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小珠子

  时间已经在悄然中过去了一个月。

  夜里,李山盘坐在床上,心中默念无名秘籍上的口诀。他此时不知道,在他的周围,一点点氤氲的朦胧笼罩了他的全身,让李山看上去像是一个仙人一般。一夜李山都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第二天李山神清气爽的醒来。

  自从上次因为被小柚打断修习而造成后果,着实让李山躺了几天,李山以后修习这无名秘籍就只在晚上修炼,果然没有人打扰之后便相安无事。不知怎么地,李山总觉得修习这个无名秘籍比睡觉的休息效果还要好,李山尝过甜头之后索性夜里也就不睡觉,第二天早上依旧精神奕奕。

  今天李山心情非常好,他昨天修炼无名秘籍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他竟然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顺着经脉游走,一圈一圈的在经脉中循环,李山感觉那东西凉凉的,没循环一圈李山就感觉身体轻松一分。

  他睁开眼睛,鼻尖突然闻见一股很难闻的臭味,他猛地睁大眼睛,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冒出一层黑油,那黑油正是冒出恶臭的罪魁祸首。李山惊呼一声,来不及多想,风风火火的给自己少了洗澡水,赶忙将自己泡在洗澡水里。

  “哥哥,怎么了?”被吵醒的小柚揉着眼睛,见到一阵风般不见人影的李山,抽了抽鼻子,皱起小脸,嫌弃道:“这什么味道……好臭……”

  “这什么东西,竟然这么难洗!”李山舒服的泡在洗澡水里,死命的揉搓身上的黑油,发现这玩意儿竟然这么难弄下来,将自己洗干净非常困难。李山足足洗了有一个时辰,换了三盆水才将自己弄清爽。

  此时的李山感觉自己身子骨轻了不少,仿佛走路都飘忽了许多。当他走到正在整理账本的刘伯面前,刘伯看着李山的脸色啧啧称奇:“臭小子,你今天怎么气色这么好?”

  “啊?”李山一懵,不太明白刘伯什么意思,只能发出一声短音。刘伯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自己依旧在整理账本,嘴里还嘟囔着这小子怎么了的话。

  “哥哥!今天早上是拉裤子了吗?”李山飘忽悠哉的心情在小柚走到他面前时烟消云散了。小柚严肃着一张小脸,小声凑到李山面前说道,只把李山说的一?澹?薏坏谜腋龅胤熳杲?ァ?br />
  李山自己也冤枉呀,他不知道早上发生了什么,醒来时自己全身都是油腻腻的黑油,把他恶心的不行,差点以为自己生了什么病。好在李山感觉自己壮的能打死一头牛才放下心来。

  等吃完早饭,李山借口回房继续看书。回到房间当中李山就拿出一颗小珠子。

  这颗小珠子只有指肚大小,表面光滑细腻就好像是上好的玉料一样。但李山知道这颗珠子绝对不是玉质,因为这颗珠子呈现紫色半透明的颜色,玉石根本就没有这个颜色的,至于琉璃,就更不可能是了。李山拿着这个小珠子细细的大量,一个月前捡到这颗小珠子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小珠子的任何异常,但李山现在把它拿在手里,竟然感觉有一股清凉的感觉顺着手臂蔓延到脑海当中,李山顿时感觉自己思维清晰了很多,情绪也变得冷静。当李山尝试把小珠放在桌子上,就感觉到那股冷静离自己而去。

  更令李山感觉到奇异的是,李山竟然能够察觉到小珠子散发出来的朦胧感,有种自己手上没有小珠子而是空无一物一般。

  李山顿时惊奇不已,没想到这小珠子竟然有这种功效,难怪李山总觉得自己最近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他还以为自己开窍了呢。得到这个宝贝,李山爱不释手,习惯了那种思维敏捷的感觉,李山都不舍得放开这宝贝,将小珠子放在一个小袋子里,贴心的挂在自己脖子前。

  这么奇特的小珠子,李山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他深知这样的宝贝一旦宣扬出去必定会有人眼馋,就算自己的亲人知道了不说出去也保不准什么时候说漏嘴了。所以李山就把这个小珠子当成自己的秘密,埋藏在自己的心底。

  李山自从知道了小珠子的妙用,便更加认真的学习医术,想要尽快将刘伯的藏书笔记全部看完,好早日跟着刘伯学习看诊,当累了的时候便打坐,恢复精力。时间过的飞快,李山的学习进度让刘伯感到满意,渐渐开始在看诊的时候叫上了李山,让李山学习怎样实际应用医术。

