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书童

  翌日,天只到五更,李山便已经清醒。他推开窗,外面的天色还很昏暗,远处渐渐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李山连忙穿上他的新衣服,有些宝贝的摸了摸衣服的料子,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

  没有耽搁太长时间李山便收拾妥当,想起昨日刘管事的吩咐,走到小王爷卧房门前,他这才发现在小王爷门前已经站着四个十三四岁的豆蔻少女,她们一人端着一盆热腾腾的洗脸水,一人拿着柳条毛巾等物,另两人什么也没有拿,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李山好奇看了眼那端盆的少女,心中揣测她端着分量不轻的铜盆站了有多久,看上去手臂依旧稳稳当当的。

  李山站在不碍着两位少女的地方,仿佛一个石人一样守在卧房门前,心思飘到家中去了。他到底也是个孩子,初次离家难免不舍,即使家中父亲对他不好,大哥也时常欺负他。

  时间渐渐消失,阳光也从天边升起,一缕阳光照在李山脸上,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他现在浑身难受,已经站了有一个时辰,身上的衣服被露水打个半湿黏在身上。而一旁的少女已经换了五六次洗脸水,李山偷偷打量她时发现少女的双臂微微颤抖,额头都在冒汗。

  站了一个时辰李山也不由心中不满,暗自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来了王府,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可心中越是这样想李山便越是谨慎,生怕走神犯了错。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门里才传来小王爷一声懒洋洋的吩咐,四个少女急忙走进去,将门关上,生怕风吹进去。里面传来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小王爷的各种吩咐,李山在外面等的无聊,偷偷摸摸用眼神乱瞄,看到一群人慢慢走过来,李山仿佛被人抓包一样连忙收回目光,心脏嘭嘭直跳。

  等人群走进,李山就看见一角华丽的衣裙,与身后那些随从的衣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心中猜测一番,在那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狠心一咬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小人拜见王爷。”

  “起来吧。”李山暗道答对了,才感觉心脏跳的好像要蹦出来,连忙起身拜谢。

  “乾儿,起来没?快出来给父王看看你穿学子服的样子。”没有理会李山,马王爷一脸殷勤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出来了!”里面的小王爷高声回应,片刻就见房门支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深青色学子服的孩童,正是小王爷。小王爷一手拿着一个学子帽,在马王爷面前撒娇:“父王,你帮我戴学子帽吧!”

  “好好!”马王爷顿时心花怒放,拿过学子帽小心的为自己儿子带好,连声夸赞真漂亮。直把小王爷夸的如同一个骄傲的孔雀一般仰着头。

  “父王,我的小书童呢?”回过头来小王爷在人群中寻找李山的身影,可他还没见过李山,哪知道李山在哪里,他也没多想有些不满直接询问。

  王爷一听儿子不满也不悦,呵斥道:“书童,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

  李山被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让两位王爷不满,连忙过去深深行礼,强自安定自己颤抖的声音,道:“小人在。”

  “你叫什么?”马王爷看了眼瘦弱的李山,皱起眉问。

  “小人李山。”李山头皮发麻的赶紧回答。

  “父王,李山这个名字不好听,我要换一个!”小王爷眼珠一转,拉着马王爷撒娇,马王爷连连点头同意,问儿子要取什么名儿。

  小王爷笑嘻嘻的说:“既然是跟在我后面的书童,那就叫来福好了。”一听这话马王爷连连夸赞儿子取名取得好,顺口好记。

  此时李山心中叫苦,来福这名字他知道,是他李家村村尾一处人家养的狗的名字,他万分不愿意叫这个名字,但听到周围人的不断恭维声,想起刘管事说的小王爷的命令就算是死也要执行,只能认了这个名字,在小王爷叫了一声来福之后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多谢小王爷赐名,来福绝对为小王爷赴汤蹈火。”这话说的李山满心不愿意,就算他小也能感觉到对自己这番话的浓浓厌恶,可姐夫这样教导,李山也只能照做。

  见到李山这幅表现,小王爷失去了捉弄他的心思,转而吩咐让李山拿着他要去学堂的东西坐上了准备好的轿子。

  四人抬轿,李山跟在一旁,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好小心翼翼将小王爷的文具抱在怀里防止有个闪失。他听说过笔墨纸砚珍贵无比,单单一根笔卖了他都买不起。

