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十二岁生日宴(一)

  是夜,天色已晚,半轮弯月挂空中,隔壁小王爷的房间当中已经没有了生息,李山房间中昏黄的烛火随风摇曳,倒映在宣纸上一圈圈的仿若烙印。此时李山手持毛笔坐在桌前,面上满是难过的神色。

  今日是他离家的第一天,也是李山在王府中见识到残酷的第一天,白日里发生的种种事件都让李山感觉到生活的艰辛,他怀念起家中自由的生活。在家中,虽然父亲不喜欢他经常对他打骂,大哥也时常欺负他,但李山依旧有自己喜欢的地方,那就是村子的后山。一旦李山有什么不顺心的时候都会跑到后山,在后山里李山是自由的,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但在王府当中,李山只能一个人躲在昏暗的房间当中暗自啜泣,没有漫山遍野空旷奇妙的地方可以任他游玩。

  他开始隐隐后悔自己来了王府,他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丢了小命,他想回家。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小王爷犯下的过错却要由他来承受,手上被竹条打出来的伤势现在稍微一动还是隐隐作痛,白天强忍着没有落下来的泪水如同珠子一样往下滚,李山碰都不敢碰左手的伤势。

  李山哭了小半晌突然胡乱抹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小心看了眼桌上的宣纸,发现宣纸并没有被打湿这才放下心来,重新拿起笔就要往上面写字。

  白天先生为初次上课的小王爷布置了练习写“一”字的作业,然而小王爷玩心太大,不愿浪费时间在完成作业上面,就将所有的作业都交给了李山,自己则和众多的伙伴出门玩闹。李山本着为小王爷着想的念头多嘴了一句若是先生课上检查可就不好了的话,被小王爷狠狠训斥一顿,只好去执行小王爷的命令。

  他暗自庆幸先生惩罚的是他的左手,而非他的右手,不然现在绝对不能拿笔,李山知道小王爷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写不了字而乖乖写作业,恐怕会不管不顾将作业丢给自己,完不成就只能受罚。李山写了几字发现自己情绪激动,手底下的“一”字写的难看无比,只能无奈放下手中的毛笔。闭起眼睛深深呼出几口气来调节情绪,这是每当李山受了委屈之后不让自己哭出来而做的举动。李山受委屈惯了,很多时候他那严重偏心的父亲都会不分青红皂白袒护大儿子。

  等到心中开始平静,李山才睁开眼继续书写起来,不过写在宣纸上的墨水依旧是一副七扭八拐的样子,与印象中先生写的字相差太远。李山开始急了,他知道自己完成不好的话会被小王爷打,就像今天下午冲撞了小王爷的仆役一样被打的屁股高高肿起。可李山越是着急字就越是难看,就在李山抓狂的时候,他房间的窗户突然传出咚咚咚的声音,李山看过去,发现窗外站着一个人影。

  李山好奇的将窗户向上推开,就在窗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这两天为他送吃食的玲儿姐姐。玲儿见到李山通红的眼眶微微有些诧异,关心的询问了几句后笑盈盈的说道:“这是小王爷让我送来药,小王爷玩忘了时间,方才才想起他的书童还受着伤。把药膏涂抹在伤口就可以了,记得每天都要抹。”说完也不待李山道谢,便转身离去只留给李山一个婉约的背影。

  李山怔怔的看着玲儿离去的身影,心中不知怎么地变得安心了很多,对于王府的恐惧减弱不少。李山虽小,但其实他很聪明,他知道小王爷是绝对不会想起自己这个小小书童,更不用说来给他送药,恐怕真正想给他送药的不是小王爷而是玲儿。李山不知道玲儿为什么这么说,但李山心中还是非常的感激玲儿,她为自己送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玲儿对他的关怀。经过灵儿的送药李山心情好了很多,再次开始努力练习写字,仿佛是有了干劲一般,李山写的字渐渐变好,也让李山更加高兴。

  一夜无话。

  第二日,如同昨日一样,李山随从小王爷一同去问学私塾,小王爷状似骄傲的将李山写下的作业交上去。先生看了看,随后仿佛是颓然一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说作业有什么问题。但李山隐隐觉得先生仿佛是看穿了自己替写的事情,不过先生却没有明说。

  于是时间就在飞快地过去,每日小王爷的作业都会由李山来写,而随着课程的继续小王爷的功课越来越一塌糊涂,反倒是李山的进步飞速。李山也留了个心眼,每次在写作业的时候都会把字往丑的写,不会和小王爷的字有太大区别。先生仿佛是放弃了小王爷一般,除了每日上课小王爷必须认真听讲之外,课下的事情先生一概不管。

