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柚与张洋

  春雨绵绵,雨已经下了好几日,李山的病也在刘伯的调理下好许多,既然已经没了大碍,李山便开始忙着医馆的工作。只可惜李山不懂的医道之术,除了能够收拾医馆外也没什么能做的了。

  渐渐雨停了,来医馆看病的人也逐渐增多了起来,盖因正处于换季时节,春末的天气时好时坏,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些天刘伯非常忙,经常忙的头晕脑胀,而在医馆排队的人也是一长串,就连小柚都非常乖巧的跑来跑去忙个不停,这下医馆里最闲的倒数李山了。

  李山有些过意不去,寻思着自己能做些什么。

  “小柚,去拿些陈皮过来。”就在这时,李山听到在店里看诊的刘伯对小柚这样喊了一声,李山见到小柚拿着凳子噔噔噔的跑到药房去拉放在上面的陈皮抽屉,李山连忙扔下扫把将小柚抱下来,小柚不情愿的挣扎,嘴里道:“哥哥!放我下来!爷爷要小柚取陈皮。”

  “小柚乖,告诉哥哥陈皮放在哪?哥哥来取。”李山哪肯将小柚放下来,就生怕小柚摔伤了,开口安慰挣扎不断的小柚。

  听到李山的话小柚这才安分下来,李山将她放到地上也不去爬到椅子上了。顺着小柚的指引李山就看到了放置陈皮的抽屉,他舀出些许陈皮,交给小柚,小柚便摇着头顶两个冲天辫往外跑去。

  过了片刻,小柚又跑进来,脆生生的说:“哥哥,爷爷要三两紫苏叶……那个……还有……”见小柚支支吾吾的样子李山就知道小柚肯定是忘了她要说些什么,拿起手上攥的纸看了半天才说:“还有一两川芎……三两防风……”

  李山笑了笑,伸出手,道:“小柚,能把药方给哥哥吗?”小柚眨了眨眼,听话的将药方交给李山,李山扫了一眼上面的字迹,顿时赞叹一声刘伯的字真是有风骨,随即按照药方抓取药材,顺便还将这些药材包好,交给了小柚。

  此时正在前厅看诊的刘伯正询问着下一位病人,虽然略微有些匆忙但语气不急不缓,给人以沉稳温和的感觉。这时小柚双手抱着怀里的药包跑了出来,将药包小心翼翼的放在刘伯面前的桌子上。刘伯看到这药包就知道这个药包不是小柚处理的,想到里面还有一个李青,也就明白了过来。刘伯将药包交给患者。随后又写下一张药方,交给小柚,让小柚去药房交给李山。

  就这样,刘伯在前面看诊,李山在后面抓药,至于小柚则是跑来跑去为两人传递东西。这一下刘伯的速度快了很多,在太阳落山前终于将最后一个人送走。

  “李青,你是否以前学过认字。”忙碌了一天,刘伯捶着自己的肩膀找到李山,李山看着面带严肃的刘伯,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李山便也就承认了此事。

  刘伯笑了笑,说:“那你愿不愿随老夫学习医术?”

  李山一听,心下顿时欢喜起来,连忙点头:“当然愿意了!李青拜见师傅!”李山说着就要下跪叩头,但刘伯阻止了他的动作,说道:“什么师傅不师傅的,老夫这辈子都不打算收徒弟喽,你看小柚不也跟老夫学着医术,还只叫老夫爷爷,你还是不要称老夫为师傅了。”李山闻言也不坚持,不过却在心里想:“虽然您不愿收徒弟,但这师徒之实却是改不了的。

  刘伯不愿收徒弟,其一是他已经不再收徒弟,其二便是他知道李山的身份不一般,总有一天李山会离开,还不如现在就不要绑着他。如果李山知道刘伯心中想法,就会苦笑,他的身份,他能有什么身份,不过总有一天会离开是真的,毕竟李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发现,如果连累了刘伯和小柚两人李山会良心不安。

  得知了李山竟然识字之后,刘伯便给了李山一本介绍药草的《百草图》,让李山尽快记在脑中,一个月后他会检查。李山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沓书本,足足有一拳的宽度,不由苦笑,心中暗叹刘伯在教授徒弟上的严格,这么厚的书换了旁人一月时间远远不够,不过当刘伯说起小柚背过这本《百草图》只用了二十几日的时候,李山看小柚的目光都变了,分明是带着崇高的敬意一般,直把小柚看的往刘伯身后躲。

