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罗家兄妹

  楚国是一个修士众多的国家,这不仅与楚国修真门派有关,也与楚国当中灵气浓郁的地方不少有关。而楚国修士当中,门派修士占据最少的部分,大部分还是些因各种原因踏上修真界身后无根无底、或是因各种原因叛出宗门的散修。

  这些散修最希望的还是能进入宗门,毕竟修真界的资源大头掌握在宗门当中,只有小部分流到市场中,但这部分资源自有家族盯着,只有些小渣子才能到散修手中。

  而李山目前来说也是散修一介,即使他手中有不少的灵石,但就资源来说,李山还是非常乐意进入宗门修行。

  落霞山脉处于楚国的南端,距离万象城并不是很远,同时万象城也是前往落霞山脉的道路之一。自从落霞谷就在今年的消息传遍楚国南边这一片,不少期望进入宗门的散修都赶往落霞山脉,连带着万象城都热闹了不少。

  李山闭关不出有好几个月,也是在出门售卖丹药的时候偶然间听到两位散修小声交谈,说的便是落霞谷招收弟子的事情。这才恍然发觉已经过去了近一年,距离落霞谷招收弟子更近了。如此一来,李山便打算着应该前往落霞山脉了。

  带着自己所有的家当,将珍贵的东西装在储物袋中,外面背一个包裹做掩饰,买了一匹质量尚可的马,一路独行向着落霞山脉而去。

  说起落霞山脉,便不得不说起落霞城。这落霞城是落霞谷兴建的一座大城,不受楚国皇室管辖,把持落霞城的只有落霞谷的修士。这个城市与万象城不同,修士众多,偶尔有的凡人也与落霞谷的高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故而就算是凡人也不能轻易得罪。

  往次落霞谷招收外门弟子便在落霞城举行,此次也不例外。

  奔波了十几日,李山也终于来到了落霞城。落霞城不愧身为落霞谷置办的城市,比万象城的规模要宏大不少,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碉堡一般屹立在大地上,高大的城墙完全比得上万象城的城墙两倍高度。

  落霞城城门外站着两个练气后期的修士,看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身上穿着统一的灰色制服,显然是落霞谷的外门弟子。李山缴纳一块下品灵石之后便顺利进入落霞城,昂贵的入城费让李山暗自咋舌不已。

  进入落霞城李山立即找了一家不算高档的客栈住下,那每七天两块下品灵石的价格着实让李山肉痛不已。李山原以为自己炼丹赚取的灵石足够自己用了,哪知道还远远不够,这让李山心中暗道必须要重抄旧业,否则在花钱如流水的落霞城呆不了多久。

  花了大价钱但得到的客房却不让李山满意,有心想要与老板理论,但想想这些日子前来的散修不少,恐怕再往后些就连这种客房都找不到了,又想到道听途说落霞城的凡人不能惹,说不定会得罪落霞谷的哪个修士,最终李山只能作罢。

  很快到了饭点,李山便下楼点了一桌菜,开始吃了起来。于是李山心中又是一番疼,主要是这一桌普通饭菜所花费的依旧是灵石,就这四样简单的炒菜,便花去他一块灵石。

  李山咬牙切齿的咬着嘴中的菜叶子,恨不得这就是客栈老板的肉一般。他打定主意,自己一个炼丹师,还能缺钱花不成?回去就炼制辟谷丹!原本不想长期吃辟谷丹,这让他有种与凡人彻底隔绝的感觉,不过眼下也顾不上这么多。

  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吧!

  客栈一层大厅摆放了不少桌椅,也可以当成半个酒楼。此时的客栈一层所有桌子上都有了人,唯独李山这里只有他一人坐着,看上去有些突兀。不过在场的修真者没有人理会李山,谈着自己的闲话,也让李山听到不少关于落霞谷的传言。

  “这落霞谷掌门名叫齐劲,据说是一个筑基巅峰修士,迟早可以突破到结丹期。要是落霞谷掌门突破到结丹老祖,那落霞谷可就有两个结丹修士了。”

  “说得不错,可惜这落霞谷可不好进哪!”

  “落霞谷透露出风声,这次招收散修只收三十名。唉,名额又少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轮到咱们。”

  “唉!”

