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陪练(二)

  太阳已经高照,然而李山还沉浸在推演当中,他完全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李山此刻的意识空间中,代表罗清侯的小人依旧一成不变的施展剑诀剑法,然而李山的小人竟然能在短短的几招之内使之败北。

  就在李山沉浸在意识世界当中,另一边的罗清侯还在纳闷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按李山昨日的疯狂劲儿,不应该现在还在睡觉。当然,说李山睡懒觉也是罗清侯的恶意揣测,到了他们这个修为,一般都是用打坐替代睡眠。

  “兄长,说不定人家只是在修炼而已。”昨日回到客栈,罗清侯已经将驻颜丹交给了自己的妹妹,得到妹妹的开心笑颜,罗清侯顿时觉得白天的辛苦值了,听着妹妹不知柔和了多少倍的声音,罗清侯心中暗叹一声不容易啊!

  “既然李山那小子还没出来,那咱们就先去置办此次所需的法宝。”

  罗青笙抿嘴笑了笑,道:“在人前你叫人家李兄弟,怎地到了私底下就成了那小子。”

  “呵呵……”罗清侯想起李山笑眯眯的说出这两个字时,那种不言而喻的嘲讽又从脑海深处浮现,也不由得将这两个字吐了出来。

  “……”罗青笙的表情僵在脸上,罗清侯立马尴尬的大笑两声,道:“哈哈!咱们还是快走吧!”说完也不管自己妹妹赌气的神色,匆匆忙忙的走开。

  罗青笙气恼的剁了跺脚,无可奈何的追了上去。

  直到太阳渐落,李山才从推演中醒来,而一醒来就开始呼呼大睡。

  李山推演的时间是根据他的神识决定的,在万象城的那段时间中,托李山每日疯狂推演的福,他的神识不断增长由原先只能支持半日到现在能支撑一日时间。然而不变的还是神识一旦耗费完,就只能用睡眠弥补了。

  说来有小珠子的把关,李山的神识通常耗费到快要永久性损失时才停止,不然李山也不用刚一清醒就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

  直到李山醒来,他才反应过来因为推演的缘故而错过与罗清侯的约定,不过李山并不懊悔。经过这一次的推演,李山发现了两件好事。

  第一件便是这次推演过后给了李山很多的启发,相信他再次与罗清侯动起手来不会被压制的太凄惨。第二件事,李山发现小珠子不但能够推演炼丹术,就连战斗都能推演,不过李山却发现,功法秘籍却是没有办法推演。然而即便如此,也让李山省去很大的功夫,毕竟小珠子也不是万能的,它推演的基础还是李山自身的所见所闻与知识。

  李山暗自决定自己需要好好的补一补更多的知识,说不定到时候能灵活应用小珠子,这些知识便是最大的助力。

  看着外面天色已晚,李山便没有出去房门,吞下一颗辟谷丹后便开始打坐。

  翌日,罗清侯与其妹吃着客栈的早餐。李山已经两日没有出过房门,罗清侯满以为李山今日也不再出来,哪知道李山的房门咯吱一声响,便见到一身青衫的李山从门内走出。

  见到罗清侯,李山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失约了,还请罗兄见谅。”

  罗清侯站起来道:“这都是小事一桩,李兄要不要与我一起吃个早餐?”

  “还是不了,就不打扰二位。在下先行一步,在南火武馆恭候罗兄大驾。”李山说完便出了客栈。

  罗清侯也没有再挽留,他说这也是客套话,李山离去也和他心意,总不能他兄妹二人吃着饭让李山干看着。

  李山出了客栈,一路来到南火武馆。

  上次前来南火武馆主要是与罗清侯斗法,但此次只有李山一人,李山便打算看一看其他人是怎么打斗的。这些台上的人与李山罗清侯不同,大多都是因为或多或少的恩怨而上擂台,自然下手不像李山与罗清侯那般有分寸。

  李山随意挑了一个擂台观看,台下围了不少修士,台上是两个中年大汉,均都是一副暴躁脾气,两个人手持法宝,一人用着拳法狠狠往对方身上招呼,一人拿着大砍刀挥舞的虎虎生风,不时听见两人交手时发出哐哐的金属撞击声。

  这二人所用的拳法刀法都属于刚猛类型,此时强强相撞比拼的不分上下。

  “好!”用拳法的大汉一拳击中另一人胸口,直把对方打的噔噔噔后退,引来不少人叫好。

  看了一阵,李山估摸着罗清侯也要来了,便走到南火武馆门口,正巧见到罗氏兄妹两人往这边走来,李山替两人交了灵石,那落霞谷弟子便没有阻拦两人的意思。

  阵法的光芒将两人笼罩,李山二话不说,飞剑脱手,一套《凝剑诀》便在他手中展开,飞剑身上冒着灵光,眨眼就直冲罗清侯而去。

  李山这次的迅速让罗清侯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他好歹也是一个世家子弟,虽然没有时间放出飞剑,但身形下意识一荡,人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脱离原来的地方。