  有了小柚的刺激,李山便开始疯狂的背书,毕竟他怎么也不甘心被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女孩儿比下去。于是刘伯欣慰的发现李山惊人刻苦如斯,经常连吃饭睡觉都忘记了。刘伯欣慰同时也有些担心,害怕李山这幅样子会把自己身体整垮,于是强行拉着李山给他把了次脉象,却发现李山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壮实,但身体素质好如牛,也只能摇头苦笑,放任李山疯狂的举动。

  等李山恢复正常,已经是二十天后了,闭关出来的他看上去狼狈不堪,匆忙收拾一番整个人才看上去精神了很多。

  “李青,看起来你已经将《百草图》的内容记住了?”等忙过午饭,刘伯满是严肃的询问李山,李山站在刘伯面前也是一样的肃穆,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嗯,都记住了。”

  “那好,我就来考考你。”刘伯开口问,李山对答如流,转眼间两人已经问了十几个问题,李山回答的非常迅速也很正确。一旁托着下巴坐在木椅上的小柚眨巴可爱的眼睛,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半个时辰后,刘伯面露满意的神色,别看他表面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其实内心早已欣喜若狂,李青背书的时候非常仔细,就连《百草图》上的药草画像都记得清清楚楚,让他非常满意,有这样的认真劲,想必成就绝对要比他强。不过对于李山来说,他就连小柚都没有比下去,真是失败啊……他可不知道,小柚背过整本《百草图》只是将药草名字和图像记住,而不是和李山一样将整本书的细节都记住,简而言之,李山是误会了刘伯的话……

  如果李山知道了,绝对会哭笑不得。

  就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了三人,其中两人一男一女,显然是一对夫妇,而被男子抱在怀中的是一个男童。这男童捂着肚子不住的哀嚎,显然是腹痛难受。

  “大夫!大夫!”女子焦急的叫喊着,刘伯一听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往那边赶过去。李山连忙跑到那边,将男童抱下来放到一边的床上,李山一见到男童的脸顿时一怔,这不是那天自己刚来蒙川城时碰上的小孩?记得这小孩叫张洋,当时他好心的给了自己一块热腾腾的烧饼,救了饥肠辘辘的自己。

  知道张洋生了病,李山也着急的不行,不过他现在才初学医术,看不出张洋生了什么病,只能退到一旁焦急的看着刘伯为张洋看病。

  “哎呀!你们是怎么做父母的,竟然给孩子喝刚出井的凉水,把孩子的肚子喝坏了!”刘伯问了几句张洋有吃了什么东西一听之后责备的对两位父母说道,随后说:“李青,你看着,遇到肚子痛的病人,这么做按摩会让他们好些。”说着解开张洋的上衣,双手放在他的肚皮上,双手又按又揉,不到片刻张洋痛苦的喊叫也减弱下来,看的李山放心不少。

  “李青,去在厨房煮些姜糖水来。”刘伯吩咐道,李山连忙跑去厨房找了生姜和红糖煮了一碗姜糖水,用两个碗让姜糖水稍微凉一些,既能入口又不会烫着张洋,便端着碗去找张洋。

  张洋喝了姜糖水,面色也好看了很多,躺在床上仿佛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刘伯拉着两位粗心大意的父母在一旁训斥,让两位父母连连点头不敢反驳一句。李山看着那边的情况笑了笑,坐在床边,看着张洋道:“还记得我不?”李山嘴上这么问却是知道张洋绝对不记得自己了,毕竟当日他的样子实在不堪,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样子。

  果然看到张洋茫然的样子,李山摸了摸张洋的脑袋说:“我还得谢谢你的烧饼,救了我一命。”

  张洋听到这话仿佛是想起来了,顿时有些惊喜的坐起来,指着李山非常高兴的说:“原来你是那天的乞丐哥哥!”

  乞丐哥哥吗……李山苦笑,他道:“我叫李青,你可以叫我李青哥哥。”

  “嗯!李青哥哥!”张洋非常开心。就在这时,小柚从一旁悄悄走了过来,盯着张洋猛看,直把张洋看的脸红。李山看这两人不由好笑,开口道:“小柚,这是小洋,比你小,你要照顾弟弟哦。”

  “小柚知道了。”小柚乖巧的点了点头,有模有样的摸了摸张扬的头,小脸上满是严肃:“弟弟乖。”

  李山差点没有忍住笑出声来,实在是这一幕太有趣不过了,两个小奶娃年纪相差不大,甚至小柚看上去比张洋要小,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喜感。

  这时候刘伯终于停止了说教,两位父母脱了困立马冲到张洋面前询问是否还有不舒服的地方,李山和小柚将地方让给这家人,看着这家人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李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也不知他们过得如何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