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狩猎

  这些日子李山感觉到小王爷心情着实不好,发脾气的次数比往常要多上不少,伺候小王爷的仆役们每日战战兢兢生怕逆了小王爷的意而被狠狠责罚,李山在一旁看的于心不忍。

  “小王爷,发生何事了,可否说与小人一听,说不定小人还能为您分担一二。”李山看着再次大发雷霆的小王爷,不忍心那个被吓得跌坐在地上的侍女被责罚,开口说道。

  听到李山的话,小王爷喷薄的怒气才有所收敛,用满是怨气的口吻对李山抱怨到:“来福,你说那个什么金光上人是不是糊弄人的啊!他每日只让我盘坐,说什么冥想,半点效果都没有,枯燥的要死。最关键的是还不让我睡觉,连动都不能动!我腿都麻了还让我忍……”巴拉巴拉一大堆的话就像倒水一样往外倒,李山一听这话就知道不能传出去,使了个眼色让侍女都退出去。见到小王爷疑惑的看着自己,仿佛是不明白李山这么做什么意思。

  李山苦笑一下,劝道:“小王爷,这话不能在人前说,要是传到王爷耳中就不好了。”

  小王爷一听眉毛倒竖:“他们敢乱嚼舌头!再说传就传!本王才不怕!”随后又和李山抱怨其父竟然在他提出不愿当“仙人弟子”时狠狠骂了他一顿,还说他从来没被骂过,非常生气,决定不理他父王。

  李山心中恍然明白,原来是为了这事,看来小王爷在跟随金光上人学习仙法半年了,却没有丝毫进展而感到不满,枯燥的打坐修行快把小王爷的耐心磨尽了,而令这份不快爆发的正是马王爷的斥责。

  听到这里李山也不敢乱说话,毕竟主子们的恩怨李山也不想参合进去。

  “不如,小王爷,您去散散心吧。”李山想了想谨慎的提议道。

  小王爷眼睛一亮,开心的拍手:“这个好!正巧我看春狩也要近了,不如我去求父王带我一起去!”听到这里李山松了口气,可算是把小王爷哄高兴了,这下小王爷不会随便发脾气了吧。

  小王爷也是个急性子,想到哪里就要去做,当他从马王爷那里回来后心情不错,尤其是说起当他把要求提出后马王爷难看的脸色时乐的合不拢嘴。可能是实在不想与儿子的关系闹的太僵,马王爷还是答应了小王爷的要求,不过要求小王爷必须带上十几人的护卫,不然免谈。

  自从知道春狩时能够一同前往,小王爷心情好了不少,看别人的眼神中也没了挑剔,满心期待春狩的到来。

  终于在小王爷盼星星盼月亮下,春狩到来。

  这日,景王府门外已经停了几辆马车,管事指挥着仆役将两位王爷要用的工具搬上车,不大一会儿马王爷与小王爷上了马车。李山身为小王爷的书童,属于原本不应该参与春狩的地位,但就算是带上了也没什么所谓,小王爷也就让书童兼玩伴的李山跟随。

  李山骑着马跟在马车旁,今年十四岁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子稍显矮小的成人,虽然年龄不大但骑马的技术还不错。此次去参加春狩马王爷带了足足有二十多人的护卫,其中有十几人都是要跟着小王爷保护他的安全。有两个李山看不出深浅的人,他们混杂在护卫当中半点都不起眼,李山偷偷打量了其中一人一眼,那人就机谨的往这边看来,李山连忙收回目光。

  此次要去的春狩地点在皇室专门划分出来提供给贵族的皇家森林,那里处于王城的西部,占地面积不大不小,不过就算是骑马狂奔也不一定在一天之内横穿森林。平日里皇家森林便被重兵把手,不让平民进去偷猎,而一旦在皇家森林中发现偷猎者一率抹除,可见贵族的霸道。

  整支队伍在几个时辰后到达皇家森林外围,入口处守卫着十几人。马王爷的车队在靠近时停下,马王爷与其子从马车上下来,已经有仆人将一同载来的座驾牵到两人面前。

  见到爱马就在面前,小王爷发出一声欢呼,扑上前抚摸爱马的脖子。他这半年基本上没有摸过马缰绳,着实把他给憋坏了。

  “哈哈,乾表弟还是这么天真可爱!”就在这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马王爷自然是听到了,往那边看过去,随后一礼:“见过太子殿下。”

  “景王叔不必多礼。”来人正是当今的太子殿下马治,马治伸手虚扶起躬下身子的马王爷。

  “乾儿见过太子哥哥。”这时的小王爷完全收起嚣张的样子,像是一个乖宝宝一般行礼,马治哈哈一笑,略带宠溺的看着小王爷。不知怎的,李山总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仿佛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一般,不过却想不起来分毫。

  主子们在一旁寒暄,李山这些下人只能跟在后面,走进早已搭建好的营地里。营地里能看到一个个厚实宽大的帐篷,所有马匹被带到马厩安置妥当。马王爷与马治等人进了帐篷,李山没资格进去就守在帐篷外。此地有不少都是大人物,大多都是皇亲国戚,在这里的规矩可要比在王府中要多。

  陆陆续续有车队靠近帐篷,从中走下来各个贵族。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皇上到!”