  “李兄弟你不厚道啊!”飞剑一个斩空,但去势不尽,在李山操控下转了个弯,剑身一晃,速度猛增。罗清侯一见此,明显感觉李山此时给人的感觉与上次不同。他心中惊讶李山的进步竟然这么大,他完全不知情。

  “呵呵,罗兄小心了。”李山笑着,整个人直冲罗清侯而去,罗清侯面对飞剑与拳头的夹击,情急之下伸手一抹手上的银镯,顿时三道风刃凝型。

  “嗖嗖嗖!”道道风刃如同利箭一般射向李山,李山眼见着自己要被攻击到,顿时硬生生停下去攻击罗清侯的势头,冒着灵光的右拳攻击在风刃之上。拳光风刃相交,李山顿时觉得手上一痛,整个人往一旁闪去,惊奇的看着自己拳头上的血印子。

  “你这法宝叫什么?”李山从没见过这种法宝,顿时好奇的问道。

  “此物名叫银丝镯,可是我母亲交于我保命用的,能发出三道风刃御敌,现如今用在你身上,你说该怎么办?”罗清侯一脸苦笑,说道。

  李山却是一听没好气的说:“快得了,这个攻击力完全不够保命所用,算你赢一局。”

  “嘿嘿。”果然罗清侯嘿嘿一笑,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再来!”李山说完,没有废话,口中大喝一声:“起!”

  飞剑应声而动,与罗清侯的飞剑交缠在一起。

  两人刚一正面撞上,罗清侯便感觉李山的难缠。李山用的自然是普普通通的《凝剑诀》,但不知为何,给罗清侯一种专门克制于他的感觉,让罗清侯感觉不妙。眼见着自己的飞剑节节败退,罗清侯顿时改变剑诀。

  李山早就知道罗清侯身怀不少功法,此时用出的却是李山从来没有见过的剑诀,顿时有些捉襟见肘起来。李山心中顿时明白,若是光靠着推演的那些招式,完全不足以应付斗法,所以李山回忆起推演时的每个举动,说不定当时失败的做法在应对这招时会起作用。

  两人以飞剑斗的可谓精彩,台下渐渐围上不少的人。两人的比斗虽然没有戾气,但单纯以精彩程度上来说完全不逊色。台下的人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纷纷叫好。

  罗青笙看着台上的李山,心中浮现复杂的情绪。她与其兄一样,自然是知道李山两日前是什么个模样,没想到对方在房中闭关两日,出来后竟然能与兄长交缠的不分上下,且罗青笙能明显感觉的出来,李山正在飞快地进步。

  看着自己的兄长,罗青笙生出一种担忧,她与兄长来此是为了落霞谷,若是兄长教会了李山怎么斗法,在比试时双方碰上那该怎么办?

  不管罗青笙此时怎么想,台上的两人斗的是那叫个兴奋,顿时除了保命的手段之外,其他手段齐齐出现。各种灵光蹦现,拳脚相加发出沉闷的声音,两人你争我夺,足足打到都把真气消耗一空。

  “嘭!”罗清侯坐在地上,一脸的钦佩:“李兄弟,啥都不说,你真是个疯子!”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李山没好气的说,随手掏出一瓶小元丹,扔给了罗清侯一瓶。

  “给我了?”罗清侯诧异的说道。

  这小元丹正是李山炼制的丹药一种,品阶只有二品,恢复真气的速度比一品的培气丹快上不少,同时在市价上也更贵。李山给罗清侯的一瓶中足足有十颗,这一瓶足可以为李山赚到三枚灵石。

  “这是今天的报酬。”李山吞下一枚小元丹,一边恢复法力一边说道。

  一听这话罗清侯哭笑不得,这算什么?第一次的报酬是一枚驻颜丹,但这次就是十枚小元丹?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李山恢复良久,又摸出一瓶丹药扔给罗清侯。

  罗清侯不明所以的打开一看,正是驻颜丹。顿时罗清侯眉开眼笑。

  “罗兄,我问一句,你若不想说就算了。”罗清侯想到什么,问道。

  “但问无妨。”

  “你是几品的炼丹师?”这是罗清侯最想知道的,他此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句话,反而是传音过去。

  李山听到一个声音直接在自己心中响起,还吓了一跳,不过听出这是罗清侯的声音,学着罗清侯的样子也传音过去:“二品。”

  炼丹师的品阶是根据炼丹师能够炼制出几品的丹药决定的,李山没有三品的丹方,那本得自唐远章的《初级炼丹术》上只记载了寥寥几张丹方。

  “原来如此。”罗清侯露出失望的神色,李山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但对方既然没有要说的意思,那李山也不便多问。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