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陪练

  交易达成,李山跟着罗清侯走进武馆。

  这武馆看上去较为简陋,没有多余的装饰,一进门便有一个看不出修为的修士守在桌后,正翻着一本账簿。

  “进场一块灵石。”那修士身着一身青蓝色的制服,样式与守在落霞城城门的修士没有区别,李山顿时明白这人也是落霞谷修士,就是不知在落霞谷什么地位。

  李山这次利落的掏出三块灵石,他这里有三人,既然是李山相邀那自然是李山垫付灵石。将灵石交给落霞谷修士,这次的花费李山没有半点心痛,毕竟这块灵石能够换到斗法经验也是值得的,而不必要的花费李山自然会心痛。

  罗清侯将李山利索的动作看在眼里,略有沉思。

  三人走进场中,走了一阵便见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走到了一处露天的大院子,这院子极大,眺目一望有十几座方圆百米的擂台坐落在院中,那些有人的擂台防护阵法会启动,防止台上的人失手伤到台下的人。

  院中密密麻麻站着数百修士,他们分布在正开启了阵法的擂台四周,观看着台上精彩的斗法。不知是哪个台上正斗的精彩,叫好声不绝于耳。

  “李兄,咱们是直接开始还是看看再说。”见李山目光落在台上斗法的两人身上,罗清侯建议的说道。

  “无妨,先打一场再说。”李山摇了摇头说道。

  罗青笙看着两人走向管理的落霞谷修士,疑惑的看了眼自己的兄长,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过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询问。

  “你们要怎样的斗法?”落霞谷的外门弟子见这两人走过来,态度冷淡的说。

  “切磋。”李山不知道来武馆的讲究,于是示意罗清侯出面,罗清侯看见李山的眼神,开口说道。

  那落霞谷修士点点头,取出一块玉简,交到罗清侯手中说道:“用此玉简开启阵法即可。”

  “多谢。”两人抱拳行礼,随即挑了一个没人的擂台跳了上去。

  一道半透明乳白色的圆罩罩住整个擂台,正是阵法开启的征兆。见到这个擂台有了人,便有少数人向这边围过来观看。

  “罗兄,交手时还请手下留情。”李山呵呵笑着,拱了拱手。

  罗清侯也是笑着,不过心底却想着这小子三次让他吃瘪,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但对方邀请他斗法,小小惩戒还是可以的。

  “一定一定!”

  李山不信罗清侯的鬼话,不过他也不在意,能让他增加斗法的经验罗清侯耍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说完,两人便严肃起来,罗清侯也没了嬉笑的样子,手一抬,一柄飞剑从他袖口飞出,眨眼化成一并三尺长剑,漂浮在罗清侯左右。反观李山,他也拿出一柄长剑出来,不过与此同时,李山的身子微微倾斜,下意识摆出一副凡人武学的样子。

  “李兄!小心了!”罗清侯低喝一声,手中法决一变,飞剑嗖的一声飞向李山。

  李山正处于精神紧绷,见到罗清侯出招,便也是一掐法决,飞剑应声而出,阻拦飞来的长剑。

  只见两柄长剑直直冲向彼此,眼见着双方正要撞在一起,突然罗清侯的飞剑竟然拐过一个大弧,带着尖啸直冲李山!李山来不及让飞剑阻拦,眼见着带着红芒的飞剑直斩而下,李山下意识在地上一滚,飞剑顿时斩空。

  眼见飞剑一击不中罗清侯也没有再次攻击,他早知道李山可能斗法经验不足,但竟然不知道会这么拙劣,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山说到:“李兄,你怎的斗法这么……嗯,笨拙?”罗清侯斟酌一番用词,才用出笨拙二字。

  李山苦笑,若是他斗法经验丰富,哪用得着在这里与罗清侯较劲,他直起腰说道:“正因如此,李某才会麻烦罗兄一趟。”

  听到这里,罗清侯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突然带着贱贱的笑道:“你这是要我指点你?”

