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王城

  越国虽是一小国,但因地处互相敌对的秦楚两大国之间,身兼两国交通要道之责,每日里往往来来的人数众多,人多了自然便鱼龙混杂。而作为越国王城,流动的人自然更是多,很多都是第一次来王城的大商大豪,前来王城进行采办。有当地人看为人带路有利可图,于是便诞生了名为“脚夫”的领路人。

  这日,王城的西城门来了位二十多岁的青年,这青年一身青衫,发簪高悬,面目虽普通但自有一番气度。他刚刚进城门便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的模样,眼中的情绪让人琢磨不透。

  这青年正是李山。

  再次回到王城,李山没有太多的感慨,他此次来王城只是为了寻找金光上人,顺带着了结当初的一些恩怨。自从他知道自己也是一个仙人之后,就有了要来找金光上人的念头,只是不知道七年过去了金光上人还在不在王城。

  李山的目光扫在四周,随后便看到城墙脚那边扎着堆蹲在地上的人,招了招手。顿时有不少人跑过来,都谄媚的笑:“爷!选我吧,一天只需要二十铜币!”

  “我一天只需要十九铜币!”

  这一堆人吵吵闹闹的凑到自己面前,李山有些头疼的随意指了一人:“就你了。”

  “谢谢爷!”被挑中的是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少年,立马欢天喜地的冲着李山道谢。其他人见李山已经选好了人选,纷纷带着失望之色退回原地,等着有人挑选他们。

  “爷,您要去哪儿?”见到李山身上还背着包裹,少年便要帮着李山去背,被李山拒绝。其实这包裹里面装的只有一些换洗衣物,贵重物品全被李山放进了可以缩小物品的小袋子里,这包裹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少年遭到拒绝也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太妥当,于是悻悻的收回手。

  “带我去客栈。”李山说道。

  “您有什么要求?”少年问道。

  “没有。”李山说完就没了话,面对李山这样的闷葫芦少年有些不知怎么办好,不过好歹也是做脚夫的,激灵劲儿还是有的,也不再挑起话题专心带路。

  “给我说说这些年王城发生的大事。”李山突然开口,随后摸出一枚铜币扔给对方,对方顿时眉开眼笑,比了个大拇指道:“这位爷您问我就对了,谁不知道我小包打听的名头。”

  见李山没有反应少年撇了撇嘴,随后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少年的确能称得上包打听,李山如愿以偿的在少年口中得到不少想要的消息。

  当初李山就因为小王爷的死才玩命奔逃,而现在马王爷竟然又有了一个女儿,可惜不是儿子。

  就在近些年王城的局势非常动荡,老皇帝病倒在床上没有任何太医能够看好,为此太子已经杀了不少太医。太子看似孝顺的举动,但在李山眼中,却说不定已经有太医能够治好老皇帝,但依旧被太子砍了脑袋。

  在老皇帝生病的日子里实际的掌权者是太子,太子自然不愿意老皇帝好起来与自己夺权。而老皇帝驾崩之后太子便会顺理成章的登基,现在他只需要熬到老皇帝驾崩即可。

  这太子李治打的一手好算盘,李山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却在冷笑。看着少年一提起太子便滔滔不绝满是崇拜的样子,李山暗道那个小人表面功夫做的不错。

  “金光上人现在在哪里?”李山打断那少年,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您说的是七年前成名的那个金光上人?”少年问道。

  “嗯。”

  “据说那金光上人受太子邀请,离开景王府去了皇宫。那金光上人不愧是仙人,前来袭击太子殿下的刺客还没有进门,就硬生生被金光上人烧成了灰烬,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打太子的主意!”

  李山心中好笑,现在看来这金光上人也是一个俗人,想来收小王爷为徒只是为了呆在景王府混吃混喝罢了。只是没想到此次他要找的两个人竟然凑到了一起,也好,不用他再多跑一趟。

  无视了少年滔滔不绝的话,李山想着小柚等人还住在越国,自己此次王城之行不要闹的太过,否则越国生起战乱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李山决定先去一趟景王府,想必当年小王爷事件的处理马王爷不甚满意吧。

