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四象城

  三个月后。

  李山坐在马车上,此时的他混进了一队前往楚国万象城的车队。这只车队成员尽都是凡人,只有一两个练了些拳脚功夫。

  当时李山正在楚越两国边境的森林穿梭,便感觉前方有打斗发生,正是这只车队被强盗缠上,两方遭遇发生对抗,且车队这边处于下风。李山见两边都没有修士存在,便出手帮了车队一把,与车队一同前往楚国。

  因不想暴露自己修士的身份,李山展现出不同寻常的拳脚功夫,那车队主事者还想要邀请李山作为护卫,但被李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李兄弟!快下来吃饭了!”李山正在马车里打坐休息,听到有个粗犷的声音喊着自己,便从马车上下来。

  那招呼自己的人正是车队里为数不多的功夫人,名叫梁超,当日见到李山几息之下将强盗打的落荒而逃,顿时惊为天人。自李山与车队同行之后,这个汉子便一直想要与李山套近乎。不过李山还是看了出来,此人是受主事者所托,看能否留下自己。

  此时车队扎营休息,篝火燃起,全车队三十多人围着篝火有说有笑的吃着饭,唯独李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李兄弟,你怎么不去一起热闹?”梁超凑到李山面前,问道。

  李山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反而问道:“还有多久到达万象城。”

  梁超思量一番,道:“还有一月路程。”

  李山点了点头,吃过饭又回了马车。

  “怎样,他还不愿意?”梁超身旁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李山说道。

  梁超摇了摇头,道:“估计没戏。”一听这话中年人叹了口气。

  “赵叔,管他做甚,又不是非他不可。”有个年轻小伙见中年人唉声叹气,劝道。

  “你不知道,过了万象城的路上还有强盗横行,要是运气不好可能还会碰上仙人,这让我如何不愁。”中年人叹道。

  李山在马车中将这一番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却没有丝毫触动。去万象城的路上李山保护车队,车队送他前往万象城,两者交易后李山便不会去管车队怎样,说到底也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很快一个月过去,自从到了楚国范围后,强盗的数量大大减少,反倒是质量增加了不少。这一路上若不是李山帮衬着,这只小车队已经全军覆没了。

  楚国危险的程度远远超过那个姓赵的主事人的想象,让他暗自后悔不已。

  这些强盗们中不乏有修士存在,为不惹麻烦李山都会放出自己练气后期的修为,将对方惊走。

  于是这一月相安无事。

  一月后,车队终于到达万象城。进了万象城后,梁超再三挽留都被李山拒绝,推脱自己推脱自己于万象城有要紧之事。

  “梁大哥,我们就此别过。”李山抱拳一礼,转身离开。

  赵叔看着李山渐渐消失在人海中的身影,面上愁容不减,最终牙一咬,决定不继续前进,就在万象城将所有货物卖光。

  “赵叔……这……”有人踌躇的说,还要说什么便被打断。

  “你们还没有发现这一路上太过平静了?莫说仙人,就连如同盗匪都没有多少。”一听赵叔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明白他要说什么了,纷纷再无反驳。

  另一边的李山正走在万象城的街上,第一感觉便是修士众多,让李山不由感叹这里不愧是楚国境内。来到万象城后李山第一时间就要找住处,李山没有去看上去华丽的客栈,而是找了一个普普通通没有花哨的小客栈。

  “这位客官,您几位?”刚走进门就有小二走了进来,李山一感应之下顿时一惊,没想到这个小二竟然也是一个修士,虽然修为低微但也不至于落得在凡人的客栈中讨生活吧?

  虽然心中惊异,但李山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开口道:“一间房。”

  “好的客官请跟我来。”付过房钱,那小二便带着李山向楼上走去。李山只感觉万象城不愧为修士频繁出入的地方,这样的小客栈收的房钱可比在越国王城的客栈收的房钱还要贵。

  不过既然要在万象城住近一年,李山也不会亏待自己,更不可能为了区区钱财委屈自己。但李山心中也琢磨着自己应该赚一些钱,否则这样坐吃山空下去总有一天得流落街头。

  在客栈中收拾一番,李山便招呼来小二,问道:“你可知附近有什么集市?”

  “客观您问的是为什么人开放的?”小二笑容可掬的道。

  李山风轻云淡的扔出一块碎银,道:“修士。”

  “呵呵,客官您可问对人了。”小二接过碎银笑的更加真诚,道:“专为修士开放的集市就在万象城东边,那边进去要令牌,如果没有令牌的话您去的时候在门口放出自己气息就行了。”

  李山点点头,转身离去。

  经过小二的指引李山很快来到万象城东侧,远远就看见那边高高的城墙。这些城墙不是划分万象城边界的,而是将万象城分出三分之一专门用作修士们使用。而靠近那边的高墙,李山竟发现那边没有任何凡人过去。

  这万象城修士与凡人混居,自然要将两者分出来。李山在车队时便听说过万象城守卫严格,对修士有诸多限制,对凡人来说万象城算是比较安全的,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碍了某个仙人的眼就被取了姓命。

  刚刚靠近城墙,就有一人拦住李山,那人身上散发着练气中期的修为,却毫无架子的作了个揖,询问道:“敢问这位有没有令牌?”

