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利诱

  翌日,日上杆头,李山结束手中的炼丹。从某些方面来说李山也是有够抠门的,昨日他不愤落霞城昂贵的物价口口声声说要炼制一炉辟谷丹,今日便施行了。李山吞下一枚辟谷丹,顿时感受到一股气流顺着胃部流向全身,扫去李山此刻的饥饿。

  解决掉饥饿的问题,李山便离开客栈。对这个由落霞谷把持的城市,李山有着不小的好奇。落霞城与万象城不同,纯粹由修士组成的城市,李山还是头一次见到。而为了能让自己更多的了解这个城市,最好的方法便是上街逛上几天。

  走在路上,李山能明显感觉到与万象城的差别之处,就单单道路两边摆放的小摊,摊主一般都是拥有一定修为的修士,他们售卖的大多都是修士所用之物。偶有一两个凡人摆着小摊,上面也放着修士用的法宝之列,且面对着些凡人,李山没有见到哪个修士会强取豪夺。

  这也难怪,能在落霞城摆生意的凡人背后都不简单,往来的散修都不愿意得罪人。

  除了街道上的小摊,街道两旁的高大阁楼的规模更不是万象城可比的,且开着或是酒楼,或是商行的店铺,修士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李山走在人群中,眼尖瞥见一家商铺,上面挂着“灵宝商行”四个大字的牌匾,心中暗道没想到灵宝商行连落霞谷也有。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灵宝商行中传出,李山听见这声音便想转身离开,实在是这声音的主人让李山头疼。不过此时却是有些晚了,便当李山想要转身离开,门里的人已经走了出来,正巧与李山的目光对上,那青年顿时兴奋了。

  “李兄弟!好巧啊!”青年正是罗清侯,他身后跟着他那个妹妹罗青笙。一见到李山,罗清侯便兴奋的挥舞着手与李山打招呼,李山有心想走,但没想到罗清侯竟然不知用了什么功法眨眼走过二十来米的距离挡在李山身前,罗青笙却在他身后慢慢走着。

  “你有何事?”李山没好气的说,也懒得和对方多说,直接问道。

  “嗳,兄弟不要这么冷漠嘛,好歹是朋友,看你也打算逛一逛这落霞城,不如咱们一起?”罗清侯没理会李山口气中的不善,依旧笑嘻嘻的说着,一副你不跟着来就不让你走的样子。

  李山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罗清侯这种人李山没了脾气,说骂吧,李山又做不出这钟粗鲁的举动,说打吧,对方也没有表现出恶意,既然遇上了对方那一起逛这落霞城也无妨。不过罗清侯这种死皮白赖的样子实在让人不爽,这下子李山决定坑他一把的心思更浓了。

  “既然罗兄有这好意,那便请罗兄指点一二了。”李山假模假样的拱了拱手,那笑怎么看怎么假。

  罗青笙在后面捂着小嘴,看上去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颤抖的香肩已经暴露了她。

  也许罗清侯看懂了李山的举动,但愣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道:“哎呀,那可真是太好了。”看的李山心中腹诽不已。

  于是三人并肩走在街上,两个大男人各怀心思,罗青笙好笑的看着两人虚与委蛇,兴致勃勃的看着两人唇枪杀战的交锋。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罗清侯在滔滔不绝,步步紧逼李山,但李山偶尔插上一句之后,便让罗清侯哑口无言。

  看着自己的哥哥难得的吃了不少瘪,罗青笙开始的幸灾乐祸转变为不快,好歹这是自己的兄长,被个陌生人欺负了叫什么事情。于是她打断罗清侯的话道:“兄长,这次出门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办到呢!”

  罗清侯听见自己妹妹说的话不由尴尬一笑,也顾不上与李山的交锋,一阵好言相劝,也就忘了方才输给李山的事情。

  听了半天,李山才明白原来罗清侯答应妹妹要买什么丹药,但很明显那丹药太过珍贵,罗清侯目前还买不起。

  “罗兄,不知你答应了什么条件?”趁着罗清侯再次走过来,李山询问道。

  只听罗清侯苦着脸道:“驻颜丹。”

  一听这话李山便乐了,李山什么都缺,但唯独不缺驻颜丹。不过,他可没有将驻颜丹拿出来的意思,毕竟双方才见第二面,谈不上多熟。当然,更重要的是,李山看罗清侯有小小的不爽。