  在前面的少年不知怎的,总觉得背后一凉,他哈哈干笑两声不敢继续乱讲。

  不久,李山便被带到一家名叫悦来客栈的门前,李山看了眼这家客栈,这小子竟然帮他找的是全城最划算的客栈,可见他也算有心了。基于少年的认真,李山又多给了他五枚铜钱,把少年乐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心中直呼遇见了大财主。不过可惜的是大财主并没有让他继续带着逛城,而是挥挥手让他离开。

  李山走进客栈,就有一个小二打扮的人走过来热情的招呼:“客官您里面请。”

  “一间上房。”李山随意挑了一间房,就让小二带着去了二层。进了房间李山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便坐在床上打坐起来。

  自从两年前李山便觉得经脉里的气流不再增长,仿佛气流的总量固定了一般,他总觉得有某种桎梏阻碍自己修炼,不管李山怎么打坐都没有效果。而在一次偶然当中李山竟然发现若是将气流压缩,竟能使气流变得纯净,他使用仙人手段时更显得得心应手。于是他这两年都在压缩气流,如今他经脉内的气流竟然变得如同蓝色绸缎一般。

  很快夜晚降临,李山猛地从打坐中睁开眼,他看向顺着窗户照进来的月光,走到窗前,李山纵身一跃,离开悦来客栈,向着景王府的方向而去。

  一路来到景王府,那高高的墙壁根本无法阻碍李山,李山脚尖轻点,便有气流托着他飞过高墙。李山此次前来并不想惊动王府里的人,于是散开精神避开所有巡逻的仆役,向着今夜他要找的地方而去。

  来到当初他生活了两年半的地方,发现里面的摆设物件竟然没有变动丝毫,小王爷房间中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显然是有人时时擦拭保持整洁。至于自己的那件屋子,则已经被砸的稀巴烂。

  李山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马王爷疼爱儿子,没想到小王爷死了七年马王爷竟然也放不下。

  转过身,李山找到刘管事的屋子,轻而易举破门而入。

  屋子里,面容苍老许多的刘管事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突然感觉自己背上一痛,立马睁开眼睛,见到眼前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人,吓得就要大叫。

  谁知那青年手中突然出现一根足足有拳头粗细的金刺,抵在他的下巴上,他如果张嘴的话那尖刺就会刺进他的下巴,了结他的性命。

  “不要叫,刘管事,我只是来问问你一些事情。”李山没有理会刘管事的惊恐,开口说道。听见这青年只是来问话,刘管事连忙眨眼睛表示自己一定配合,哀求对方将凶器拿开。

  李山满意的点了点头,那金刺就化成烟雾消散,直把刘管事看的目瞪口呆。

  刘管事放松下来才有闲工夫观察这个青年的样貌,一看之下就觉得对方非常眼熟但总觉得想不起来。突然一个稚嫩的面孔与对方的容貌重合,刘管事顿时觉得汗如雨下,失声惊呼道:“来福!你是来福!”

  “原来刘管事还没把在下忘了。”李山看着刘管事不可思议的神情,突然笑了笑,刘管事顿时便感觉到空气轻松起来。然而刘管事知道了来人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想起来此时的来福与七年前的金光上人如此相似,都有一手不可思议的本领,刚刚凭空消失的金刺与当年金光上人的火鸟一样怎么看都是仙家手段。

  “仙人来小人这里有何吩咐?小人一定知无不言!”刘管事这下也不敢称呼李山为来福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半点反抗都不敢有。

  看着刘管事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李山突然没了叙旧的心思,颇有些兴致缺缺的道:“当年小王爷葬在了哪里?”

  “小王爷葬在了皇陵,在皇陵最南边缘。”刘管事用发颤的声音道。

  “你去告诉景王,小王爷的仇我替他报了,明日一早让他发兵去皇宫,至于他能不能做什么是他的事。”

  李山说完便转身离开,也不等刘管事反应过来,留下一脸惊讶和不知所措的刘管事。

  李山离开景王府并没有直接去皇宫,而是身形一转到了一户人家屋顶。

  此时的王城万籁俱静,远处花街的方向灯火通明,但更多的地方却是一片黑暗,这户人家也不例外。李山闭上眼睛“看”向屋内,便看到屋里睡着一家五口,而女主人正是当年帮过他不少忙的玲儿。

  此时的玲儿已经嫁做他人妇,生有一子,看上去身体还不错。李山没有打扰这一家人,转身离开。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