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十二岁生日宴(二)

  琉璃一般的光芒将整个花园照亮,小王爷所在的位置更是如同烈阳般耀眼夺目。

  “各位,今日小儿生诞日,各位能来此本王感激不尽,本王敬大家一杯!”马王爷站起身,执起酒杯一饮而尽,顿时下面一片叫好,众人举杯以表敬意。

  “来人,上好菜!”马王爷哈哈大笑,豪气无双的大袖一挥,顿时早已准备好的婢女闻言如流水一般将各色珍馐美味放在众人面前。眼前的菜肴虽然美味,但场中的所有人都是见惯了场面,他们最关心的还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有美酒好菜但无美人那怎么行,今日我专门请了伊香阁头牌皖椿姑娘为各位助兴!”马王爷的话让不少人面露失望之色,伊香阁身为王城第一春楼自然名气十足,但皖椿姑娘在那位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毕竟皖椿姑娘还能见到,但那位却是难得遇见。众位别有用心的的人目光撇向马王爷左手位第一座,那里坐着一个老神在在的瘦弱中年,对周围的事情置若罔闻。

  皖椿姑娘不愧是伊香阁的头牌,一曲越楼歌看的众人纷纷称赞。一曲完毕皖椿姑娘向着首位的马王爷盈盈一拜,随后轻盈的退场。

  就在这一刻,有人耐不住性子起身扬声说道:“皇叔,听闻金光上人此次也受邀前来,不知可否属实?”既然称呼马王爷为皇叔,自然便是皇室子弟,正是当今皇上的六子马璨。马璨性格素来急躁,马王爷听闻他的话语也不动怒,反而是哈哈一笑道:“六皇子真是急性子,本王不是正要为各位介绍一二。”

  “这位便是声名赫赫的金光上人,想必在座的众位对上人一定不陌生。”马王爷手一指,众人立即顺着马王爷的引导看到了那个瘦弱中年人,不少人发出惊呼声。

  这金光上人可不了得,此人成名在一月前,不少人看到此人遭遇山贼抢劫,挥手间放出大量火焰将山贼烧的灰飞烟灭,如此手段也只有仙家才拥有。不过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金光上人竟然来了景王府,着实让不少人吃惊。

  “这就是金光上人?”马璨眼中露出不信,颇为怀疑这人身份。这不止是马璨的心声,更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关于金光上人的传闻越传越荒诞,什么三头六臂口吐火球,脚踏火焰。

  “哼!无知小儿!”金光上人听到质疑冷哼一声,他的言语顿时让马璨感觉到颜面无光,神色不满的说道:“你说你是大名鼎鼎的金光上人,何不来露一手?”

  “本座不需证明,我金光上人还没人敢假冒。也罢,既然你那么想见识我的手段那我就露上一手!”金光上人话音一落,大袖挥舞间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他手向着马璨遥遥一指,顿时从他指尖冒出几缕火焰。火焰刚一离手便化作一只火鸟,喳的一声飞快冲到马璨面前,快要接触马璨时突然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马璨面对这一幕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碰的一声跌坐在地上,隐隐见到地上有了湿迹,显然是被吓得半死。可现在没人去注意如同小丑般的马璨,所有人目光聚集在金光上人身上,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光上人的手指。

  金光上人使的完完全全就是仙家手段了,这下没有人敢再有异议,纷纷恭维金光上人手段非凡,不是凡人能够想象的。

  “看来各位相信金光上人是货真价实的了?”马王爷面带得意的神色,扫视一圈下方面色不一众人,停顿了一会儿等到众人目光都投向他时,马王爷再次开口:“此次金光上人能来小儿生诞宴会,便是决定要将小儿收为徒弟。”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哗然,小王爷则是走到金光上人旁边结结实实磕了几个头。

  而在在假山后面,李山将这一系列事情全部印入眼帘,看着自己方才还在憧憬的人群一个个恭维的讨好瘦弱中年,虽然他仅仅觉得这金光上人变了个戏法,但不可否认众人对他的推崇。李山不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那便是凌驾在这些贵族上面的是仙人。

  “谁在哪里?!”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李山感觉肩膀一痛,连忙小声叫嚷:“刘管事!痛痛痛痛!”

