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师傅

  李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蓝色的光球,自由自在的在一个白蒙蒙的地方,那地方只有自已一个,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但是突然有一个金色的光球撞击着白蒙蒙的空间的外围,想要闯进自己的地盘,这金色的光球比自己大三倍,吓得李山连忙就要埋头鼠窜却不知要跑到哪里去。

  但就在这时,李山看见白蒙蒙的空间外面突然出现一层流光四射的光罩,光罩将整个白蒙蒙的空间笼罩住,那个金色的光球刚撞在上面就消失了,他还隐隐约约听见了一声惨叫。

  第二日,李山醒了过来,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好,仿佛自己的思维都清晰了不止一成。虽然有一股萦绕在鼻尖的臭味让他的心情不是很美好,仔细一想这味道不是熊瞎子的臭味吗?迷迷糊糊间闻到这样的臭味,李山立马没有了睡意,顿时清醒了过来。他捏了捏鼻子,感觉这股恶臭竟然清晰无比,让李山有种想要吐的感觉。

  然而当李山刚睁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此刻李山躺着的地方的旁边盘坐着一具干尸。这干尸全身的血肉都消失不见,苍白的皮肤紧紧贴在骨头上,一双如同干柴的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干尸眼眶空洞,口中仿佛怒吼着什么似的张的老大。

  李山仔细辨认了一番对方,发现这个竟然是昨天将自己掳走的老头,当下心中也不再害怕了,他好歹也是见过残肢断臂的人,哪里会害怕全尸,即使这全尸死的异常诡异。

  李山确定这老头死绝了,没了生命危险李山脑海中第一时间就想起刘伯还在山里呢,自己突然被人抓了刘伯想必会非常的担心。想着想着他就要冲出洞口离开,脑海中突然想到这老头是个仙人,能踩着长剑飞在空中呢,既然是仙人那身上的宝贝一定不少。他现在也死了,他的东西要是放在这里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于是他停住脚步,忍着恶心在干尸身上摸索一遍,却发现这老头身上什么都没有,只发现了一个布袋子,这布袋子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李山撕了大半天都没有撕开,索性放弃。

  对于拿了不义之财的问题,李山想这老头一定是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但好像失败了的样子,既然对方都想要杀了自己那拿走对方的财物也是理所当然。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刘伯报个平安,也不知道刘伯现在怎样,大山深处可不很安全,豺狼虎豹这些猛兽都有,要是李山在的话还有一战之力,但只有刘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出了什么事李山可不敢想。

  急匆匆的在山林里跑着,李山看天色在正午,心中担忧刘伯,认准蒙川城的方向一刻不停的就往回赶。他急匆匆的完全没有发现,这山林中的野兽都不敢靠近他,一旦看见了他就连忙夹着尾巴逃跑。

  李山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回去,但也用了两个半个时辰,等回去太阳已经垂到西边。等刚一进城李山就听见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声。

  “刘大夫不知道怎么了,昨天一回来就拉了好些人去山里,听说是他家的小学徒在山里丢了。”

  “可不是,听说刘大夫急的生了大病,你看这多硬朗的一个人,说生病就生病。”

  “就是可怜了那个小学徒,听说他才十四岁,说不定已经让大虫给吃了。”

  李山一听刘伯生病了,顿时着急了,两步并做一步冲到说闲话的几个闲汉面前,拽住一人的衣领着急的开口:“你说刘伯怎么了?他现在在哪儿!”

  “哎哎哎!你做什么!快放手!”李山一看就是来者不善,那汉子周围的人都面色不愉的嚷嚷开来,顿时动手让李山放开人。

  这时有个惊讶的声音:“你不是刘大夫的小徒弟吗?你怎么在这儿?你不知道刘大夫找你找疯了!现在还在山里转悠呢!”

