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无名秘籍

  自从一个月前张洋在医馆见到了李山,边经常跑来这边玩,美其名曰是要来找李山,但李山看小家伙其实是想要来找小柚玩吧。不过李山和刘伯也乐的如此,毕竟小柚太腼腆了,有张洋带她每天疯玩其实也不错,至少让小柚不那么怕生。

  这天,张洋刚吃过早饭,便风风火火的跑来了医馆,拉着小柚的手就要往外跑去,只给李山两人留下一句去河边玩的话。李山不太放心,告知刘伯自己要去看着两个孩子,不然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寻得刘伯同意,李山连忙追了上去,两个小豆丁小胳膊小腿的哪里跑得过李山,不到一会儿就被李山追上。

  “小洋,你们到河边去做什么?”李山一手拉着一个,由张洋指路三人往城外的小河边走去。

  “王铁说这边的河里找到了彩色的石头!可漂亮了!我也想去捡一些!”李山听了他的话不由心中腹诽彩色的石头有什么可看的,不过看张洋兴奋的样子和小柚微微期待的模样,心想算了,两个孩子开心就好。

  很快三人就走到了河边,远远就看到了河里已经有不少孩子赤裸着双脚才在水里,去摸里面的石头。他们脚腕已经被河水泡的通红,晚春的河水还很凉,但这些孩童却忍着这冰凉不但不觉得难受反而在放声开怀大笑。有的孩童见到张洋来到这边,顿时高声招呼他快点过去。张洋也是非常高兴的跑了过去,与那些孩童一样踩在水里。小柚原本也想要一起去玩,但李山去不让小柚下去,毕竟河水太凉了,小柚身体又弱着了凉会生病。至于张洋,男孩子嘛,就得有勇气,李山也不阻止他,微笑的看着张洋下河时被冷的吱哇乱叫。

  李山和小柚在岸上看的直乐呵,笑的张洋也有些不好意思。很快张洋就在河里摸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椭圆状青色石头,大叫着将石头放到两人眼前看,李山看这石头的确是非常漂亮的样子,泛着水色的表面光滑无比。李山曾经在景王爷中看到过这种石头,石头放在清澈见底的湖水中,阳光一照,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原来石头是从这里来的啊,李山小时候也曾经偷偷收藏过这种石头,不过玩腻了又扔了回去。

  一旁的小柚一眨不眨的看着张洋手里的石头,眼睛当中都是亮晶晶的。李山看到这里轻轻的笑了几声,随后对张洋说到:“你还是上岸吧,水里凉,我来帮你们捡石头。”许是张洋实在被冻得受不了了,连忙爬上岸来,连连拜托李山多捞一些石头。至于张洋捞上来的那颗,小柚正满眼星星的对着阳光照,看上面反射出来的彩色亮光。

  李山脱掉鞋袜,忍着冰凉便在河水里摸索起来。这片河里似乎已经被孩子们寻找过了,彩色的石头少了很多,李山找了半天才只找到一把石头。虽然数量不多但也聊胜于无吧,李山心中想着,就要往岸上走去。突然一抹亮光直射他的眼眸让他的眼睛一花,顿时警惕起来。环视一圈却发现四周没有可疑的人物,倒是有不少孩童已经上岸休息,放松自己被冻的发红的双脚。

  见到此景,李山有些自嘲的想自己警惕过头了,这明明什么异常都没有。

  不过,刚在的亮光却让李山心中疑惑,四处搜寻一番,竟然在自己前方不远的河底有一片亮堂堂的地方,这是水流一动,正巧反射一缕阳光照在李山眼中,李山顿时明白方才是这东西搞的鬼。李山弯腰将水里的那玩意儿捡起来,发现竟然是一个圆溜溜的珠子,这珠子只有指肚大小,虽然在河水里跑了不知道但摸上去的温度还是不温不凉。李山有些惊奇,这珠子看上去并不能反射阳光,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李山脑中思索着,突然感觉自己脚上的冰凉更甚,让李山被冰的打了个机灵,他连忙上岸穿上鞋袜

  将一把五彩石分给两个兴奋的孩子,三人并肩向着医馆走回,这一路上李山显得心不在焉,连小柚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反应。李山心中在想这个诡异的珠子到底怎么回事,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想不出来。

  回到了医馆,李山便开始忙碌起来,完全没有时间去想小珠子的事情,渐渐的也就将它忘了个干干净净。

  几天后。

  这些天李山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记忆力提升了很多,学习医术非常顺利,刘伯交代的事情他竟然只听了一遍就牢牢记住,不用刘伯说第二遍。刘伯感到惊奇的同时也感到欣慰,既然李山有这种天分那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把自己私人的书库交给了李山保管,变相的让李山能够自由学习书库的东西。

