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王城(二)

  这些天来天气难得好了些,裹挟着雪花的乌云烟消云散,露出在夜晚里呈现宝石蓝色的天空。天上的星点闪着微弱的亮光,它们的光芒尽数被一旁的一轮圆月夺走,只能沦为陪衬。

  此时的李山站在皇宫的房檐上,他闭着眼睛,感受皇宫中隐隐传来的气息。那股气息就像是火焰一般爆裂,但又弱小的不可思议。

  毫无疑问,那人是金光上人。

  越国的皇宫守卫的确森严,但却抵挡不住李山,李山现如今能看到的至少有方圆五百米,在李山的扫视下皇宫的守卫对他来说如若无物。

  很快李山便到了金光上人居住的地方,他刚刚踏足对方的小院,就似乎被对方察觉,只听一个声音道:

  “不知哪位道友深夜来访,可否进屋一叙。”

  这声音刚刚落下,只听啪的一声房门开启。李山也不怕对方有什么陷阱,大步向着房间走进去,没有半点犹豫。

  房中一片昏暗,李山刚走进去油灯便呼的一声燃起,仿佛是在欢迎李山的到来一般。金光上人就盘坐在床榻上打坐,听见李山进来才睁开眼起身,冲着李山一个作揖,道:“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姓李。”既然对方如此客气,李山也没有了一上来就发难意思,反而是这般说道。

  “李兄深夜来访不知找在下有何要事?”金光上人询问道,面上带着笑。不过金光上人虽然面容带笑,可眼底却藏着深深的寒意,他已经看出了些问题,眼前的这小子明显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可笑自己竟然被一个不知所谓的新手唬住。

  即使李山的实力他看不透,但年纪轻轻能有多厉害,金光上人断然不相信对方超过自己太多。

  李山一直注意着对面金光上人的动静,见到金光上人目光中的寒意顿时心中一凛,却装作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异常的样子开口道:“李某此次来寻上人只是有些问题要问而已……”

  李山话还没说完,突然腾空而起,手中不知怎地多了一柄长剑,那长剑上附着着蓝芒,直直向着金光上人刺去。

  “好胆!”金光上人脸色一变,往旁边一滚便躲过李山的剑锋。李山见一击不中立马掐动剑诀,手中长剑脱手而起,滴溜溜的转了几圈,裹挟着蓝光直冲金光上人而去,直取他的胸膛。

  金光上人见避无可避,连忙从怀中抽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篆,真气灌入,顿时一个半圆形的光罩就将他笼罩在其中,李山的长剑刺在光罩上发出呲呀的响声。

  见到此景李山一愣,方才金光上人使了什么手段李山并不清楚,不过似乎要比自己操控气流的威力强太多。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手中再次一指,气流源源不断涌入飞剑当中,顿时飞剑上光芒大盛,光幕在飞剑的冲击下寸寸碎裂。

  见到保护自己的光罩破碎金光上人也不着急,反而又取出几张符篆,满脸的肉痛之色,显然他所用的符篆并不便宜。金光上人手一扬,那符篆就在空中化为灰烬,从灰烬中出现三团拳头大小的火球,在金光上人的操控下直奔李山而去。

  李山感觉汗毛乍起,危险的感觉充斥他的心头,当下也顾不上攻击对方连忙闪躲。

  “嘭!”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火球落在墙壁上将之炸出一个大洞,碎石飞溅。不知什么东西被火球的温度灼烧,转眼间便熊熊燃烧起来,火势蔓延很快半个房间就烧了起来。

  就在李山闪躲间的耽搁,金光上人开始掐起法诀,李山见状也不敢大意,同样一掐法决一根金刺就出现在李山面前,金刺与火球碰撞发出碰的一声巨响,趁此机会李山顺着墙壁炸出的破洞出去,毕竟在房间当中地方小,他腾挪闪避并不方便。

  “休想逃!”被人欺负到家里来金光上人顿时火冒三丈,一见李山要逃跑连忙追了上去。

  刚追出屋子,嗖嗖两声便扎在金光上人身旁,把他逼的远离墙洞。

  “走水了!走水了!”远处传来护卫大呼小叫的声音,李山与金光上人却谁都没有理会,二人对峙着,气息相撞。

  不到片刻就见金光上人脸色难看,此时的他气势萎靡,反观李山依旧一副气壮山河的样子。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山,口中惊呼:“练气后期!”顿时气势一收便要逃跑。

  李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方才两人交手打的不分上下,怎地转眼间对方就如同见到猛兽一般,实在让人费解。不过李山却也心思转动,对方现在不知为何这么怕自己,那自己也就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对方一心想要逃跑,李山却不想他逃脱,于是两人就在皇宫中一追一逃起来。两道鸿光在地上滑过,惊得赶来灭火的众人惊呼不已。

