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离开的时候

  时间匆匆,转眼间两年便已经过去,今年的李山已经二十一岁。在蒙川城生活了四年的他变化很大,曾经的稚嫩青涩完全褪去,转而是渐渐沉淀下来的稳重。尤其是他那双眼睛,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其中变化最大的还是小柚,当年扎着两个冲天辫的小丫头已经换了一个模样,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穿着水蓝色的衣裙,气质温婉,眉目温柔。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的格外早,树上的枯叶还没有掉光的时候,冷风便裹挟着雪花来临,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就将整个大地染成白色。

  李山站在院中,抬起头仰望天空中纷纷扬扬洒落的雪花,伸出手来,有雪花落在他手掌上,很快就被李山掌心的温度融化,顺着指缝流了下去。他略带惆怅的看着阴沉的天空,叹了口气。

  近些日子,刘伯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七年前完全看不出老态的他现在却形同枯槁,仅仅几年而已啊,竟变成这幅模样。

  滋吖一声门开了,从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臭小子……”李山知道刘伯出来了,连忙转过头去,就见面色苍白的老人扶着门框勉强站立,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人带有。

  “刘伯,我不是说过,外面风大不要出来吗?”李山连忙就要将刘伯往屋里扶,却没想刘伯挡开李山的手,看着雪花纷飞的天空,感叹道:“就让我看看雪吧,说不定这是我看的最后一场雪了。”

  “您在说什么胡话!”李山忍不住说道,确实不忍心刘伯脸上幸福的模样被破坏,叹了口气,体内气流喷涌而出,将一切风雪阻拦在外。

  “咳咳,臭小子,早就知道你不简单……迟早有一天能一飞冲天,不像我一样只能蜗居在蒙川城这犄角旮旯里。”看着风雪不能靠近,刘伯对于李山的神奇没有惊讶,反而是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他咳嗽几声,浑浊的眼中出现迷茫,开口道:“我快死了,这些天总能看见我那严厉的父亲在前面等我……让我快点跟上……父亲旁边还站着楚楚,对着我笑……”

  李山沉默,他能隐隐感觉到刘伯身上浓郁的死气越来越强烈,刘伯并不是生了病,而是寿命到头,即使是他,他这个应该无所不能的仙人……也无能为力。

  “徒儿啊,我知道如果不是蒙川城还有我和小柚,你早就应该走了。去闯荡江湖,你生性谨慎我不担心你,可我担心小柚啊!她一个女娃,年纪还尚小,独立出来我怕她受欺负,与你一起我又怕小柚受到危险,老头子我……放心不下。”

  这是刘伯第一次称呼自己为徒弟,可李山,宁愿刘伯依旧称呼自己为臭小子。他知道,刘伯是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叫这一声“徒儿”,恐怕就再也叫不出这一声了,他的心底还是觉得李山就是他的徒弟。

  “我看张洋那小子就不错,虽然比小柚小了一岁,但真心实意对小柚好,肯向着小柚。若是小柚同意,就把她……嫁了吧。”刘伯仿若交代遗言,斜靠着墙壁,断断续续的喘着气。

  “我知道了。”李山保持着声音的平静,默默闭上眼睛。

  “若是你要走了,医馆就留给小柚不要买了,小柚也能自己赚钱,就算在张洋那小子家受到欺负也可以回来……咱不怕他。”

  “他敢!”

