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乞丐

  蒙川城乃越国一座小城市,距离越国王城大约有三天路程。虽然城池不大但里面的住民也算不少,每日来来往往的人群数量也很可观。

  就在这天,蒙川城来了个少年乞丐,这乞丐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的样子,略微有些消瘦,身上穿的是一件已经破碎的看不出本来样子的衣袍,浑身沾满泥土和草屑,狼狈不堪。

  这少年乞丐正是四天前从皇家森林中逃出生天的李山。李山这一路都如同耗子一般躲避各处的追兵,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专门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乞丐,毕竟在越国乞丐非常多,奉命捉拿李山的人不可能一个个去查询。

  不远处就是蒙川城的城门,那里守着两个士兵,旁边贴着告示的地方围着好几十人,李山好奇之下凑过去,就听见里面懂得认字的读书人朗声读到:“景王府的书童来福因偷盗王府的玉瓷百花瓶畏惧逃遁,现在此昭告天下通缉此人。”

  李山一听这个内容,不由心中复杂无比,好歹他也是在王府中生活了两年。不过很快他就抛却这个想法,心中冷笑一声:看来皇族给人定罪只需要动动嘴皮子,根本不管其人犯没犯罪。顿时心下对于王府的留恋烟消云散。

  “哎哎哎!你这小乞丐怎么还挤呢,小心把我衣服弄脏!你又不识字,挤什么?”就在这时,他旁边的一个中年汉子突然发现李山靠过来,顿时嚷嚷道,引来众人异样的目光盯着李山。

  “抱……抱歉……”李山面露尴尬的道着歉,确实他一副乞丐的打扮让人不由自主生出厌恶。中年汉子也没有多计较,李山便离开了这里。

  通过城门,李山没有理会目露轻蔑想要阻拦的士兵,走进蒙川城中。

  蒙川城比不上王城的热闹,但李山第一看看过去后便喜欢上了这里,因为蒙川城相比较王城来说少了许多冷漠,多了不少热情,这恐怕与在这里的贵族并不是很多的原因有关。不过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里的人对乞丐依旧不友好,李山从第十二个对他说去去去的人身边离开,其实李山并不是想要乞讨,而是想要路过,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看不过眼。

  刚刚来到蒙川城,李山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以他只有十四岁的年龄好多招人的地方都不收,更何况他还是做一副乞丐打扮的样子,更令人不敢恭维了。

  李山心中犯起愁来,他此刻饥肠辘辘,靠倒在墙上,捂住咕咕发叫的肚子,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饥饿的问题,看着天空上慢慢聚起乌云,渐渐思想都有些模糊。

  突然,李山感觉有人靠近,他下意识就要去攻击,突然想到自己是在蒙川城而不是皇家森林,就硬生生止住自己差点挥出去的拳头。

  李山看过去,那是一个流着鼻涕的男童,男童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山,毕竟李山现在的样子可比蒙川城的乞丐还要像乞丐,肚子还发出咕咕的鸣叫。李山此刻被看的有些尴尬,这个小孩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连鼻涕流到嘴里都不知道,顿时无语。

  “小弟弟,不要乱跑,快回去吧,天可能要下雨……了……”李山的话说了一半,声音越来越弱,因为他看到男童手中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热乎乎的烧饼,闻到烧饼热腾腾的香味,李山的肚子发出一股更大声的叫喊,惊醒了一直盯着人家烧饼的李山。

  李山扭头不去看那小男童,心中更是难堪的要死,在心中哀嚎这祖宗还是快点离去比较好,不然他自己都控制不住想要去抢夺的心思。

  突然,一股浓郁的香气在他鼻尖纭绕,李山一愣,看着男童将手中的烧饼递到自己眼前,不可思议的说:“这是……给我了?”

  “嗯!”男童点了点头,道:“哥哥看上去饿坏了我想你一定很想吃东西。”

  李山心底一颤,他没想到给予自己关怀的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语气不由温柔了几分,道:“那你怎么不吃啊?”

  谁知那男童摇了摇头道:“我还不是很饿,哥哥比我更需要。”

  李山笑了笑,听到这里他便接过男童递过来的烧饼,他想去摸一摸男童的脑袋,但看见自己脏兮兮的手掌想了想还是算了,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哥哥吗?”

