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两颗珠子

  李山购买丹鼎与药材有自己的思量,经过一天的考察,李山发现其中丹药与符篆生意最火爆。正巧李山也学过初级炼丹术,心想自己好歹也是医师出身,又学了初级炼丹术七年,应对起炼丹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然如此打算着,但李山并不是很着急,反倒是小珠子的事情牵绊着他的心神。

  当初李山自河中捡到紫色小珠后,便把它装在布袋贴身放好,有很长一段时间李山都忘记自己有这么一颗神奇的小珠子。

  李山带了它七年却从未见它有过反应,没想到今日却散发出炙热的温度。这样的反应明显不正常,显然是今天碰到的另一颗珠子的原因。

  刚回到客栈李山便迫不及待的取出两颗珠子,一看之下发现这两颗珠子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其余的一概相同。这两颗珠子一紫一绿,紫色那颗陪伴了李山七年,绿色的才是李山今日入手的。

  李山翻来覆去查看这绿珠的作用,却发现这绿珠除了与紫珠一样无法用神识察觉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就在李山把玩绿珠的时候紫珠依旧散发着热量,甚至到了这时李山都不敢用手去触摸。他如今的体质早就不是当初可比的,至少凡人的武器轻易破不了李山的皮肤,可想而知这紫珠有多炙热。

  倒给李山一种迫切的感觉。

  李山尝试半天都没能搞明白绿珠什么作用,也没能明白紫珠到底想要什么,他索性不再去理会这两个小珠子。将两颗珠子都收进布袋里,正准备将袋子放到自己胸前。

  “叮。”只听一声脆响,李山的动作一顿,心中咯噔一声,心想自己莫不是用力过猛弄碎了小珠子吧?连忙把小珠子倒出来一看,出来的这颗是紫色的,李山看到最重要的紫珠没有问题松了口气。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另外一个珠子消失了,反倒是紫珠胀大一圈,仿佛是把绿珠吃了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山诧异的惊呼出声。尝试一番发现小珠子静气凝神帮助修炼的效果依旧还在,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李山隐隐觉得紫珠变大并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李山便放下小珠子的事,毕竟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倒不如把问题留在心里,等到时候就能明白了。

  既然紫珠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李山便打算炼制丹药。李山原本打算制作最容易炼制的培气丹,培气丹的原料不但便宜且常见,是最适合初学者的一种丹药。

  但李山的贫穷注定了他只有卖十份的钱,若李山十次全部炼费,那他就彻底没有办法了,也只有出售三张符篆。

  李山满心以为炼丹与炼药相差不多,然而事实证明李山想的太过简单,第一次尝试炼丹李山刚刚将一份材料放进丹炉里,还不等他下一步动作,就从里面传来焦煳味。

  李山皱着眉头打开鼎盖,发现里面哪还有药材,只剩下一堆残渣。他不信邪的又放进一个药材,真气灌入,但真气猛地冲进去一下子就将丹炉顶盖炸开。

  李山顿时傻眼。接下来李山不再继续尝试,毕竟药材就这么多,已经炼废了一副就让李山隐隐感觉心痛。

  他明白自己这是第一次炼制丹药,生疏在所难免,毕竟任何学问都不是掌握理论就可以熟练应用的,他还是想当然了。

  材料不多,李山已经炼坏一份,剩下的得小心利用。李山便放弃继续尝试,在心中思索还怎么解决现在的问题。大量上手尝试行不通,只能在心里模拟简单的场景,就算是不准确但应该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为了让心中的想象更加真实,李山将所有药材都仔细观察一遍,丹炉也被李山拆开查看结构。随后李山便开始思考起来。

  就在李山陷入沉思,他胸前的小珠在布袋里散发出微微的紫光。同时,李山脑海中模糊混乱的场景渐渐清晰,一株株药材呈现在他的思想中,每一株都栩栩如生仿若是真实的一般,正是炼制培气丹的所有药材。

  这些药材散发着莹莹紫光,在李山思想的操控下飞舞着。

  李山刚刚想起火,突然熊熊大火燃烧,瞬间就将所有药材燎没了,剩下一堆灰烬。灰烬消失,药材再次出现,李山这次现象丹炉的模样,控制第一颗药材飞入丹炉中,火焰燃起,但温度似乎太小,煅烧很长时间都没有提炼出草药精华。

