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乱

  李山此时非常犯愁,他想要离开皇家森林,逃离开始混乱的王城。可惜天不遂人愿,等李山逃到森林边缘,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了不少的重兵把守,李山基本上没有可能逃出去。

  可李山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人抓住,他深知一旦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以李山对马王爷和太子的了解,无论是是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放过他。所以李山必须逃出去。

  没有办法啊没有办法,李山愁苦的皱起眉毛,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

  他在森林边缘一直转悠着,想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可惜整个皇家森林好像都被封锁了,任何人都逃不出去。他此时藏在皇家森林的西侧,偷偷打量几百米外的卫兵,这些卫兵无论昼夜都时刻盯着森林,分毫都不放松。李山在绕着皇家森林一圈之后发现,在皇家森林的西侧这边区域的一大片,外面会不时有炊烟升起,这让李山心中惊喜,显然外面是好几个村落,李山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外面来来往往的马车,分明就是皇室专门用官道将皇家森林与村落隔开。

  于是,双方就这样对峙了好几天,李山的踪影还是没有被找到,为此事皇上不知发了几次脾气,太子也在暗中咬牙咒骂这天杀的来福。他们都不知道,李山就藏在他们兵力可及的几百米内,而大部分的兵力都乱哄哄的在皇家森林中搜索。李山的踪影没有找到,却找到几个倒霉的猎人,被严刑拷打之下差点丢了小命。

  是夜,李山藏在一棵树上,他这些天都睡在树上,藏在树叶后面浅眠。李山每天睡觉都不敢睡死了,生怕自己睡眠过深做出什么大动作被发现。突然,李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顿时被惊醒,听到是有人靠近,李山浑身僵直一动不动的坐在树干上。

  不到片刻,李山就听到两人靠近,这两人身上的甲胄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显然两人对巡逻的事情并不积极。

  “唉!你说这该死的来福,让咱们抓住不就好了,害得咱们在这里守了近十天,都不知道我的小桃怎么样了。”一人长吁短叹,他旁边的人也无奈的说了:“别抱怨了,太子殿下让我们尽快找到来福把他杀了,若是被其他人先一步找到咱们就要承受太子殿下的怒火了。”

  “说的也是,快点找啊,找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人哀叹,两人渐渐远去。

  藏在树上的李山将两人的对话都听到耳中,嘴角泛起笑意,看来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令罪魁祸首变得不安起来,要将自己灭口以绝后患。既然太子不愿自己被别人抓住,那李山就有了逃走的希望。

  李山想到办法,就跟踪着这两人,这两人可是李山与太子殿下“合作”的关键。这两位暗中效忠太子的禁卫军每天夜里都会出来寻找李山的踪迹,即使他们认为自己并不可能找得到李山。就在这天,两人按照往常一样出来巡逻,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觉的两人显得有些疲惫。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突然听到一声破空的响声,不知什么东西从眼前飞过,带来的风将他的脸颊吹的生疼,那东西咚的一声撞在树上,被阻拦之后掉在地上。

  “谁!”另一人脑中一个激灵,蹭的一声将腰间长刀抽出,警惕的看着四周。

  风声呼啸而过,树叶沙沙作响,没有任何声音回答那人的问题。

  差点被袭击的人此时也看到了那个射过来的东西,正是一块石头,石头上还绑着一个布条。那人将石头拾起来,拆开布条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对另外一人低喝一声:“走!”

  两人飞速离开,李山早就在扔出石头后离开,即使那两人有心搜查四周也是找不到李山的。做完这些事后,李山绕到了森林的北侧,在北侧隐藏起来。

  此时的太子李治面色焦急的在自己的帐中走来走去,面上不时浮现狠辣之色。就在这时,他的随从从门外走进来,到太子耳边轻声说道:“太子殿下,禁卫军送来了这个东西,说是那来福要给您的。”

  太子闻言面色一惊,连忙叠声道:“快快给我。”

  “是。”随从低声应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布条,双手抵到太子面前。

  太子一把抢过来,扫了眼上面的内容顿时面色不好,冷冷的哼了一声,挥手让随从退下。随从离开帐篷后太子的脸色变得分外狰狞,还带着几分无可奈何。右拳砰的一声砸在桌上,太子咬牙切齿道:“好一个来福!竟敢如此威胁寡人!”