  随着小王爷年龄的增长,开始渐渐的涉及到皇室子弟必须学习的六艺与武功,自十岁开始便忙的不可开交。由于这些都是皇室弟子无可避免的课程,小王爷即使大发了好几次雷霆也只能乖乖上课,连带着陪同的李山学会了不少东西。

  小王爷喜武胜过喜文,甚至为了能够在平时练习中有一个任他全力出手的对手,不顾教习的劝阻也让李山一同学习。刚开始李山每日被小王爷打的鼻青脸肿,在专门研习防御之术后面对小王爷的拳脚也无比从容,气的小王爷发愤图强势要再将李山狠狠揍一顿。尤其令李山好笑的是教习见如此一幕竟然也为其他弟子配备了一个对手,然而不喜习武的依旧不喜习武。

  随着李山跟在小王爷身边的时间增长,李山也知道了不少事情。他如今所在的国家名为越国,越国身处秦楚二国的交通要道处,因两国敌对才得以生存。越国皇室以马为姓,李山如今所在的景王府,其主人景王乃当今越国圣上的胞弟。而景王爷只有一个儿子,就正是李山的小主子马乾。

  渐渐小王爷的十二岁生诞宴会临近,李山能明显感觉到整个王府沉浸在忙碌的气氛当中,平日里见到他还会打招呼的仆役们来去匆匆,准备宴会上的一切事宜。李山曾听说过在越国男童十二岁生诞宴会非常之重,因十二岁过后男童将步入少年,而在贵族当中则多出一项:能开始传宗接代。小王爷身为越国贵族中的贵族,自然他的十二岁生诞宴会必然会隆重无比。

  在整个王府凝重的气氛中小王爷依旧如往常一样带着李山不断在王城中横行霸道,惹得王城平民怨声载道。

  终于时间指向小王爷生辰当天,一大早李山就被告知今日不必跟随小王爷身边,宴会不是他这小小书童能够参加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管事告诉李山他应该做什么,让习惯了听从命令的李山好不适应。

  他不知道的是,凭他能跟在小王爷身边的身份,就没有人会把他当成仆役使唤,若是李山在小王爷面前嘴一歪会受处罚的反倒是对方。于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李山闲了下来,他在院中走来走去寻思自己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思来想去发现自己平日里跟在小王爷身后没有自己的兴趣只能去温习功课。李山下定决定便会去做,窝在房中不断温习,期间依旧是玲儿送来了饭菜。这两年多两人的关系亲密许多,李山当玲儿是姐姐,玲儿也当李山是弟弟时常照顾一二。

  夜色渐临,李山结束无聊的温习,走出房门打算放松一番。他有些感慨今日的悠闲,却又哀叹自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

  摆出一副猛虎下山的架势,李山口中大喝一声:“哈!”双拳猛地捣出,若有人站在他身前李山的拳头必定会朝着对方胸口而去。

  又是一声大喝,李山转身,肘击,复又锁喉。拳头不断轰在空气中,能听见呼呼的声音。

  这套拳法名为《虎形拳》,是一套带有杀伤性的拳法,平日里李山根本不敢使这套拳法与小王爷对战,生怕伤到对方。其实早在半年前李山就能轻松打败小王爷,虽然他从没显露出来过。李山能够飞速成长也是依靠他不断的努力。

  就在李山将一套拳法打完,耳边突然想起一阵喧闹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去,李山看到天边如同白昼一般亮起的光芒,心中明白那里便是小王爷举行宴会的地方。

  看到这光李山仿若才记起今日是小王爷圣诞宴会的事情,不由自嘲自己闲了一天都不知道日子,随后突然生出想要去见上一眼的念头。念头一出现就在李山脑中挥之不去,李山思索片刻,想到自己只要小心一点不冲撞到大人物们,凭自己书童的身份就算是管事遇到了也不能重罚,只会不轻不重的责骂几句。于是就放下心来。

  最终李山还是没有忍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摸摸顺着人少的小道前往宴会。越是靠近举行宴会的花园李山便感觉周围的匆忙的仆人越多,自然不可避免的就被发现了。李山还在忐忑会不会出事,对方就先一步离开,并没有生出多余的事端。

  李山松了口气,有惊无险的来到花园边沿,躲在一颗假山后面偷偷往中间瞧。

  场中无比喧嚣,五光十色的夜明珠被置放在各个角落,照亮了整个宴会。宴会上宾客坐在两边,最前方坐着三人,正是马王爷、景王妃、小王爷。所有人都是身着庄严的服装,小王爷的服装更是变了个大样,由原先的稚嫩变得稍显成熟。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一块狂宽阔空地上,十几位舞娘甩着水袖扭动曼妙身躯随音乐起舞,笑谈声不绝于耳。

  李山痴痴的看着这片繁华景象,眸中倒映出琉璃的灯光,他此刻好想如同场中坐着的人一样,能够享受这样的人生。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