  李山没有学过遁术,自然在速度上相差金光上人一大截,但李山的修为却要比金光上人高深许多,两相抵消之下两人速度竟然相差无几,眨眼间便逃出皇宫范围。

  金光上人的修为终究不如李山,他的真气很快就要消失殆尽。李山看见金光上人的速度骤减,顿时心中一喜以为金光上人快要逃不动了,哪知金光上人不知取出什么,吞下后浑身遁光再次暴涨,速度又增加不少。

  李山这才想起来仙人有一种宝物叫丹药,专门应付这种场面。也怪李山第一次接触其他的修真者,对修真者的手段可谓是两眼一抹黑,顿时有些感到棘手。

  李山深知这样下去他会追?G金光上人,等金光上人消耗完丹药也不知到什么时候去了,心中正在着急,突然想起自己袋中还有一对速度非同一般的仙人宝物,伸手一拍袋子,顿时一对叉子飞出,带着破空的尖哮狠狠对着金光上人的腿上便是一击。

  只听前方一声惨叫,金光上人被两个叉子一前一后击中双腿,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李山跑上前,一把先将金光上人制住,随后不知拿出了什么塞进金光上人口中。

  金光上人感觉到口中有什么东西滑入喉咙,顿时惊恐起来:“你!这位道友,在下与你无冤无仇你要做什么?!”

  “我给你喂的名叫七日断肠散,若你在七日之内没有得到解药便等着死吧。”李山冷冷的看着金光上人,完全不理会金光上人讨饶的举动。他已经放开了金光上人,但对方却不敢趁此机会逃之夭夭,金光上人在凡人皇宫纵享荣华富贵长达七年,如今早就失了锐气,生怕自己死了享受不到荣华富贵。

  说完后李山便带着金光上人返回皇宫,毕竟在皇宫中他还有一段恩怨要了结。金光上人弓着腰亦步亦趋的跟着李山,偷偷瞄向李山的目光带有不易察觉的怨毒。

  此时的皇宫中,几个护卫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而刚刚披上衣服的马治正在大发雷霆,桌上摆放的贵重物件被他摔得粉碎。

  “你们都是猪吗?!有人在皇宫纵火时你们在做什么!结果还让纵火犯跑了!本宫养你们有何用!”太子马治此时如同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一般,硬生生把一个五彩轴釉的瓶子砸在其中一人头上,瓶子砰的一声四分五裂,把那人砸得头破血流。

  没有人敢吭声,就连那个流血的人也不敢发出痛呼。

  “滚!”马治脚下一踹,顿时几人慌里慌张的连忙跑出门去。马治揉着额头在那里思量着,他是真气,不过起火的地方是金光上人的住处,马治一时之间捉摸不透起火的真正原因。

  “谁?!给本宫滚出去!”马治突然听到脚步声,顿时压下去的火气涌上来,暴喝道。

  “太子殿下好大的火气。”来人不但没有唯唯诺诺的离开,反倒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马治瞳孔一缩,他看清了这人身后跟着的正是客卿金光上人。

  此时的金光上人微弓着身子如同一个老仆,落后在青年人身后半步。

  “你是谁?”马治顿时觉得心头一凉,他谨慎的询问道。

  “在下姓李,不过在七年前在下还有一个名字,叫来福。”李山带着些微的讥讽,开口说道。

  “原来是你这小杂种!”一听李山爆出来历,马治顿时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在这个混蛋身上吃了个结结实实的大亏,顿时语气凶狠的道:“你来做什么?!”

  “来取你项上人头!”李山说完,手中多了一把长剑,身形猛地前冲在马治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长剑划过马治的脖颈,顿时马治人首分离死去。

  做完这些事,李山便提着马治的脑袋招呼一声金光上人,两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皇宫。

  第二日,有侍女久久不见房间中有动静,壮着胆子禀报了公公,不久后从房间中传来那公公惨烈的叫声,整个皇宫大乱。就在此时,皇宫外,景王发兵皇宫,攻入乱糟糟的皇宫,才明白太子已死。景王顿时明白七年前害死自己孩儿的正是太子,此时大仇得报,泪流满面。

  李山离开皇宫之后便去了皇陵,他站在小王爷的墓前,太子的首级便扔在脚下。

  “小王爷,我给你报了仇,望你在九泉之下能够开心。”

  李山想起自己刚来景王府时候的景象,那时的他刚刚离家,以为两位王爷都喜怒无常。然而时间久了才发现小王爷只是被马王爷溺爱的不知天高地厚,其实他什么都不懂。当小王爷生气了只需要好好的哄一哄就消气了,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李山已经把小王爷当成了半个弟弟来照顾。

  更何况当初李山能够活下来也是托小王爷的福,若不是小王爷非让李山学武,李山早就死在蒙面人的刀下。

  当日李山没能救下小王爷,今日斩下李治首级算是为小王爷报了仇。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