  这天,刘伯突然叫住正在打扫医馆的李山,把他叫到面前道:“臭小子,明日老夫要去山里一趟,药店里的几味药材不多了,你也跟着老夫一起去吧。”李山听到这话一怔,也想着自己这几个月都没有出去过,也不知道王城的事情是个怎么样的结果,于是便点了点头。

  “那行,你今晚睡个好觉,我们一入山就会是好几天。”刘伯说道。

  “那小柚怎么安排?”李山知道进山的话小柚的年龄太小不合适,有些不放心小柚的安危,询问道。

  “小柚这几天会住在隔壁唐老板家。”李山知道这唐老板,唐老板是一个买布的,虽然接触不多但李山能感觉出唐老板是个好人,也就放下心来。

  第二天,李山穿戴整齐走出门外,小柚和刘伯已经等着了,吃过早饭将小柚送到唐老板家,唐老板还笑着询问是不是又要去山里采药,显然刘伯经常让小柚暂住在这边,唐老板已经很熟悉了。

  两人一人背着一个大竹笼,带着些工具,坐着钟老汉的驴车出了城。钟老汉是个嘴碎的老头,一边赶着驴车一边嘴上还不忘与刘伯谈天说海,自己一个人都能说上一大堆的话。

  “刘大夫,你是不知道啊,几个月前王城出了个大事情,据说是春狩的时候小王爷被人在皇家森林杀了,啧啧啧,那叫个惨啊!据说小王爷五肢都被拆了下来,都看不出来是小王爷一样。”钟老汉嘴里啧啧的说着,李山在一旁竖起了耳朵,等着后续。不过李山也对终老汉嘴里说的话嗤之以鼻,说的好像他看过现场一样。不过李山没有打断钟老汉的话,听他继续讲。

  “后来皇上非常生气,最后查出来竟然是礼部侍郎段吉搞的鬼。最后这段吉被皇上下令抄家,全家都被押到刑场上砍了头。啧!当时一刀下去,那个血啊如同喷水一样喷了出来。”钟老汉说完,李山就知道这个倒霉的礼部侍郎段吉是被太子推出来挡灾的,也不知道太子是怎么做到嫁祸他人的。不过想一想太子很早之前就开始密谋,恐怕也早已想到了事后怎么处理尾巴。

  “对了,前一阵子不是说有个叫来福的书童偷了景王府的东西,什么东西老汉我也忘了,不过据说还没有找到。当时有好多官兵都找到那来福的家乡去了,你猜怎么着?没想到来福的老爹已经到南方做生意去了,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哎呀,这下子官兵们没了法子,只能回去,听说回去后还被景王爷骂了个狗血淋头!要我说,这就是活该!活该!”钟老汉说的唾沫横飞,李山却是心下一惊,他当时逃走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家人会被牵连,只想着怎么逃过死劫,没想到这些贵族竟然这么肆无忌惮,他还是低估了贵族的霸道程度。

  幸亏他的父亲已经离开了李家村,不然李山现在都不敢想象他父亲与大哥被抓住后会成什么惨样。李山的确对家里没什么感情,但好歹也是李山的生父与血溶于水的亲兄弟,李山是绝对不想看见他们出事的。

  既然两人没有出事,李山就放心了很多,至于他的姐夫王志恒被严刑拷打之后赶出王府的事情李山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当初李山离家还是因为姐夫贪图小王爷身边的书童的位置,这些年他仗着自己有个书童的侄子为虎作伥,也活该有此一劫。

  一路上钟老汉的嘴就没有停过,李山也听了不少最近发生的事情,从小到钱老板又纳了一房小妾,大到最近王城不太平。李山也是蛮佩服钟老汉的这张嘴,从蒙川城到最近的山足足有两个时辰的路程,钟老汉就说了有两个时辰,也没见他喝一口水的迹象。

  能到了地方,刘伯和李山下了车,刘伯嘱咐钟老汉三天之后再来一次接他们回去,钟老汉也答应了下来,接下来,李山就随着刘伯去了山里。

  进山哪能不带武器,刘伯和李山手上就各有一把砍柴刀,身后的笼里还放着挖药的小铲等工具。

  李山看着树林茂密的大山,心中充满感慨,他的家就在这座大山的另一头,那里有个李家村。李家村靠山吃饭,故而李山从小就在山林里钻,对这片大山熟悉的不得了,不过已经好几年没有进山了,李山也不知道自己还记得有多少路。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