  “李某已经将酬劳支付,罗兄若是不愿那就算了。”李山洒然一笑,这番威胁罗清侯只能撇撇嘴不再提要求。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说着,罗清侯一掐决,口中还不忘给李山解说。

  “比斗剑法有两种,一种是剑诀,一种是剑法,这两种因人而异。这是我罗家的剑诀《重浪剑》。”说着,罗清侯身旁的飞剑突然重影叠叠,如同浪潮一般向着李山压去。

  “你应该用剑诀抵挡,或是施展身法。”顺着罗清侯的指导,李山的长剑突然蓝光大放,自然而然用出一套《凝剑诀》,正是得自唐远章的功法。

  其实李山得到的功法不少,不过李山会用但还无法应用自如,听到罗清侯的点播李山顿时恍然大悟。他本就是聪明人,又有小珠子的醒脑作用,此时举一反三,不但用出《凝剑诀》抵挡对方的剑诀,同时脚下一扭,整个人穿梭在剑浪中。

  罗清侯面带诧异,随后手中法决一变,飞剑整合为一,真气顺着剑身而出,斩在来不及变招的李山身上。

  “嘭!”罗清侯没用全力,但也让李山感到一股大力传来,他那薄薄的一层护罩应声而破,索性李山没有受伤。

  “斗法时要留下随时变招的余地。”

  “再来。”李山不理会身上的灰尘,看着一派轻松的罗清侯,说道。

  “好。”罗清侯也利索,二话不说动起手来。

  李山这次没有那么狼狈,不过在罗清侯的攻击下还是步步退后,不时被罗清侯逼到无法招架,留下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

  “再来!”

  “再来!”

  “再来!”

  李山不知道说出这两字有多少遍,但在罗清侯的指点下李山的进步飞速。他由刚开始一板一眼到后来灵活多变,偶尔还能击溃罗清侯的攻击。不过李山还是处于下风,罗清侯一开始便没有使用全力,毕竟只是指点李山一二而已。

  擂台下的众人在两人刚开始试探般的交手后便陆陆续续离开,难免有人不满两人无趣的表演,口中抱怨不已。渐渐的修士便走的只剩下罗青笙一人,罗青笙看着两人的交手,准确的说罗清侯不断击退李山,李山又再次冲上去动手。

  一次次的失败让李山的衣服破破烂烂,不过李山的目光依旧很专注。

  此时两人手持长剑比拼剑法,罗清侯长剑刺出一朵朵剑花,而李山则是大开大合的挥着长剑当长刀用。

  看到这里罗青笙摇了摇头,这一下午李山有所进步,但依旧还是非常拙劣的经验,也不知李山到底是哪家的弟子,按理说李山这般年纪修炼到练气巅峰的修士,一般都为家族子弟。可家族中人从小便开始实战,就算是专攻炼丹的炼丹师也要有丰富的斗法经验,就这一点李山绝对不是家族子弟。

  但若是一个散修,散修通常拥有比家族子弟更阴狠毒辣的手段,且没有多余钱财去学习炼丹,毕竟炼丹师的前期花费实在太大。而罗青笙能想到的解释也只有李山是个修炼天才之外,也想不出什么。

  擂台上的两人渐渐出现不支,本来两人便是修为相当,打到后来甚至都使出七八分的力气才维持住战局。不过就算是没有使用全力,两人的真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再来!”李山气喘吁吁,真气的减少让李山感到虚弱,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状况,也没理会快枯竭的真气,举起长剑就要用出剑法。

  “不来了!”哪知罗清侯理都不理李山,耍无赖一般坐在地上,任凭李山怎么劝都不起来。

  “你就像个疯子。”罗清侯苦笑:“我感觉我吃亏了。”

  “一枚驻颜丹。”李山眼皮都没抬,出价道。

  “这……”罗清侯这时候都有些想要直接抢了李山算了,不过想一想李山还是一个炼丹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对方,就只能作罢。况且李山还非常和他胃口,若是抢了那就不是朋友而是仇人了。不过今天他是实在没有精力了,于是说道:“明天再来!”

  “好。”李山答应的太快,让罗清侯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应该推到后天再说。

  天色已晚,三人便一同回到客栈。罗清侯一进到房间便开始打坐恢复真气,李山则是静静盘坐在床上,没有进入冥想,而是闭上眼,脑中不断回放白日里与罗清侯的交手,再次咀嚼一番今日的斗法。

  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在应对罗清侯的时候李山找到很多瑕疵,推演自己应该怎么应对,没想到直接进入到研究炼丹时的状况,四周一片漆黑,两个人影不断交手,正是罗清侯与李山,只见罗清侯的小人不断出招击退李山的小人,每次出的招式都一样,而李山的小人则是不断变换攻击方法,直到将对方击败。

  然后这个小人消失,再次出现一个罗清侯的小人,使用不同的招式,再次将李山击败。不断的重复不知失败了多少次,李山渐渐找到罗清侯招式中的破绽,并且一举击败对方。

  很快李山将所有小人击败,但还是没有从漆黑空间中离开,李山便琢磨起来怎么更省事击败罗清侯,这一琢磨便直到第二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