  “原来如此。”李山淡定的点了点头,给了罗清侯一个看你艰难就不挖苦你的意思,罗清侯回应他的是一个苦笑。

  这次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不少,也没了双方的争斗,见李山对落霞城不了解的样子,罗清侯自觉地充当起“脚夫”的角色,为李山介绍落霞城中的建筑。谈着谈着就不由自主谈到了那个在落霞城中最大的商行灵宝商行。

  “唉,这驻颜丹也只有灵宝商行才能提供的了,可惜价格也贵,买不起啊。”罗清侯说起为妹妹买驻颜丹的承诺,不由感到心酸,那昂贵的价格卖了他也买不起啊。

  “这灵宝商行在下也有所耳闻,据说此商行规模很大,且价格也比较公道。”李山琢磨一番,说道。

  “灵宝商行的规模岂止是大啊,简直是大到无边了!想必你也看到灵宝商行的大门,用的木料都是二品灵木,财大气粗!”罗清侯纠正李山的话,在李山委婉的询问中吐露出不少的消息。

  这灵宝商行的规模极其庞大,其范围可以铺盖到整个北方修真界,可以说只要有修士的地方便有灵宝商行,至于灵宝商行最大的东家,至今没有人知道。没人知道灵宝商行最大的靠山,但愣是没人敢于挑战它取而代之,引起天下人纷纷猜测。

  但不可否认,灵宝商行的口碑一向非常好,还没有出现杀人夺宝的事情。但李山对这话却是半点也不信,灵宝商行没有做过这种龌龊的事情,不是灵宝商行隐藏的好,便是它还没有遇到过足以打动人心的诱惑。

  “罗兄,这里是……”走着走着不知道了哪里,李山看着眼前写着南火武馆的字样,目光中闪现着精芒的说道。

  罗清侯看了看这里,只见修士来来往往进出,道:“李兄也知道落霞城管理严格,修士不敢闹事,但身为修士难免有一些小摩擦,这武馆就是为这些了结恩怨的修士准备的。在这里可以斗法,且不会被限制。”

  李山目中顿时一亮,兴致勃勃的看着这南火武馆,想了想李山对着一旁的罗清侯说道:“罗兄,要不要进去玩一玩?”

  “玩儿?”罗清侯挑了挑眉,说:“李兄,我可没有得罪你什么吧?”

  “呵呵,怎么会。”罗清侯本能的感觉李山在撒谎,但李山的表现无可挑剔,让罗清侯一时之间也拿不准李山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我们是兄弟吗?既然兄弟邀你,你总不能拒绝吧?”李山笑着说道,但见罗清侯一脸的不信,明白的告诉李山你不要瞎扯淡了。

  李山完全没在意罗清侯的反应,说道:“这样吧,若是罗兄为我陪练,那么报酬便是一枚驻颜丹怎么样?”

  “两枚都不行……你说驻颜丹?”罗清侯原本做好了反驳的姿态,但话说一半突然拐了个弯,他小心的看了眼自己的妹妹,看到妹妹茫然的样子,便知道方才两人的谈话她没有听到。罗清侯凑到李山旁边道:“李兄弟,你真的有驻颜丹这种东西?”

  “当真。”李山底气十足的说道。这件事上李山也犯不着与罗清侯说谎。

  听到李山的回答,罗清侯也兴奋起来,他原本不愿与李山斗法,本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手段,毕竟两人修为都是练气巅峰,交起手来吃力不讨好。但李山拿出一枚驻颜丹当筹码,罗清侯即使知道这是李山的利诱之法,但还是不免的上了当。没别的,单单妹妹想要就足够了。

  “行,我答应了,不过怎么看你都不像是好斗的人,怎么偏生要和我动手?”早就知道李山是炼丹师罗清侯也不担心李山骗他,说不准对方真的有呢?但对于李山想尽办法要与自己斗上一场还是觉得不解。

  “呵呵,既然罗兄问了,那在下就说好了。李某找罗兄可不是什么恩怨,只是想要让罗兄陪在下喂喂招而已。”李山面上带着不好意思,但罗清侯却是一种古怪的神情。

  装!继续装!

  不过李山的回答也让罗清侯明白了,想起李山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炼丹师,想必平常都在研究炼丹,很少有与人斗法的经验,便也就释然了。随后罗清侯便答应了李山的条件。

  李山也不废话,在衣襟中掏了掏,掏出一瓶驻颜丹,扔给了罗清侯,罗清侯连忙伸手接住生怕药瓶摔在地上。

  “李兄弟,你这里是不是还有驻颜丹?你看我还有个母亲……”罗清侯恬着脸凑过来,说道。

  “呵呵……”

  罗清侯一脸的不可描述:“……”呵你个鬼!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