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仙人的宝贝

  自从李山与刘伯从山里回来,一时之间寒嘘问暖的人络绎不绝,差点连门槛都踩破,严重影响来看病的病人,还在生病的刘伯一气之下将所有人都赶走,让病人进来赶紧瞧病。

  刘伯生病之后李山坚决不让他看诊,自己代替刘伯为病人治病。刘伯不放心李山半吊子的水平,硬是顶着李山的埋怨非要坐在大堂里瞧着,但坐了几天刘伯便放下心来,因为李山看病的水平让他满意,平日里的小病李山都能应付得了,这才安心回到房间休息,还嘱咐李山如果遇到疑难杂症一定要通知他,千万不要私自去治。

  李山深知刘伯的倔脾气,也只好答应下来。

  小柚自从与张洋熟络起来之后性格改变的开朗许多,只要张洋来找她玩便一起出去野,最近行为习惯也改变了许多。刘伯与李山看的乐见其成,毕竟小柚以前实在太腼腆了。

  每次张洋来的时候李山还打趣他们两个,说又来找媳妇玩了,张洋的小脸涨得通红,小柚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能茫然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惹得刘伯哈哈大笑。

  除了忙碌医馆的事情外,李山也在思索着为什么进山的人那么多,那个仙人唯独掳走了自己,也就是说他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特殊之处。一到独处的时候,李山便想着这个让他费解的事情,渐渐的也发现自己的不同之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山便感觉自己的力气变大许多,五感也变强了,更令李山惊讶的是,在那次寻找刘伯的途中他竟发现自己能看清方圆十米的任何东西,空气中流动的微风,夏蝉的鸣叫声,若有若无的花香,统统呈现在李山脑海中。

  李山试着闭上眼睛发现自己依旧能够察觉这些东西,顿时兴奋不已。

  他兴奋的玩上了瘾,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自己身周方圆十米的地方。突然李山轻咦一声,当他扫过自己胸前竟然发现那里挂着的小布袋里面什么都没有,若是李山没有记错的话,小布袋里面应该装着李山从河里捡回来的小珠子。

  李山睁开眼,取出小布袋里的珠子,发现小珠子明明放在布袋里好好的,怎么就偏偏看不见它。李山不信邪的故意往小珠子里“看”去,还是感觉它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如果不是李山还感觉的到从小珠子里传来的丝丝凉意,李山就真的以为这珠子没用了。

  既然想不明白李山便不去想,他又玩了开来,突然“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个小布袋,还没等李山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一花,他竟然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地方,里面放着不少东西。

  李山心中一惊,突然睁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布袋子。他想起来这个布袋子不就是掳走他的仙人的东西,他一直以为那个仙人是个穷鬼,想不到那仙人的东西竟然在这小小的布袋子里。

  李山将它拿到手中,依旧感觉自己撕不开布袋口,想了想往布袋子里“看”去,顿时方才那个黑乎乎的空间又出现了。确定自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李山泛起愁来。这能看见却不能拿出来啊,就算知道布袋子里面有宝贝,也没什么用。

  李山苦思冥想,拿着布袋子左右摆弄,也不知道怎么滴,李山看见布袋子突然张开了口,从里面飞出一个小剑,那小剑一离开袋子就变得有一臂之长,吓了李山一跳。李山连忙躲过小剑,就只听小剑哐当一晌落在地上砸出一声脆响。

  李山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一幕完全就不是凡人的手段,倒像是仙家手段。李山隐隐感觉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了,哪个普通人能使用仙人的法宝?李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像是要沸腾了一样,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变成了自己最憧憬的仙人。

  就在这一刻,李山明白了那个仙人为什么不抓其他人而单单抓自己,就因为他们是一类人。

  不过,李山觉得自己和那个仙人差远了,自己不能飞,就连与金光上人一样手里发出火焰都不行。顿时李山有些沮丧,想起金光上人李山就想要去找他问一问仙人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可刘伯是他的亲人,李山想了想还是不忍心将刘伯和小柚留在这里一个人跑路,于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不过这个想法还是深深的埋在李山心中。

  有了第一次取出东西,接下来就容易的多了,李山将布袋子里面的东西全部取出来,开始观察起来“仙人宝物”。

  这些东西杂七杂八什么都有,衣物、药瓶、书册、令牌、武器、食物、石头等统统都有。李山首先将丹药放到一边去,这些功效不明的丹药李山不敢胡乱使用,要是吃出个好歹可就不妙了。然后将衣服收拾到一起等着扔出去,将食物放在一起。李山发现这些食物竟然都是些馒头馍馍什么的,也就没了什么兴趣。