  “我叫张洋。”张洋介绍完自己,就听见有人叫自己,于是对李山说道:“哥哥我走了,娘亲在叫我了。”李山来不及说自己的名字,便见张洋急匆匆的跑开。李山看着张洋匆匆跑远的样子不由笑了,感觉心底暖暖的。

  李山突然笑容一顿,他撑着身体站起来,目光变得锐利无比扫视着四周。黑暗中渐渐走出来十几人,尽都是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看样子都是些乞丐。李山沉默的望着对方,那群人也死死的盯着李山,正确的是盯着李山手上拿的烧饼,目光中充满了贪婪的神色。

  一看对方的眼神李山就知道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不过,他怎么可能愿意给了别人,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上!”一见李山要逃跑,顿时乞丐当中有人大喊一声,周围其他乞丐才纷纷反应过来。

  李山一边逃跑一边往嘴里塞烧饼,不到片刻竟然就将大半个烧饼吞进肚子里,看得后面追击的乞丐纷纷咬牙切齿。李山深知自己如果往小道里乱跑,绝对会被堵在小道里,所以他专门挑着大路逃跑。

  于是蒙川城的百姓就看到一个乞丐小孩拿着烧饼在前面狂奔,有意思的是那小孩一边跑一边啃着烧饼,也不怕噎着,而他的后面一大群乞丐追击,在众人的喝骂声中迅速跑不见影。

  虽然李山习过两年多的武,但毕竟已经疲劳饥饿了十几天,体力上没有办法与乞丐们比较,至少乞丐们还有一个安稳觉睡,很快就被追了上来,拖到一个小巷子里去。然而很可惜的是,李山已经将所有的烧饼吞进了肚子里,半点都没有剩下来,李山吃独食的做法也激怒了一群乞丐,他们口中谩骂着难听的话,一边将李山往地上踹倒,每个人都给了他几脚。幸亏李山有着被打的经验死死护住要害,不然绝对会受伤不浅。

  “呸!你小子一定是新来的,连一点规矩都不懂!竟然敢吃独食!不知道有了吃的要一起分吗?”有人狠狠的吐了李山一口口水,其他人纷纷效仿,李山不理不睬他们的侮辱,却是怒火中烧,心中却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能体力恢复后再好好算今日的账!

  打骂了一阵,乞丐们看着浑身青紫的李山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说了几句狠话后就散开纷纷离去,只留下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的李山。

  李山等疼痛消失了一些,就挣扎着站起身子,虽然身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但这不算什么,更让他感到厌恶的是身上的口水,让他恨不得立马沐浴一番,这些口水不但恶心还让李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就连他在王府中被欺辱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刚刚的进食给李山补充了不少体力,他踉跄着走在巷道里,突然哗啦啦的天空就下开了雨,李山抬起头,看着仰视中的雨滴,任由雨滴将自己淋个通透。

  雨水越下越大,李山渐渐感觉到有些冷,不过他还是坚持在雨里淋着,直到他将自己身上的口水全部冲干净,这才哆哆嗦嗦的想要找个躲雨的地方。虽然身上干净了,但李山却尝到了淋雨的后果,在雨下的越来越大的第二天,李山发了高烧,烧的有些神志不清,他蜷缩着身子躲在一处屋檐下,身上还穿着破烂的已经湿透了的衣服。

  李山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等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感觉到浑身的酸痛,仿佛身体已经快要散架了一样。他的嗓子如同冒了烟一般的干渴,挣扎着动了几下却能没起来。

  “爷爷!爷爷!这个哥哥醒来了!”李山突然听见一个稚嫩的女童的声音脆生生的喊着,不大一会儿就走进来一个人,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那人看着李山难受的样子就将他稍微扶起来靠在床上,给他喂了水。

  喝了水李山才感觉到好了很多,他看着这个老者,道谢道:“多谢这位老伯救我,在下李青,不知这里是……”李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哥哥的名字,毕竟他保不准王府的人还记得自己的本名就是李山。

  “你昏倒在我家门前,还发了高烧,老夫就把你带了回来。这里是老夫的医馆,你叫老夫刘伯就好。”刘伯从李山口中听出他不是一般人家出身的孩子,就问到:“老夫看你谈吐不像普通人家的样子,怎么变成了一乞丐?还被打的遍体鳞伤,发生了什么?”

  “一言难尽。”李山苦笑着说,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刘伯,现在我已经无家可归,能否请您收留我,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刘伯闻言略带诧异的望着李山,最后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正巧医馆中还缺人手,你就在医馆中打下手吧。”

  “多谢刘伯!”李山大喜,这下他也不用流浪了。

  “来来,小柚,来见过你李青哥哥。”刘伯突然往身后一招手,李山就看到从刘伯身后走出来一个八九岁大的女童,扎着两个冲天辫,脆生生喊了一句李青哥哥,声音正是刚在将刘伯叫来的那个。

  李山见女童可爱,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女童原本害怕的缩了缩,但见不是要打她这才松了口气。

  “这孩子是我捡回来的,从小就体弱多病,也养成了这个内敛的性子。”刘伯叹息一声,李山也不由自主对小女孩生出怜爱的情绪。

  就这样,李山在刘伯的医馆中住了下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