  李山对于刘伯的慷慨很是感激,刘伯的书库里很大一部分都是刘伯大半辈子总结出来的经验,每一句话都让李山获益匪浅。李山也知道刘伯没有对自己藏私,别看刘伯不让自己叫他师傅,但刘伯内心里已经将李山当成了徒弟。关于这一点李山心知肚明,所以在学习上格外努力,不想让看重他的刘伯失望。

  就在这天,李山将手中看完的一本书放回原位,刘伯的书库足足有两柜,每一本都放得整整齐齐李山不愿破坏。李山随手抽出一本书,看到的第一眼便愣住了,盖因这本书实在是太破旧了。刘伯非常爱惜他的藏书李山能看得出来,但唯独这一本封面被撕坏,只剩下了第一个字“柔”,李山翻了翻,发现里面并没有少页的情况,就算书页破损但内容还是完好无损的。

  好奇之下李山就翻看了起来。

  这本书上有不少的插图,插图一旁还配着不少文字,李山以为是讲解人体经脉的书籍,因为图中小人身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线条,看着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李山仔细一看旁边的文字,顿时傻了眼,这里面的字每个单独拆出来他都能看懂,但凑到一起他就不明所以了。

  李山有些惊异这本书的奇特,他有些眼熟这个样子的书籍,敲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灵光乍现李山想到了熟悉的出处:这不是和小王爷手中拿的武功秘籍如此相似!书上同样有小人,同样小人旁边有注解,这注解就是口诀。

  于是,李山把这本书当成了一本武功秘籍,有些奇怪刘伯作为一个大夫,是从那里得到的武功秘籍。不过管他呢,刘伯既然把这本书放在书柜里还允许他看,就说明这本书的来历没有问题。

  不过让李山奇怪的是书中小人竟然不是做着各种动作而是双腿盘坐,双手自然垂放在胯间,掌心向上,四指交叠大拇指相对。在李山看来就是一个古怪的动作。

  李山尝试着如同小人一样盘坐着,手势摆好双目紧闭,等了好半响也没什么反应。他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看见小人旁边的口诀才恍然自己竟然没有记住口诀,怪不得什么发应都没有。李山哭笑不得的将口诀背下,随即又闭目打坐。他脑海中想着小人身上的经脉,想着口诀,想着这本书是不是真的秘籍,想着想着脑海中什么也没有了。他闭着眼睛盘坐在床上,面色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李山感觉到有人在喊自己,突然觉得胸口一闷,顿时从玄之又玄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李山感觉脑中有上百架铜钟在同时敲响,震得他脑袋发晕,眼中发白,碰的一声倒在床上。

  “李青哥哥!你怎么了!”小柚着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山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勉强睁开眼睛就见到小柚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李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勉强坐起身子,对小柚说:“小柚,别哭啊,哥哥没事。”

  “真的吗?”小柚担忧的看这李山难看的脸色,以为李山生了病,不放心的就要去叫刘伯过来:“哥哥等一等,我去叫爷爷过来!”

  “别……”李山话还没说完小柚就已经跑掉了,李山也只能无奈一笑。其实李山没有感觉自己身体有什么不妥,除了难受之外就没有其他感觉了。他心想原来这秘籍休息的时候竟然不能被打扰,不然后果就是他现在的样子。

  不大一会儿,刘伯面色紧张的走进屋内,一见到李山面色苍白的模样顿时着急的给李山把脉,把完脉脸色松缓了不少。

  “刘伯,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李山在刘伯严厉的目光中讪讪一笑,开口辩解说到,可话没说完刘伯便打断了他的话:“臭小子,别打马虎眼,你有几天没睡觉了。”

  “呃……”李山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他的确这几天睡眠时间挺少,但也没有刘伯说的那么严重吧,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果然,以后记得不要长时间熬夜,你看你为了看书连命都不要了!”李山顿时知道刘伯误会了,但他也不好把实情说出,说什么?说自己不安分尝试修炼不知名的秘籍然后就成了这样子?刘伯把秘籍收走怎么办?

  于是李山低下头乖乖听训,就当默认了刘伯的话。

  “行了,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你若是还天天熬夜,小心我将藏书全部收回不让你看了。”李山被刘伯的威胁弄的哭笑不得,心想自己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啊。不过刘伯虽然语气很重,但李山也明白刘伯这是在为自己好,心中暖暖的。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