  “咦?怎地是你小子?”刘管事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明白眼前这人自己熟悉,不正是小王爷的书童吗?他藏在黑暗里就像是一个比较矮小的大人,刘管事还以为是什么贼人。

  “刘管事,小王爷不是就在这场中嘛,小人寻思着小王爷没了小人在身边会不会不习惯,就来看看。”李山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刘管事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行了行了,年纪不大鬼话却是连篇。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回去,要是有个闪失你可担待不起。”

  李山心中暗道果然刘管事会看在小王爷的面子上不惩罚自己,况且自己也没有惹出乱子,顺手放了自己讨个人情。李山连忙答应了一声,照着规矩说了声小人告退就慌忙往自己的住处跑,看的刘管事一阵摇头。

  正在快速逃离的李山这是才觉得一阵后怕,虽然早有预料刘管事会这么做但要是出个什么万一……那李山哭都没有地方去。

  为了最快速回到自己的小屋,李山专门挑的近路,这里的路上没有多少人走动,李山前进的非常顺利。

  就在李山走到一个基本没有亮光的角落时,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李山好奇之下躲到树后面偷偷听。

  “马乾……收徒……风头太过……”“计划……杀了他!”

  听声音似乎是两人,李山听到这里心头一惊,马乾是小王爷的名讳,虽然因为距离远听不清,但其中透露的信息让李山忍不住害怕的后退一步,不巧踩在一颗断枝上,发出啪的脆响。

  “谁在哪里?!”一声厉喝,李山吓了一跳,他听见对方正在快速靠近,一时之下也想不了太多如同猴子一样嗖嗖的爬上了树,屏住呼吸不敢大声。

  对方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间就到了李山刚才所在的树后,看到空无一人的黑暗,那人不死心的找了几圈,最终找到一只慌忙逃窜的兔子,这才松了口气对另一人说道:“只是一只兔子,没有人偷听。”

  “那就好,我们还是走吧,出来的久了难免会令人生疑。”另一人明显也放松下来,说到。

  随后两人离开这里,等到两人走远看不到身影,李山这才松了口气。他死死抱住树干不让自己摔下去,刚才一瞬间李山感觉自己如果被发现绝对会死,幸亏王府中树林众多,有动物在其中活动,不然那两人说不定会往上瞧一眼,那他就真的暴露了。

  等了好半响,发软的四肢才恢复过来,李山正要下树,突然又有人靠近,李山心中一惊,刚要跳下去的身子死死抱住树干,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走来的正是那两个人,见到这里依旧没有人出现两人这才交谈一番相继离去。

  李山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他哪知道这两人如此谨慎,若不是自己因为害怕没有过早下去,否则岂不是已经被逮到了?他这次非常有耐心,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还没有人过来,确定那两人真的走了李山才谨慎的下树,惊魂未定的逃到自己的房间。

  这夜李山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一个人追杀,那人刀上全是血,狰狞的脸上两个如同拳头大小的莹莹绿眼死死盯着自己,李山回头看一眼被吓得玩命飞奔。

  第二日,李山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全身大汗淋漓,他决定将昨天夜里看到听到的事情忘掉,他不觉得自己能做什么,就算把这事告诉了小王爷,怎么解释这消息的来源?说自己昨天偷看宴会回去时听到的?恐怕他将这话讲出来,绕不了他的首先就是王爷。

  这件事在李山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以至于在他走上修真路时时时小心,事事小心,躲过了不少劫难。

  今日李山如同往常一样守候在小王爷的门前,等待小王爷起床。随后跟随小王爷去了私塾里上课,当从私塾出来,小王爷竟然破天荒的让李山先行回去,自己带着欢天喜地的情绪扬长而去。李山事后在下人那里打听到,小王爷因为被收为仙人弟子,每天的下午都会抽出时间跟随仙人学习仙法。仙人传授仙法自然只传授给自己的徒弟小王爷,李山没有资格旁观,所以每日下午李山便没了事情可做,只能一遍一遍温习这两年学到的各种知识。

  这样悠闲的生活让李山感觉到无上的满足,偶尔还能睡个回笼觉,因为每天下午都是他自己的个人时间,没有人来打扰他。直到这悠闲地生活在半年之后结束。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