  李山一听,顿时松开抓着人衣领的手,匆匆道了一声谢,又往山那边赶过去。

  山脚下,刘伯坐在火堆旁,将脸埋在手掌里,眼泪顺着救过不少人命的妙手指缝流出来,这个平日里自有一番气度的老人哭了。

  一旁坐着的几人也都是一脸沉重,他们中有人轻轻叹了口气,不少人都想起这位老人的生平,心中都感叹这位老人虽然名声很盛,但没有家人,孤苦伶仃过了一辈子。据说老人曾经还有个得意弟子,但不知什么原因那弟子消失了,后来老人捡了个孙女,两人相依为命。好不容易老人又收了一个小弟子,这小弟子聪明能干,非常让老人满意。

  老人虽然明面上不承认小弟子是自己徒弟,但私底下的伙计们谁不知道老人是把那小娃娃真当徒弟看待,平日里与老伙计们谈天说海说的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小弟子,那种自豪绝对是发自骨子里。

  可现在,老人为数不多的两个亲人之一生死不明,被一个仙人抓走,彻底生死渺茫。大伙都知道老人的小弟子大概是找不回来了,高高在上的仙人亲自出手把他抓走,现在都不知道还在不在这山上。但大家都不愿意说出来,都不忍心这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再受刺激。

  山上气温渐冷,树叶被冷风吹得沙沙作响,篝火里发出噼啪的爆裂声,让这个沉重的气氛更显凝重。

  李山不知道刘伯此时的状况,他着急的在森林中寻找,然而天已经黑了李山还是没有找到人,他心中不由暗自着急,还生着病的刘伯此时还在山中,冷风吹着,就怕病情加重了。天已经黑了,在山中找人更是不好找,李山着急的团团转,嗓子都快要喊哑了,他心中想自己如果能够像个仙人一样能飞就好了,不能飞如果能看到更远的地方也行啊!

  就在李山这么想着,他眼前突然一花,方圆十米的地方任何纤毫都逃不过李山的眼睛。李山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只有十米能看清,自己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啊。他心念一转,既然在晚上,刘伯那里一定会有火光,既然有火光那以火光为中心必定会亮堂一片,加上自己能看到方圆十米,找人就更加有信心了。

  于是李山开始留意哪里的亮度不太一样,终于还是被李山找到了地方,不过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

  李山找到刘伯的时候,他正裹在厚厚的毛毡里面睡觉,周围睡了十几人,中间围着一个快要燃尽的篝火。刘伯在这两天瘦了很多,脸颊都凹陷了下去,精神的样子不复存在显得憔悴了许多。

  李山闻到四周有撒驱虫驱兽的药粉,闻着有些刺鼻。李山给快灭掉的篝火添了柴火,不放心那些小小的药粉,自己坐在篝火前守起了夜。

  第二天,刘伯刚刚醒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自己身前,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颤声问到:“臭小子?”

  “嗯?刘伯,你醒了啊。”李山显得很高兴,连忙将刘伯扶起来,刘伯仿佛是不可置信的摸了摸李山的肩膀,确认眼前的人不是幻觉,顿时老泪纵横,口中不住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山看着刘伯的样子鼻头发酸,这样子的刘伯没有以前的神气劲儿,看在眼里李山差点哭了出来。听见动静其他人纷纷醒来,见到李山抱着刘伯哭,两人哭的喜悦,哭的畅快。众人不可思议的同时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看着这两个好不容易重逢的师徒俩,所有人都是眼中含泪却是心中高兴,李青回来了,那刘大夫的病也就不成问题了,大家都不希望这个老人出什么茬子。

  找回了李山,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在山里浪费时间,顿时收拾东西往蒙川城走。

  李山拒绝了其他人要帮他背刘伯的好意,自己背着刘伯,跟在人群后面一点也不嫌累。众人见李山没有任何负担也就放下心来,虽然如此但众人还是不时关注着两人这边,一旦李山有不支的地方就立马过来换人背。

  李山背着刘伯,听着刘伯沉稳的呼吸声,李山开口道:“刘伯,其实我本名李山,李青是我哥的名字。”

  “嗯。”刘伯的回答声中没有多少惊讶。

  “我以前就是景王府家的书童来福,小王爷被人暗杀了我就逃了出来,所以我才会成了乞丐。”李山没有停顿,继续说道。说完李山停了停,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您不生气?”

  “我生气什么?”刘伯颇有些好笑的说。

  “生气我骗您。”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有警惕是好事,更何况你还有这么大的事儿,不说也是应该的。”

  “真的不生气?”

  “你这臭小子竟然还不相信我的话!”刘伯笑骂道,语气中却全是轻松。

  李山也笑了,仿佛心中的包袱全部放了下来,轻松无比。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