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夺舍

  李山此时拿着一把大砍刀在前方开路,刘伯跟在他的身后,可别看刘伯看上去须发皆白的样子,但其实他的身体非常不错,可能与他是一位大夫懂得养生之道有关吧。但开路这种需要体力活的事情,李山还是心甘情愿的进行,毕竟刘伯是他实质上的师傅。

  他们两人已经深入山林有了半天,这一路上的收获不是很多,毕竟他们才刚刚走到这座大山的外围,这里的药草在刚刚生长出来就会被采走,若想要找到足年份的药材,只能去深山里找找看。

  “臭小子,停一下。”就在这时,李山听见刘伯的叫喊,依言走过去顿时发现刘伯停在一颗紫色叶子的植物旁边。

  “这是……紫苏?”李山有些不确定,因为这紫苏实在是不像平常看到的样子,每一个叶子都紫的发黑,个头也足足有两个拳头大。仿佛是察觉到有人靠近,这个紫苏还微微颤动了一下,但颤动实在是太微弱,两人都没有察觉到。

  “对,正是紫苏。”刘伯凝重的说道:“这可能是五百年以上的紫苏,据说药材一旦足了年份便会发生天反复地的变化,而发生了巨大变化的药材被称为仙药。”

  李山思索着点了点头,心想五百年啊,等一个药材五百年,都已经过去二十代人了,这仙药可不是普通人能够享受的。

  “走吧。”突然刘伯拉了拉李山让他离开,李山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刘伯又看了眼紫苏,满是不解的问道:“刘伯,为什么不把它采摘下来?”

  刘伯叹了口气,红光满面的脸上仿佛出现了愁苦的皱纹,道:“这五百年份的紫苏不是我们能染指的啊!”李山能听出刘伯语气中的苦涩,但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李山心中不舍,但看着刘伯一副不可商量的模样,李山还是心中叹息一声,放下了想将仙草收入囊中的想法。

  李山不知道的是,刘伯见他没有贪心大起将药草摘下,心中对李山的评价高了不少。

  又搜寻了一段时间,两人走到了一处山崖前,看着这片山崖刘伯原本打算绕路离开,突然眼睛瞥到生长在山崖中间的一株植物身上,顿时面露惊色,叫住了李山。李山一听刘伯叫住他就知道刘伯又发现什么好东西了。这一路上李山着实有些大受打击,这片深山仿佛一个无穷的宝藏库,但没有运气和眼力的人不能在深山当中得到好处,李山愣是没有找到一株价值高的药材。反观刘伯,不到一会儿便能够找出一株来。

  李山回过头,就见一向淡定的刘伯面上激动的就要往山崖上爬,李山吓了一跳连忙阻止刘伯的动作,好说歹说才让刘伯放弃了亲自上阵的想法。

  “刘伯,您别激动,您告诉我那朱果在哪儿,我帮您去拿就行了。”李山一边往悬崖上爬一边听着刘伯指挥,不到一会儿便爬到半山腰处,伸出一只手将朱果摘下,粗鲁的动作让刘伯看的直跳脚。

  李山心中偷笑,难得看到刘伯情绪这么激动。

  就在李山小心翼翼的想要下去的时候,李山突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好像有什么危机要降临似的。李山心中不敢大意,连忙往四周一看,就远远见到一个老者模样的黑袍人踩着一柄长剑,像鸟儿一样飞在天空中。那黑袍人直直的冲着李山这里而来,李山看见他面容苍白,目中带着疯狂的杀机,仿佛要把李山吃了一般。

  李山瞳孔微缩,飞在空中的人,明显不是凡人而是仙人,那仙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带有恶意?!

  李山心中震惊,但身在半空的他没有丝毫办法躲过去,心中顿时念到:完了!这下要死了!

  他还没想完,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黑袍人敲在后颈昏了过去。

  刘伯在下面眼睁睁看着李山被掳走也无能为力,脑海中气血上涌,眼前一黑碰的一声躺在了地上。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这片山林的另一端。

  一个黑袍中年人逃命般的飞快在丛林中穿梭,他的脸色难看,一手紧紧捂着自己肚子上的血洞,皮肤泛着隐隐的紫色。这中年人一边飞奔一边愤恨的道:“该死的赵离江!我唐某人真是看走了眼!竟与这等狼心狗肺之人互结好友!”

  蓦地,唐姓中年人脸色一变,就地往一旁滚开,嗖的一声,一柄飞剑从他方才所在的地方掠过。

  “唐兄,你这么说也实在是让人伤心,赵某可是真情实意把唐兄当成兄弟,你若是把筑基丹交出来,我二人还是好友。”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唐姓中年人口中的赵离江。

  “我呸!”唐姓中年人不耻的啐了一口,口中骂道:“想也别想!”