  他好奇的拿起那那块令牌,令牌上正面写着唐家,背面写着旁系远章。李山顿时明白掳走他的仙人名叫唐远章,是唐姓家族的旁系子孙。李山不知道唐远章身后家族什么地位,但他也知道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能够对抗的,心中暗下决心将这件事藏在心底谁也不说,要是这事传了出去,他自己不但要死,可能还会牵连周围的人。

  放下令牌,李山打算什么时候把它处理掉,不过接下来李山又拿起了几本书册。

  唐远章的宝贝里面有一摞摞的书,让李山开心不已,因为李山最喜欢的就是这些书,他应该能从这些书上找到不少关于仙人的事情。

  然而李山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他发现这些书里面有很多都是介绍药草的书,里面的药草是李山从来没有见过的,且里面的药草年份大的吓人,动辄就是上百年,看的李山咋舌,心想这么多价值不菲的药草要花多少钱啊。不过想一想仙人超然的地位,也许这些东西勾勾手就能得到也说不定呢。

  这些书里除了药材方面的,还有几本另外的东西,李山翻看一番,竟然是如同武功秘籍一般的东西,比如其中一本叫做《金刺术》,一本叫做《凝剑诀》,还有一本特殊的书,书名竟然叫做《初级炼丹术》,着实让李山吃惊不小。

  依依不舍的放下书籍,李山最后拿起了那三块晶莹剔透的石头。自从捡到了小珠子李山就总是觉得这些石头啊有不同寻常的过人之处,更何况能够放在仙人的宝贝当中一定不同寻常。李山刚拿起石头,就感觉到丝丝的凉意顺着手臂上的经脉进入到自己的肉身当中,与体内经脉中不断循环的气流汇聚在一起。李山顿时感觉在自己经脉中的气流壮大了不少,死死的盯着石头,发现石头已经缩小了一圈。

  李山顿时惊喜交加,如果他没有猜错,正是他身体里不断循环的气流让他变成了仙人,而这石头竟然可以让气流增强,好东西啊!

  李山不敢继续浪费石头,连忙阻止了石头里的气流往自己身体里汇聚,他放下石头。

  看着眼前的一大堆东西,李山觉得自己的人生以后一定非常精彩,必竟他已经是一个曾经想都不敢想,小王爷费尽心思也没有成为的仙人啊!

  不过李山又垮了下来,他这个仙人还什么都不懂呢,必须要学习怎么成为一个仙人才行。

  李山拿起那本金刺术,开始研习起来。得到仙人的东西,他如果不好好利用就不是李山了。

  时间在匆匆飞过,李山日复一日的过着规律的生活,平日里看一看那些可怕的药草书籍,同时渐渐接替刘伯在堂中坐镇,遇到病人就放下手中的书为病人看病。而当夜晚降临,李山便在房间里面练习那个无名秘籍。而在早晨,李山又早早的起床,开始挥舞着木剑操练名叫《凝剑诀》的功法。

  终于在五年后,李山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流不在增长,他的凝剑诀也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至于《金刺术》,因为第一次练习的时候差点拆了自己的房子,以后便不敢在房中练习,而是跑到外面无人的地方去。

  而那些仙人们的药草知识,李山更是记得烂熟于心,那本《初级炼丹术》李山没有实践的机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药草,连最基础的《养气丹》都炼制不出来。

  不过托那本《初级炼丹术》的福,李山终于确定了唐远章的袋子中的几瓶丹药是什么了。

  这些丹药中有三瓶养气丹,两瓶培血丸,剩下的是些凡人都能用的金疮药、止血散之列的东西。其中有一颗单独放着的丹药让李山非常好奇,盖因他没办法找到这个丹药的名字。这颗丹药散发着刺鼻的气息,闻着就让李山体内的气流躁动,他连忙将丹药收起来再也不敢把它取出来。

  气流不在增长,李山就有了想要离开医馆的心思,不过看着年龄渐渐增长身体也变差的刘伯,李山最终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渐渐的,又是两年过去了,李山已经二十一岁,小柚也有了十五岁,出落的亭亭玉立。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