输着王府里的禁忌,让他记住,省得到时候触犯什么规矩被人打死。李山知道自己非常需要这些,没有嫌烦,认认真真将王志恒口中的东西全部记到脑子里。看到认真听他讲的李山,王志恒也满意的点点头,想到若是李青在此绝对不会这么听话,就更加满意李山了,总算是将心中的不满散去许多。

  驴车驶过城门,城门士兵一听是王府家的家丁城门口赶紧放行,根本没有半点阻拦要收入城费的样子,可见景王府的威严。李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去的是何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此时好奇的看着络绎不绝的行人,还有道路两边忙着叫卖的商贩。第一次来到李家村之外的地方,繁华的景象与李家村中完全不同,看到这么多人李山忍不住打量。见到李山眼神乱飘,王志恒只能又说了一顿他,警告他在王府中收好自己的眼睛,不要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把命丢了。李山心中一凛,连忙记住,眼睛再也不敢乱飘。

  不大一会儿驴车就已经到了王府门口,姐夫王志恒拉着李山往王府的偏门走去。

  “王志恒,这就是你小舅子?怎的看着这么瘦小?”偏门一个护卫见到王志恒拉着的李山,开口问到。王志恒连忙点头哈腰的回答:“张叔,这就是我小舅子,别看他小力气却也不少,人特别老实本分。”

  “行了行了,进去吧。”护卫原本就是兴起问了一句,那愿意听王志恒废话,不耐烦听他解释,摆摆手让他进了门。

  跨过高高的门槛,李山紧紧跟在王志恒身后,头低着眼神不敢乱飘,他可是听姐夫说了,有仆人路上眼睛不本分,看见不该看的东西,就被马王爷挖去双眼生生流血而死。不过李山还是忍不住打量路过人的衣角,从来没见过的布料材质,完全不是他这一身麻衣能比得上。李山心中暗暗羡慕这些人能穿这么好的衣服,想必穿上去一定很舒服。

  “一会儿一定要表现的突出些,吸引小王爷的注意听到没?”王志恒偷偷在李山耳边说话,李山也明白姐夫教自己这样做的原因,轻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其实这一路上姐夫已经好多次这样告诫于他,李山也将这句话印在心里,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志恒带着李山穿过大半个王府,来到王府东边的院子。李山早听王志恒说这里是小王爷居住的地方,心中更加谨慎。

  刚刚靠近院子两人就被叫住,王志恒被留下来,李山则被带到院中,被安排到最后站定。里面已经有不少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孩童,林林总总也有十几人,李山乖乖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在那里学其他人一样一动不动。心中不断思索该怎么突出自己,想了半天有些颓丧,他竟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地方。

  李山众人站在东院前面的空地,面对东院楼阁的方向。他们都知道,掌握他们命运的人正站在这栋华丽的楼阁里面,俯视着他们所有人。

  在阁楼的二层,中间位置的窗户大开,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胖子,另一个则是只有十岁的小娃。

  “乾儿,你看下方的人那个和你眼缘?看中了父王就给你留下来。”中年胖子正是马王爷,他指着下方的十几个小娃,满面笑容的看着坐在旁边的小男孩。

  这小男孩同样衣着不俗,长的粉雕玉琢分外惹人怜爱,但面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对自己父王的话置若罔闻,懒散的说:“选哪个不都一样?我看就最后进来的那个算了。”小王爷根本就不知道最后进来的是谁,他只想快点离开。

  “哈哈!好,就最后来的吧!”马王爷大手一挥,自然有人替他办事。就见一旁的老仆躬身一礼,走出门去,去执行王爷的命令。

  随后马王爷便和他的儿子纷纷离去,而站在场中的所有人都不知主人已经离开,依旧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李山心中也非常忐忑,半天都不见动静,即使他比同龄人要沉稳也开始慌乱起来,他甚至希望有人快点宣布结果,就算最后留下的不是他也没关系。

  就在李山脑门开始冒汗,终于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从人群前面传来:“谁是最后进来的?上前来吧。”

  李山心中一跳,方才除了自己进来之外没人来了,这话说的便是自己。明白叫的是自己李山连忙走上前去说到:“管事,小的就是。”

  “还算懂礼貌,行了,就在一旁候着吧。小王爷仁慈选中了你,你便是小王爷的人了,从此以后要以小王爷的意志为主知道了吗?”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警醒道。

  “小的谨记。”李山暗姐夫教的去说,果然这管事没再说什么。

  管事询问是否有人愿为王府家仆,便遣散了众位孩童。

  安排好这些杂事,由那位刘管事带着李山在王府中转了一圈,将他能去不能去的都细细警戒一番,李山安分的跟在刘管事身后,听刘管事将王府的规矩再次讲了一遍。李山心中将这些规矩牢牢记在脑中,尤其刘管事口中诉说的与姐夫不一样的地方。

  “我说的你都记下了吗?”刘管事拿捏着架子,让人听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小人都记下了。”李山连忙回应。

  “记下就好,但你这小书童最重要的规矩你说一遍。”

  “小人要保护好小王爷,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让小王爷有半点伤害。也要遵从小王爷的任何命令,如果小人的死能够让小王爷开心一二,小人也应立即去做。小人即是小王爷书童,便代表了小王爷的脸面,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脸。”李山声音中不起波澜,恭恭敬敬的说出这一段仿佛卖身的话。

  果然刘管事听了后颇为满意:“不错。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明日切记五更天必须起床,在小王爷门外候着。”

  “是。”

  安排给李山的住所就在小王爷屋舍旁边,刘管事说完这番话后就匆匆离去,李山好奇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一入眼的景象让李山不由得咧开嘴,呵呵的傻笑。里面的布置摆设没有过多的装饰,看上去虽然与外面精致的景象相差太远,但相比李山的家还是优越不少,李山兴奋的在房间中摸来摸去。

  这就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李山难掩面上露出的喜色,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八岁的孩童,心机并不太深沉。

  天色还早,现在才处于下午,李山在新房中玩闹片刻后也觉得腹中饥渴难耐,他也只是早晨匆忙吃了几口便来了王城,现在可谓是滴水未沾。李山心中正在发愁,就听门滋呀一声响了,李山抬头看去,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端着托盘走进。

  “小弟,这是刘管事让人为你备的吃食与衣物,想必你也饿了,快来吃吧。”妙龄女子冲李山盈盈一笑,招呼李山快来吃饭。

  “这位姐姐……”李山虽然很饿,但想起姐夫说的在王府中一定要谨慎行事,踌躇的开口。

  “叫我玲儿姐姐就好。”玲儿掩口一笑,面对李山的踌躇也不着急,好笑的看着他闻着饭菜香气猛吞口水,说道:“快吃吧,饭若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山这才放下心来,发现盘中饭菜虽不是什么珍馐也算的了美味,虽然没有肉但油水充足,吞咽了口口水拿起筷子大口朵颐起来。

  玲儿看着狼吞虎咽的李山微微一笑,悄悄离开李山的屋子。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