  轿子走在路上没有任何人敢挡在前面,李山亲眼看到一位卖货物的摊子因为挡了路而被掀翻,瓜果蔬菜散了一地,掀摊的护卫还狗腿的提了一串提子送到轿子中。李山看的同情,可他深知不能乱说话,也帮不上那些人。

  一路李山能感觉到四周平民对王府的仇恨和畏惧,连带着看向他的目光也有憎恨,让李山心中难受。好不容易渐渐身边的人变少,周围的建筑也越发的精致漂亮,李山明白这边住着些与马王爷一样的人。终于轿子将小王爷抬到了一个私塾门前,门口有好几辆轿子,均都华贵非凡,一看就知主人身份不一般。

  轿子一停,小王爷就从轿中下来,私塾不许轿子进入,小王爷招呼一声李山,就抬脚跨进门槛。门内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庭院,里面假山水池一应俱全。花园尽头便是小王爷要去的教室。

  教室里已经坐着五六人,都是些八九岁的孩童,每一人身后都跟着一个如同李山一样的书童。小王爷一进门便和坐着的孩童打招呼,丝毫没有理会李山的意思。李山心中松了口气,找到刘管事昨日告诉他的小王爷坐着的位置,轻轻将东西都放好,学着其他书童的样子将墨研好。

  不大一会儿,从门口走进一个长髯老者,老者一身青衫手持戒尺,面目严肃。其他孩子见到先生进来连忙坐好,只有小王爷还搞不清楚状况,依旧说着自己的。

  “马乾少爷,坐好!”先生声音严厉,小王爷身子一颤,明显不高兴,但似乎是知道先生的威严,只能委屈的坐下。先生瞥了眼满脸委屈的小王爷,说到:“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在老夫的课上你要本分!”

  “是……先生……”小王爷迫于先生的威严不情不愿的答应。

  先生随即不在理会小王爷,他环视了一周,说:“既然来老夫的问学私塾,便要认真听讲,在我私塾中不分身份。”在说这话时,李山看到了先生望过来的目光中带着鼓励,心中也诧异,不知道先生说这话什么意思。

  接下来先生便开始教书,先是吩咐其他孩童朗诵昨日学习的三字经一篇,随后来到小王爷身前,教小王爷执笔。李山在一旁仔仔细细的看着,将先生教的细节都记在脑海中,虽然没有上手去拿笔却手指轻动。

  小王爷是个不安分的主儿,在座位上坐了不大时间便开始左顾右盼,见到周围孩童都在认真朗诵三字经,便觉得有些无聊,想要到园中去玩耍。

  小王爷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出先生的眼睛,先生严肃的走过来,呵斥道:“乱动甚么,专心练字。”小王爷不愿意,甩着笔胡乱在宣纸上乱涂,先生见了这一幕眉头深深皱起,又呵斥了小王爷几句。随后对小王爷说:“老夫这次不罚你,但你的过错免不了,就由你的书童承受。若有下次,便是你自己来受罚。”

  小王爷一听,也愣住。李山听到先生提及自己,虽然不知道先生要做什么,但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伸出手来。”先生声音严肃,李山慢慢将右手放到身前。

  “另一只手。”李山连忙换出左手。

  先生抬起戒尺,李山也看清戒尺用竹子制成,李山有些害怕的看着先生,他知道用竹条打人最疼,虽然不会烂但会肿成一片几天都消不下去。

  先生不为所动,戒尺重重地抽在李山左手上,只听啪的一声,李山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李山疼的条件反射抽手,又颤颤巍巍的将收回的手拿出来。先生的惩罚还没有结束,李山的眼圈已经红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就是没有掉下来。

  一旁的小王爷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听先生说若是再犯错,这一打就要打到他自己的手上。看着李山红肿的手掌,还有难受的不行的神情,小王爷深深的恐惧起来。他早就听说他的私塾先生连皇子都敢打,也被父王警告过,现在再看到李山的样子就更加不敢造次了。

  先生有些动容,打量了眼李山。但惩罚还没有结束,先生接下来也就不轻不重的敲了两下李山红肿的手,便放过了他。

  这下所有的孩童尽都是噤若寒蝉,在先生扫视之下乖乖学习自己应该学习的东西,就连一向顽劣的小王爷也不例外。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