  “那真是可惜。”赵离江戏谑的面孔一沉,道:“唐远章!死来!”说罢大袖一甩,一道乌蒙蒙的东西从他袖口飞出,在赵离江面前滴溜溜旋转,分明就是一把漆黑的匕首。赵离江双手一掐法印,顿时漆黑匕首带着破空音直冲唐远章而去。

  “五毒刃!没想到你还藏着这种阴毒法器!”唐远章一看大惊失色,连忙掐动法决指挥飞剑去抵挡。

  只听砰砰几声,两刃相交,唐远章顿时感觉神念运转变得艰涩许多,连忙放弃飞剑。飞剑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剑刃上坑坑洼洼被腐蚀了好几个口子。唐远章一见此景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心中颇有几分黔驴技穷的感觉,面对相交莫逆的好友的背叛,唐远章一时之间竟然被冲昏了头脑,心想着就算自己要死,也要拉上对方一起!

  “怎么?不逃了?”唐远章赤红的双眼看在赵离江的眼中却是不屑至极,他讽刺的看着对方如同一个被逼到绝境的野狗一般歇斯底里,心中升起缕缕的快感,恨不得将这个自己的“好友”双手双脚全部剁掉,看着对方变成人棍之后痛苦哀嚎。

  “啊!!!”唐远章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一颗散发着血腥气息的丹药出现在他手上,令人闻之作呕,唐远章看着这个丹药面皮抽动一下,狠狠一咬牙将丹药吞了进去。

  赵离江看的心中发寒,他认出了这个丹药,顿时脸色一变转身就逃,口中大喊:“你疯了!竟然敢服用半刻化息丹!疯子!疯子!”赵离江被吓得惊慌失措的逃跑,完全不顾刚刚自己还是猎人。

  一见对方竟然想要逃跑,唐远章顿时面色狰狞,他的脸上迅速蔓延上血气,随之而来的是他面容迅速苍老,唐远章用沙哑的声音嘶吼:“只要能杀了你!”

  赵离江顿时魂飞魄散,心中后悔自己怎的就将唐远章逼到这个地步了,若是不贪图享乐筑基丹早就拿到手了。没时间给赵离江后悔,身后的唐远章已经追了上来,此时的唐远章仿佛老了二十岁一样,并且还在继续衰老下去。

  这半刻化息丹,修士服用之后修为便会暴涨一个大层次,但副作用很严重,服用此丹的半刻钟后,修士会立马气绝身亡,端得的歹毒丹药。这唐远章也是眼见着自己快要被杀人夺宝,这才狠下心服用此丹。

  赵离江半点都不敢耽搁,但已经跨越了一个大境界的唐远章完全不是赵离江可比的,自然很快就被追上,唐远章甚至没有听他说一句废话就将赵离江的首级斩落。

  除去这敢于背叛自己的赵离江,唐远章却没有松一口气,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能明显感觉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艰难,看他样貌也越来越苍老。他拄着自己的飞剑,双眼中的赤红不但没有消去反而更加浓重几分,他呢喃道:“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没有筑基,我还没有成就真仙!还有办法!对!还有办法!夺舍!”

  唐远章目中疯狂之色更浓,他的神识扫过山林,失望的发现这片山林活动的只有凡人,就连灵兽都没有几只,他顿时万念俱灰。突然,一个只有练气二重的小子出现在他的神念范围当中,唐远章顿时感觉希望来临,运起自己暴涨到筑基期的法力,御使飞剑往那个方向赶去。

  筑基期的修为完全不是练气期可比,能够御使飞剑飞行便让唐远章心醉不已,更加害怕死亡,于是半点时间都不敢耽搁向着那个练气二重的小子那边飞去,刚飞到那边远远就看见那小子趴在悬崖中间,手上抓着一颗微不足道的六十年朱果。当下不再迟疑,抓着那小子立马飞离,他要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夺舍。

  至于下方的那个老人,唐远章完全不在乎,那只是区区一个凡人,现在他时间紧迫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凡人身上。

  很快,唐远章带着李山来到一处山洞,随手将里面瑟瑟发抖的黑熊斩杀,唐远章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显然黑熊身上带的气味让他很不舒服,但此刻他不想再耽搁时间,于是立马开始夺舍。

  唐远章将李山放在地上,有些不满意历山平庸的资质,看他根骨已经十四岁,但修为竟然才到练气二重,但此刻已经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唐远章盘膝坐地,双手掐诀,随后猛地一指李山眉心,有一团拳头大小的金光从唐远章眉心冒出,顺着唐远章右手的指引沉入到李山的眉心中。

  他不知道,就在他的神魂触及到李山眉心的一刹那,李山衣服下的胸膛处突然发出亮光。只听唐远章惨叫一声,发出不甘心的怒吼,捂着脑袋化为干尸。

  而差点被夺舍的李山,则是睡的香甜,完全不知道自己躲过一劫。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