  “无。”李山随即放出自己的修为,没有放出太多,表现的就仿佛是练气初期一般。得益于李山长达两年的凝固真气,李山对于自身修为的控制非常巧妙,平日里基本没有修为泄漏,这才引来了人上前询问。

  “原来是道友,请进,在下职责在身请勿责怪。”那人态度收敛了些,看上去冷淡了不少,随后也没有理会李山,走了开来。

  李山没有在意对方两样的态度,走进城门。

  一进入城门,李山就觉得自己仿佛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城外冷清城内热闹。街道两旁有着大大小小的商铺,李山却没有感觉这些商铺与凡人的有什么区别,也许进去之后才会发现不同。不过李山的目标不在此地,他顺着人来人往的人流往里面走去,不一会儿便发现人声更加喧嚣,拐过一个弯道,李山便看清了里面的场景。

  这条街不如方才的那么干净整洁,街道两旁摆着低矮的商铺,而在路中间又摆了两排地摊,留给人走动的只有窄窄的几条通道。

  不管摆摊的还是来买东西的都是修士,在集市上即使吵的面红耳赤但也没有一人动手。李山顿时明白这里有人看管,仔细一感应便察觉到有不少筑基修士分散在集市中。

  李山没有理会不断招揽顾客的摊主,就在集市中闲逛起来,听着买家卖家的争吵,默默的收集集市里的消息。

  这边的集市买的都是些低级的法宝丹药,若是想要买到高级的货色只能去临街的商铺去买,不过那里价格并不便宜,也无法捡到漏子。相比那边一板一眼的价格,更多散修还是愿意来这边碰碰运气,若是能够捡漏就再好不过了。

  李山耳中过滤各种物件的价格,对自己的东西不断估价,结果令他沮丧。除了自己得自金光上人的三张符篆和唐远章的筑基丹,便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突然,李山感觉胸口微微发热,又走了几步,感觉那热度更加灼热,再往前走几步又凉了下来。李山回过头一看,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蹲在一个摊前,摊前摆放着几本书,几件看上去像是使用很久的法器,还有一个淡绿色珠子。

  就在李山的目光触及那小珠子的时候便感觉到胸口的温度更高了。

  李山在摊前蹲下,摆弄起那几件法器,随即兴致缺缺的将他们放下。

  那汉子在刚刚看到李山驻足时还开心不已,但见李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又着急起来,李山还没有走开他也不好说什么。

  李山又拿起那几本书随意翻了几页,突然感觉这本书上的内容略显眼熟,翻到封面,发现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柔水决》。李山心中一动,这不正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吗?当下便决定买下这本书,不过他依旧一副没看上的样子,又拿起另一本书,发现上面写了《符篆初级》,顿时心中一动,想起符篆的威力,就有了想要自己制作的念头。他又看了一眼其他的书,发现其他的书只是些大路货色的功法,不值一提。

  李山拿起《柔水决》与《符篆初级》,面无表情的对摊主说:“这两本多钱?”

  “一块下品灵石。”摊主说的犹犹豫豫,李山听见这价格却是皱起眉头,说到:“这两本大陆货色你就卖一块灵石?是否太过贪心了。”

  听见李山的不悦,汉子涨红了脸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李山皱了皱眉说道:“半块下品灵石。”李山手中有三块下品灵石,全部得自唐远章,但他自己一不小心吸收了半块,手中还有两块半的下品灵石。

  “不行!”汉子喊出声,道:“道友,我正缺最后一块灵石了,你看看小摊还有什么需要的,我全买给你。”

  李山打量了半天最后嫌弃的说:“算了算了,加上这个珠子我给你一颗灵石,若是再不行这桩交易就算了。”

  “多谢道友!多谢道友!”接过李山递过来的灵石,汉子收拾着摊子便从集市离开。

  李山顺利买到小珠子渴求之物,就打算离开集市回去好好看看买来的东西,他瞥见有个人的摊子上摆放着一个小丹鼎,顿时就有了心思。

  他再次花了一颗灵石买下这个质量不算好的丹鼎还顺带着敲诈摊主一些普通药材,又用最后半颗买到培气丹必须的灵药。

  李山看着空空如也的口袋,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可算是修士当中最穷的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