  不断失败,不断重新开始,李山就像是没有疲惫没有不耐一般重复炼丹,那一炉炉的废渣仿佛没有给李山带来任何触动。

  虽然每次都失败,但每次失败的问题都不相同,就好像李山经历过的问题他下一次便会客克服。

  此时的李山沉浸在炼丹世界中,完全不知道在外界的自己已经闭上了眼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门外突然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李山竟然站起了身,闭着眼睛走到门口,且没有撞到任何东西。打开门,小二端着吃食站在门口,说道:

  “客官,这是您吩咐的菜肴……”话还未说完就见到李山闭着眼给自己开的门,又仿若傀儡接过托盘,碰的一声将门关上。

  小二看的目瞪口呆,他自己也是修士,从这位客官身上没有散发出神识,封闭了视觉也能看清周围。顿时小二心中惊为天人,佩服不已。

  不管小二心中如何想的,李山都不知情,他回到房间便将菜肴放在桌上,坐在桌前将饭菜拨尽自己嘴里,随后又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月上梢头。

  李山呆坐已经有半天,他思索的炼丹已经克服了大半困难,正到最关键的凝丹。突然堪堪形成丹药的时候突然表面出现龟裂,从裂纹中发出红光,随后砰的一声四分五裂。

  李山猛地睁开眼,竟发现自己坐在桌前,桌上还摆放着空掉的餐具。他此时感觉脑中木木的,思想都变得迟缓无比。

  李山正想要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他连忙扶住桌子以防自己摔倒。摇了摇脑袋,一阵阵睡意袭来,李山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向着床走去,改为来得及拉开被子,碰的一声就倒在床上睡香了。

  李山此时就像是凡人熬了三天三夜不睡觉一般。

  这一觉李山睡的非常沉,等第二日醒来,李山还感觉自己脑中隐隐有些胀痛,不过比起昨日倒是要好许多。李山躺在床上回想自己怎么会搞得如此狼狈,但只记得昨日自己思索炼制培气丹的过程,至于自己是怎么吃了饭都忘的一干二净。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身神识仿若受损一般萎靡不振,也幸亏他隐隐察觉神识在恢复,再过半天就能回复如初,这才让李山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想起昨日的事情,李山便有些兴奋,他发现自己推演的炼丹术竟然如同他亲手试炼出来的一般无二,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中清清晰晰。

  得到发现李山便迫不及待的开炉炼丹,果然,如同他猜测的一般,李山炼制培气丹时竟一气呵成,半点错误都没有出。然而李山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昨日他推演之时并没有推演到成丹,于是李山苦笑着打开鼎盖,果不其然里面出现了一炉药渣。

  李山收拾好丹炉就要重新思索炼丹之法,谁知刚刚想一想,就觉得头痛难耐,仿佛有一根针扎入神识之中不断搅拌。最终李山还是放弃继续思索,他不想继续下去让神识出现永久性的创伤。

  闲置下来李山才有时间思考自己这般变化是为何,这能够在自己神识中推演炼丹之法的能力绝对不是自己本身就有的,不然当初学习六艺时也就不会那么费劲。必定是有什么宝物让他发生了这般变化。

  李山顿时就想起了小珠子。

  当初得到的紫珠能够让他时时刻刻保持静气凝神,对他修炼大有好处,李山怀疑第一次修炼能够顺利进行是小珠子的功劳,此后七年修炼也是顺顺畅畅同样应归功于紫珠。他不知自己的修炼速度算快还是算慢,不过看金光上人五十来岁竟然还只是练气初期,便有了计较。

  昨日他刚刚得到绿珠便有了这般变化,这让他如何不怀疑。

  他取出紫珠,发现紫珠并没有什么变化,心中疑惑。难道不是紫珠的功效?随后他又否定自己的猜测,心想自己一定是没有开始推演,故而紫珠没有反应。

  李山将紫珠放在一旁,自己不去碰它,开始推演。果然,这次推演不再头疼,但观想出的药草模糊不清,根本无法继续下去。

  李山睁开眼呼出一口气,既然确定了紫珠出现了新的功能,他便对炼丹更有信心,毕竟有这么一个大杀器在,李山想不成功都难。

  但此时此刻不管李山心中有多兴奋,他都无法继续推演炼丹,他隐约察觉到使用小珠子必须有神识的支持,否则便会伤及身体。就像昨日他神识不济从推演中退出,一退出便呼呼大睡起来。

  如今他在客栈中还能稍许安全,若上在其他地方这般放松就等于放弃自己性命一般,李山当下决定以后推演一定要在安全的地方,除非自己以后能够掌握紫珠的使用方法。

  精神不济,李山便决定出去转一转,顺便去集市中看看那里适合自己卖出培气丹,也去看看集市街中与众不同的高大店铺。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