  这话说的极狠也极为无力。

  这个布条上写着,李山让太子在明日一更天时于西侧发动一场动乱,引去周围的禁卫军,否则他便会自投于禁卫军,第一时间将太子告发出去,还写了皇上的心思他不知,但景王绝对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如此威胁的确让太子对李山的恨意达到巅峰,尤其当李山将半年前他便得知太子的密谋也讲出,太子顿时想起那日在景王府他们二人的确怀疑有人偷听,没想到就是这个来福。这下太子对李山的话深信不疑,他不敢冒险一试,若李山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做了,不管父皇有无怀疑自己这太子都坐不稳了。

  太子原本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哪知李家那小子竟然提前发现了马乾的尸体使消息提前传了回来,又逃走了李山这号敢于威胁他的人物,明白自己的计划已经行不通。

  他别无选择。

  李山那里,他已经逃到了森林西北侧,他相信以太子的野心一定会照自己所说去做。

  果然,就在第二天夜里,李山默默的看着森林西北侧,突然远方火光冲天,西北侧镇守的禁卫军全部慌了神色,大声呼喊走火了走火了,大量人群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森林西侧,顿时西北侧把守的士兵少了大半。

  李山心中一喜,明白太子果然出手了。已经到了这时候李山也不犹豫,隐匿着身形飞快往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冲去。那个地方只有两个人,两人间的距离还非常远,中间还有障碍物。

  李山让自己不被人发现,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在那名士兵的背后,狠狠给了他一个手刀,将他敲晕,让他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丝毫。李山扶着士兵轻轻把他放在地上,然后将士兵身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将头盔压低遮住半张脸,就往外走去。

  “兄弟!你别去了!这里人不太够!”另外一名士兵见到李山出来,连忙高声呼喊。李山一听这话,心中一跳,让自己显得更自然些往森林西侧跑去。

  “这兄弟怎么了?”喊话那人郁闷,兀自在哪里挠了挠头,越想越不对劲,过了好半响脸色一变,他突然想起来刚刚那人怎么那么矮,又想起自己等人要抓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顿时明白过来那人不是禁卫军的士兵,而是那个来福!

  “大家快追!刚才那人是来福!”这个士兵一边追一边扯着嗓子喊,引来一大群人往那边追去。

  可惜李山在转过几个弯之后就将身上的甲胄扔到一旁,跑到了他早就计算好方位的村庄中。

  这几日灰庙村的村民隐隐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前几天邻村张界村村头刘家老二和好几人都去了官道对面的森林打猎。村民不是不知那片森林已经被皇家占据,不让人进去,但迫于生活这些村民还是铤而走险到了里面去。原本他们几人早在几天前就应该回来的,可突然之间皇家森林的守卫变得森严许多,眼见着刘家老二迟迟不回来,众人心知肚明他们几人回不来了。

  现在每日里都听说张界村哀声哭号一片,村民们纷纷摇头叹息。

  这天夜里,皇家森林那边突然火光升天,随后出现众多嘈杂的声音,惊醒了已经沉睡的村民们。他们纷纷走出房门,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的人纷纷往南边涌去,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惴惴不安之下,有大人物带着军队进村询问是否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来过村子,众人纷纷摇头称没见过,那大人物在村中搜查一番引起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这才不甘心的离去。

  遭受这无妄之灾村民们看着狼藉的村落,痛恨这些官兵,又不敢发泄自己的怒火,只能在沉默中忍受。

  这些官兵就是来追查李山的踪迹,搜刮村民只是他们的顺手为之。这些官兵们不知道,李山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踪,根本就不在灰庙村停留,直接趁夜穿过灰庙村去了更远的地方。

  此后的几天,灰庙村众人听说张界村的人全部都被带走,官府给出的罪名竟然是因为乡亲被抓有人不甘心烧了皇家森林,村民们心中都知道张界村绝对没有那个胆子,可他们说的话又有谁听?

  这些处在最底层的平民们,生活如遭罪。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