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修士

  夜晚的冷风吹拂着李山的衣袍,他最后看了眼小王爷墓碑上写着“吾儿马乾”的字样,带着金光上人远去。

  至此,李山心中再无愧疚。

  两人并没有走的太远,就在距离皇陵不远处在寻了一间破旧的小屋,两人没有在意小屋四处漏风,便开始谈起了话。金光上人此时恭恭敬敬的低着头,完全没有七年前嚣张的模样。此时李山不开口,场面凝固的仿佛如同下雪天一样。

  “你本名叫甚?来自何地?”一开始李山便没有打算与金光上人客套,直接开口询问对方的身份。

  “小人本命张董之,是楚国落霞谷的外门弟子。”对于金光上人口中自称为仆役李山没有半点兴趣,他淡淡的问:“为何你要来越国,自己交代清楚吧。”

  金光上人苦着脸,道:“主人天赋异禀自然不曾想到我辈修士的难处,像小人这般天赋太差无法筑基的修士,又没有家族在身后提供资源修炼,只能混吃等死了。况且与其在宗门中受尽欺辱还不如离开宗门到凡人世界中享福享乐。”

  听着金光上人的话,李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听出了不少信息,他眼中闪了闪,没有说话。

  金光上人小心翼翼的瞄了眼李山,发现李山没有丝毫波动似乎对自己的来历并不感兴趣。想到对方比自己高出两个小境界的修为,此时气氛凝固的他有些心惊肉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就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怒对方将自己小命拿走了。

  “说一说落霞谷。”见到李山开口,金光上人才松了口气,开始给李山讲述起自己的宗门。不过以金丹上人落霞谷外门弟子的身份自然了解不多。即便如此李山也从金光上人口中得知不少有关修真界的事情。

  随着金光上人的讲述,李山也渐渐明白了落霞谷在修真界是怎样的地位。

  落霞谷位于楚国南部一个小山脉中,此山脉名叫落霞谷,故而门派也名为落霞谷。落霞谷只是楚国的一个中等门派,依附着楚国三大门派之一的元极宗,门内最高修为的长老只是结丹老祖。而像落霞谷这样的中型门派在楚国少说也有二十多个,每一个都会选择三大门派之一投靠,免得自己没有后台而被大门派灭了。

  李山听的若有所思,他有很多都听不懂,不过李山还是将金光上人口中说的都记了下来,等到以后再来解惑。有了在王府两年半的经历,李山深知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事实,他想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卒最好还是投靠某个宗门,看上去这落霞谷不错。

  “落霞谷何时招收弟子。”李山有了打算就问,金光上人闻听此言目光闪了闪,道:“落霞谷招收弟子每一甲子一次,距离下次招收弟子在一年后。”

  “落霞谷招收弟子有什么要求?”李山眼睛掠过一丝亮光,问道。

  “由门下弟子出门寻找拥有资质的弟子,一般年龄在十二岁之下的幼童。”金光上人的话让李山皱起眉头,他问:“还有什么办法?”

  “另一种便是招收散修作为外门弟子,且修为必须要达到练气后期才可。”

  李山心中琢磨,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修为,但要让他询问这番话,恐怕金光上人就会察觉异常,不过他突然想起来金光上人在逃跑之前喊了一声练气后期,想来自己的修为应该便是练气后期吧。

  “你可知道唐家?”李山想了想,还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可是楚国唐家?”金光上人有些诧异,心想这来福与楚国唐家有什么关系,一时怔然。不过当察觉到李山扫过来的目光带着冷然,顿时打了个寒颤低下头道:“楚国唐家是楚国五大世家之一,据说唐家中不止一个元婴老怪坐镇,实力非凡。”

  李山听的心中一凉,暗自倒吸口气,他可没想到唐远章的身份竟然这么不俗,五大世家之一。即使唐远章是唐家旁系子弟,但要是知道自己与唐远章的死有关系,恐怕迎接自己的便是唐家的追杀了。

  李山面上不为所动,点了点头,突然拿出一瓶丹药,道:“你可认识这是何物?”

  瓶塞刚一打开,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便飘散而开。金光上人面色大变,变得狂喜与疯狂,不过片刻就让他收敛了起来。但李山已经看到了金光上人的表情变化,顿时警惕起来。

  “此物乃筑基丹。”金光上人忙低下头,说道。

  “他有什么作用?”李山本就是聪明人,死死盯着金光上人的举动。

  “筑基丹乃晋升筑基期的必须丹药,而在练气期服用能够增加真气等级。”金光上人猛地抬头,突然伸手就要去抢药瓶,另一手抓住一柄短剑向着李山胸口刺去。李山瞬间收回右手,脚下一踹,顿时金光上人就飞了出去,哗啦一声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屋子被金光上人撞的四分五裂,金光上人倒在碎砖块中,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山。

  李山被看的发毛,他没见过这么喜怒无常的人,这筑基丹也不知是什么宝贝竟然让这金光上人发疯,完全不顾自身身中剧毒。

  金光上人目带贪婪,他的心中什么威胁什么剧毒都被抛到脑后,心中只剩下杀了这个小子夺走筑基丹的念头,至于李山练气后期的修为完全被他忽略了。

  有了筑基丹,他就算是不能筑基,但服用后真气也会暴涨到练气后期,距离筑基更近了。

  李山不明白筑基丹的价值但见金光上人的模样也知道此丹不凡。李山见已经被他打趴下的金光上人又要取出一张符篆袭击自己,当下目中凶光一闪,也不管自己有好些问题没有询问,顿时操纵飞剑一剑将金光上人的首级摘下。

  金光上人身体一僵。

  李山此时有种明悟,恐怕这就是修真界,完全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美好。抢宝杀人仿佛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就像这金光上人为了一个筑基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李山想当日的唐远章是不是也因为这颗筑基丹而被追杀,似乎是想要抓住自己做些什么,但也不知怎么回事便气绝身亡。

  李山面无表情的搜刮了金光上人,发现金光上人竟然没有储物袋,所有的东西都揣在他的怀中。

  李山从金光上人怀中找到一本《火球术》,一本《风云遁法》,顿时大喜过望。经过这次追逃,李山深刻感受到遁法的神奇,能让一个弱于自己十几倍的人差点逃脱追逐。李山当下便决定要好好修行这门遁法。即使他知道这门遁法能落到金光上人手中必定不是什么太好的功法,但有此功法倒也聊胜于无。

  金光上人的家当不多,两本功法秘籍,几瓶疗伤用的丹药,剩下的就是三张符篆。李山拿起巴掌大小的符篆,看了看,上面的纹路让他完全看不明白,似乎很复杂的样子。不过这东西威力惊人还非常方便,完全不用掐决施法,灌入真气就可以使用。

  不过想来这符篆也不便宜。

  李山就在这里翻看起名为《火球术》的术法,有小珠子的帮助李山很快就明白了《火球术》是怎么回事。

  天渐渐亮了,李山双手掐诀,一指金光上人的尸体,突然一颗火球冒出飞向金光上人,很快金光上人就被烧的看不出面目。李山摇了摇头,自己对于火球术的掌握还是太差,温度太低,根本没办法毁尸灭迹。

  李山想着火焰不错,如果能够直接将人烧成飞灰,就不用担心尸体的问题了。

  毁掉金光上人的尸身,李山便决定离开越国,从金光上人口中他推测越国是一个修真者稀少的地方,因为越国这弹丸大的地方没有修真门派,自然修士也就不愿来此。

  李山这一走就是三年,等三年后他回来了结当日与小柚许下的约定,才发现越国已经变了一个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李山只走出了他修真道路上的第一步。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