  “哈哈!是啊!他敢!他敢!”老人哈哈笑着,声音越来越低,渐渐的没了声音。

  李山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看到花园中最后一株菊花败了,凋零的花瓣被大雪掩埋,风声吹过,雪下的更大了。

  “师傅,一路走好。”

  这位救了不少人性命的老人,终究敌不过时间的摧残,终于在他生命中的第九十五个年头,安详的离去了。

  人们都说老人活够了本,九十五岁,这个年纪算得上寿终正寝。

  老人的葬礼就在十天后,全城的人都来为他送行,李山一人抬着灵柩,没有风雪敢靠近老人最后的安眠地。小柚跟在李山身旁,哭红了眼,不顾脸上冰凉的好像要结冰的泪水,手臂轻扬,手中抓着的一把纸钱随着寒风飘荡而去。

  道路两旁的人沉默的看着这支送葬队伍,这些人都受过老人的医治,此时露出难过的神色,啜泣声夹杂在人群中。

  老人最后葬在蒙川城外一个叫苏河村的村头,这是老人的要求,老人的家乡不在这里,但老人早故的妻子却葬在这里,他要在死后,与他的妻子团聚。

  天地好像在哀悼一般,风雪下的更大了,混在泥土中一同埋葬了老人。

  李山和几个同龄人拿着铲子,一铲一铲将泥土盖在棺材上,看着棺材渐渐被泥土掩埋,李山麻木着脸,他没有哭,因为老人希望他能强大,即使是心灵上也是一样。

  “师傅,您知道不,其实我能成仙人,也是因为师傅你的那本秘籍。”李山靠在墓碑旁,手中拿着一碗酒,自己喝了一半,剩下一半洒在墓碑前。他麻木着一张脸,用冷静的声音对刘伯说。

  “您教了我医术,成就了我的一切。”李山红了眼,道:“有您在我背后,不管我以后遇到什么,过得怎样,我都不怕。”李山又倒了一碗酒,酒坛沉甸甸的,但酒液已经凝固,李山面无表情的释放出气流将酒融化,抛开酒碗,举着坛子大口大口吞进肚里。他没有用气流化解酒劲,而是任由醉意涌上心头,最后碰的一声将酒坛子摔碎,站起来大吼:

  “看着吧!师傅!我会活的比谁都好!”

  “山哥……”一旁的小柚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看着李山癫狂的模样,想着爷爷的模样临走前放心不下的目光,哭得更加厉害了。她知道,爷爷最放心不下的,其实是山哥啊!

  吼了半天,李山颓然的坐在地上,不知在想些什么。小柚慢慢走过去,坐在李山身旁。

  “小柚,你要和我一起走吗?”李山沙哑着嗓子,问道。

  “我就不去了,山哥,我早就知道你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若是跟去了也是累赘。”小柚惨笑一声,摸着爷爷的墓碑,道:“我不想离开爷爷,我也不想爷爷每年孤独,我要留下来陪着他。”

  “……”李山沉默:“好。”

  “山哥你不要说把我许配给张洋的话,就算这是爷爷的遗愿,我也只想先陪着爷爷……”小柚仿佛知道李山心中在想什么,她眼中含泪看着李山,勉强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虽然对不起张洋,但我想等到三年后,这三年我想陪着爷爷。”

  “……好。”李山的轻叹随着寒风飘散到远方,破碎成点点碎片。

  “三年后,我会来参加你的婚宴。”

  “好。”

  小柚笑的甜蜜。

  小柚在墓碑前哭累了,昏睡过去,等她醒来,已经在了医馆中。

  她喊着李山的名字,却不见李山的踪影,她不顾衣着的单薄跑在风雪中,白雪染白了她的长发,她找遍了所有地方都不见李山的踪影。

  她无助的跪在雪地中,看着天空上不断下落的雪花,唯美的景象变成了讽刺,寒风刺痛她的肌肤,如同一柄柄利剑。

  她放声大哭,哭声也被风雪搅得粉碎。就在这个冬天,小柚失去了她所有的亲人。

  李山站在一栋楼后,耳边都是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喊,他微微闭上眼睛,掩藏住眼底的不舍。片刻,张洋拿着厚厚的衣服寻来,他抱住这个伤心的女孩,将衣服穿到她的身上。

  “还有我,你还有我。”张洋紧紧抱着她,心疼的在她耳边说着。

  该走了。

  李山心想。

  他终究承载着师傅的盼望,他要比任何人活的都好。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