  旁边一桌四人唉声叹气,他们口中谈到的内容却是让李山心中一沉,只收三十名散修?岂不是能真正进入落霞谷的只有最顶尖的那一点。李山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他自从成为修士后没和多少修士动过手,总是仗着自己练气巅峰的修为恐吓对方,现在有些隐隐后悔。毕竟修士斗法就如同凡人武者打架,虽然手段不同,但也要看谁的经验丰富。

  虽然李山平日里非常刻苦练习法术,不过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和同阶修士动起手来,李山哪能斗得过每天生里来死里去的散修,一时之间有些犯难起来。

  就在李山思忖怎么提升自己的斗法经验,便突然感觉有人坐在自己身旁,李山目光不善的看过去,便见到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满脸堆笑的冲自己说:“兄弟,我看你旁边没人,不介意我和妹妹坐在一旁吧?”

  “介意。”李山放下筷子,冷着脸说道。

  “哎呀兄弟不要这么小气,大不了这一顿我请了。”那人恬着脸说道,一点都不在意李山的冷漠,自顾自开口:“小弟我叫罗清侯,兄弟你叫什么?”

  “你不必知道。”李山说了一句也懒得理会对方,若不是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恶意,李山早就赶人了。

  “兄弟你别这样,要不我把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我妹妹叫罗青笙,人长得那是没话说!”罗清侯比出一个大拇指,李山眼见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女子,嘴角微微勾了一下,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般道:“你这般推销自己的妹妹不怕她知道?”

  “她知道又怎地?不怕她知道!我给你讲……”罗清侯说着,突然就如同被掐住嗓子的公鸡一般声音戛然而止,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原来是一个藕衫女子啪的一声将包裹摔在桌子上,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冷笑:“讲啊,怎么不讲了?”

  “那个,好妹妹,我这是在和我兄弟夸你呢!”罗清侯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讨好的说道:“信我!”

  “哼!”罗青笙白了一眼自己哥哥,随后看也不看一旁的李山。在罗青笙眼中,李山与自己的哥哥是一丘之貉,当她没看到李山刚才使的坏?

  “兄弟,你是在坑我啊,你是看到我妹妹来了对不对?”罗清侯凑到李山耳边小声道,还带着点咬牙切齿。

  “道友在说何事,在下怎地不明白。”李山装着傻,其实心底已经笑抽了,勉强维持着面皮的镇定,但眼中的笑意却是不减。

  罗清侯无力吐槽,不过他也是个粗神经,刚刚被李山坑了的事情很快就忘的一干二净,转而有和李山套近乎。李山被烦的实在没有办法,感叹世间怎么有如此厚脸皮之人。

  罗清侯的妹妹罗青笙看着哥哥恬不知耻的样子半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早已经习惯了哥哥这幅流氓做派。

  最后李山只能上了楼,罗清侯一路缠着李山询问他的名字,还死扒着李山的房门不让他关门,李山只能无奈的说出自己的名字。等罗清侯走后李山这才松了口气,开始苦恼自己怎么提高斗法经验。

  另一边,罗家兄妹坐在一起,罗青笙不解的询问自己的哥哥:“兄长,你为何对那个修士这么热情?”

  罗清侯翻了个白眼,吊儿郎当的靠在椅背上,说道:“看他顺眼不行?”

  “我不信。”罗青笙一脸不信。

  “好吧好吧。”罗清侯总算是正经了些,道:“李山看上去可要比其他修士平和多了,身上也有书卷气,显然是受过教导的。而且还是正统儒生的教育。和这种人打交道可比与草野莽夫打交道省事多了。”

  “更何况……对方有可能是个炼丹师也说不定。”罗清侯压低声音说道,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罗青笙有些差异,道:“兄长怎么知道对方是炼丹师?”

  “嘿嘿,我在他身上闻到了香叶花和丹炉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我还是能闻到的。”罗清侯嘿嘿笑着:“香叶花能够炼制二品清灵散,那李山是一个最少二品的炼丹师,你说够不够格我交朋友?”

  罗青笙却是凉凉的说道:“仅是一个二品炼丹师兄长就这么兴奋,应该不至于吧?”

  “嘿,瞒不过你,李山还是一个距离筑基一步之遥的修士,只要有筑基丹,便很有可能筑基成功。”

  “这么一说,兄长你这么热情也说的通。”罗青笙沉吟。

  “更重要的是!这李山对我胃口啊!没见他坑陌生人坑的这么顺溜!没想到这小子看上去一身正气结果蔫坏蔫坏的!你哥哥我就缺这样的朋友!”罗清侯拍着大腿笑道,听的罗青笙忍不住小声嘀咕:

  “果然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