  听见这声音还在帐篷内的众人纷纷走出,来到外面恭候皇上到来。到这时就能看出众人身份地位的差别,皇室子弟纷纷弓身行礼,武将们则是单膝跪地,至于那些没有地位的人则是将头重重磕在地上,伏着身子大气不敢出。

  “众爱卿平身。”耳边传来一声威严的男子声音,而后众位贵族发出此起彼伏的声音:“谢皇上。”

  直起身子,李山没有乱看,在这里不安分可是要被砍头的!他隐隐能够觉得自从皇上到了这里,守卫都变得森严了。

  略带寒暄,皇上就发出了命令,春狩正式开始!而在这话出口之后,各位互看不顺眼人纷纷约战,看谁能在狩猎排行上夺得高位。而小王爷身为景王府的小主子,平日里又心高气傲,自然有同龄人不爽他。

  “马乾!你可敢与我一战!”一个穿着狐裘的少年骑在白马身上,指着小王爷就是一声厉喝。

  “有何不敢!看我这次继续把你打的落花流水!”小王爷毫不示弱的回顶回去。这位是外姓王爷杨家的三子杨牧,小王爷和这位速来不和,而在武技课上小王爷总是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这仇怨就越来越大。

  “这次你休想再超过我!”杨牧仰着脑袋,一脸不屑。

  “这些孩子……”马王爷在一旁看的头疼,而马治则是笑眯眯的说:“都是孩子间的玩闹,皇叔可安下心来。”

  在皇上一声令下,众多马匹嗖嗖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出,其中以小王爷冲的最快。小王爷身后,十几人的护卫和李山赶忙去追,不大一会就已经看不到除了他们几人之外的其他人了。

  “来福!快!”小王爷在前面喊他快点跟上,李山只能苦笑一声,一震缰绳指挥马儿快点跑。

  小王爷在林中乱转,有护卫在后面喊:“小王爷!慢点!不要离我们太远!”

  “烦死了!”小王爷的声音有着不耐烦。

  随着在林中深入,李山不知为何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脑海中突然想起在半年前小王爷生诞宴会上,自己偷偷去观看,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两个不知道在密谋什么的人。李山思索回想他们当时在谈些什么,突然脸色一变,大声吼道:“小王爷!快停下!”

  然而小王爷理都没有理他,李山心中焦急,连忙追上去。这时候有个护卫突然策马来到李山身旁与他一同飞奔。李山认出这位就是给他过压迫感的那个,没等对方开口李山就焦急的对对方说:“快去找小王爷!小王爷恐怕会有危险!”

  对方一成不变的脸上露出疑惑,虽然如此但也选择了相信,随即招呼一声后方的众人,纷纷加快了速度。

  当时那两人说的是:杀了马乾!

  想要杀了被重重保护的小王爷,只有在小王爷出府的时候动手,如今这样无人的情况下正好杀人灭口。

  李山也着急,他这两年对小王爷也算是有些感情,怎么说李山也在王府中仗着小王爷这个后台躲过不少事端,也因小王爷学到不少东西,如果小王爷不死那再好不过。

  可现在,李山干着急也没有用,他坐着的马的品相要比小王爷和护卫的差上很多,方才的全力奔跑消耗不小,此时也没办法跑得更快。李山只能尽量往那边赶过去。

  前面传来冰刃交击的声音,李山心下一惊,暗道还真如他想的那样。小心起见李山下马往那边走,透过灌木的遮挡李山看见了战况的发展。

  那位与李山有过交谈的护卫浑身狼狈的挥着刀与对方穿着一身紧身衣的人战成一团,周围横七竖八躺着一地尸体,有护卫的也有蒙面黑衣的,小王爷则是傻呆呆的跌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赶紧跑。李山看的着急,那名护卫也着急,护卫连忙大声喊:“小王爷!快跑啊!”

  对方抓住护卫这个愣神的时间,将护卫的刀崩开,手中长刀瞬间刺入护卫的腰间。护卫痛的大喊一声,索性不管不顾一刀砍到对方肩头,给了蒙面人重创一击。

  蒙面人一声不吭,将刀从护卫身上拔出,噗呲一声献血喷了他的全身,随后踉跄着往小王爷的方向走去。

  “啊啊啊啊啊!”小王爷惊恐的大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裤子已经湿了大半。李山此时也被对方如同恶魔一样的冷酷吓到了,此时也顾不上吓傻了的小王爷,脑海中只剩下了快逃快逃的念头。

  “啊!”蒙面人举起刀,刀光一闪而现,小王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斩下了头颅。李山浑身一个哆嗦,来不及想其他的,转身就玩命狂奔。

  李山的动作太大,惊动了蒙面人,蒙面人随即也朝着李山追杀,显然是不会放过一个活口。李山听到动静忍不住回头看,发现对方对自己穷追不舍,心中恐惧更甚。幸亏对方在护卫手上受了重伤,没办法发挥全部实力,不然早就追到李山。

  在玩命狂奔的时候李山心中的恐惧渐渐平复,他不断思索怎么才能甩掉对方。此时的李山明白小王爷已经死了,自己绝对不能碰到其他参加狩猎的人,不然自己面临的绝对是必死无疑,现在只能是逃脱蒙面人的追杀,趁着小王爷的死轰动这里的时候逃出去!

  后面的蒙面人锲而不舍的跟着他,李山嘴中发苦,他的体能完全不能和对方比,即使练过两年的武技也无济于事。眼见着体力快要耗尽了,李山心中发狠,在王府为奴两年也不能磨灭的狠劲在此刻被激发出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