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入门大比

  一个月后,落霞城越发的热闹起来,如今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行走的大多都是练气后期或是巅峰的修士。想要进入落霞谷的散修很多,没有练气后期或是练气巅峰的实力根本不敢来冒险,毕竟若是自身修为不够而落得身首异处,没人为你出头。

  同时因为落霞城的修士人数太多,难免会起各种各样的冲突,这些日子南火武馆人数爆满,李山眼睁睁看着有不少决斗的修士陨落,这样你死我活的战斗给了李山不少启发。而在落霞城的街道上,也同样有性格火爆的修士忍不住等到南火武馆决斗而当街大打出手,当然这样的修士被落霞谷的筑基修士抓住后扔到了城外,失去进入落霞谷的资格。

  落霞城的混乱并没有波及到李山,他每日除了在南火武馆观看斗法,便是回到客栈闭关,他的疯狂劲头让罗清侯看的目瞪口呆,脸色也不由得严肃起来。因为李山的斗法经验正在飞速增长,甚至罗清侯最后发现自己不动用保命手段竟然只能与李山斗的不分上下。

  而更令罗清侯惊讶的是,与李山的斗法竟然能够让他的经验增长。罗清侯思索了原因,发现李山的手段都不按常理使用,通常会以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式使人措手不及,尤其是最近这些天。而为了能够跟上李山的思路,罗清侯也是天马行空的创造新的对敌方式,这才能维持自己的不败。

  时间终于到了落霞谷招收外门弟子的那天,这天的南火武馆门外人山人海,都是在报名落霞谷入门考核的资格。

  李山与罗氏兄妹三人混迹在人群中,在场的修士足足有上千人,男女老少都有。此时的众修士纷纷排成长队,但有很多桀骜的修士满是怨愤,他们本不愿排成这样的长队,但落霞谷的筑基修士就在一旁看着,谁若是不守规矩便取消谁的参赛资格,敢于闹事的已经被击杀。

  没有人敢于当出头鸟,有胆子的已经身在黄泉。

  队伍尽头便是登记名册的落霞谷弟子,一人询问着前来的修士姓名年龄,若是四十岁以下便记录下来让其通过,若是四十岁以上,那就只能说声抱歉。

  落霞谷接受的弟子也是有着培养价值的修士,若是年龄已经达到四十岁以上,那今生都难有突破筑基的机会,对于这种修士,落霞谷还没有那个精力去浪费资源。

  至于有没有人谎报年龄,在前方专门有查看根骨的筑基修士,凭练气修士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满的住对方。

  渐渐的便轮到了李山。

  “姓名。”

  “李山。”

  “年龄。”

  “二十二。”

  “修为。”

  “练气巅峰。”

  李山说完便看到那个筑基修士点了点头,表示李山所说的正确,负责登记的修士便拿出一个令牌,让李山进了去。

  进入这一个月非常熟悉的南火武馆,李山便看到南火武馆的院中有不少的人。虽说平日里来南火武馆的修士不少,但像今日这个规模还是头一次,且这些修士没有一人修为低于练气后期。

  李山看了眼手中的令牌,上面写着八百三十七的字样,随后李山找到一个角落,默默等候。

  渐渐的时间过去,李山终于感受不到再有人从门口进入,便看到一个身着紫袍的修士脚踩一柄飞剑,飞在半空中,俯视着底下这些修士。

  从这修士飞上半空起,李山便觉得身上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但在法力运转之下眨眼恢复正常。他看向半空的中年修士,心中一动,暗道这就是筑基修士的实力?以李山看来,完全不是练气期的自己可抵挡的,仅仅是散发出修为便让他感到吃力。难怪修士每跨过一个大境界都是一次蜕变,这话说的果然不假。

  李山也不是一年前的修炼菜鸟,这一年混迹中明里暗里学会了不少东西。

  “各位能到此地,就说明想进我落霞谷。”这时飞剑上的修士将法力灌入声音当中,顿时诺大的武馆内所有人都能听见筑基修士的话语。

  “但我落霞谷话撂在前头,若是谁实力不济被人斩杀可不要怨我落霞谷!”

  李山感觉这修士口中的煞气极重,顿时明白此擂台上若是不拼命对待恐怕有性命之忧。顿时心中一凛。

  “场中有一百擂台,每次可进行一百场比试,只有获胜的人得到晋级的名额。现在有前两百令牌的修士做好准备!令牌会指引你登上擂台!”

  中年修士话音刚落,便见场中零零散散的亮起二百道光束,这些光束指向不同的擂台,顿时有二百道身影腾空而起,纷纷施展着身法朝着自己的擂台而去。

  然而挡路的修士太多,这些修士干脆踩在其他修士头上而过,惹得众人大怒不已。然而落霞谷的弟子只是冷眼旁观,丝毫不理会场中的乱象,倒是有不少人想直接攻击腾空而起的修士,但都被制止。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此时动手的不智之处,纷纷让出光束所过之处。果然,有了通道可过那些修士安份不少。

  等两两进入擂台之上,阵法启动,阵法上亮起的光芒说明此时阵法正在全力运转,除非有金丹修士的攻击力度否则不可破除。

  “李兄弟,原来你在这里。”就在李山关注着此时的场中,听到身边有人过来,转头看去,原来是罗清侯,他身后还跟着其妹罗青笙。

  “原来是罗兄。”李山拱了拱手,随即转回视线。

  罗清侯顺着李山的目光看去,正见前方的那个擂台之上,有着一男一女两个修士,这男的足足有三四十岁的模样,而女的只有二八年华的样子。

  “李兄弟,看上那女子了?”罗清侯颇为猥琐的凑过来,被李山一巴掌拍开,李山面无表情的说道:“想说什么不用拐弯抹角。”

  “咳,果然还是瞒不过李兄弟的法眼。”罗清侯也不觉得尴尬,上前一步说道:“我们做个交易怎样?”

  “什么交易?”李山一听顿时有了兴趣,上下打量了眼罗清侯,说:“先说说你要什么?”

  “那啥,驻颜丹随便来个十颗八颗的就行。”

  “休想。”李山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托小珠子的福,虽然他有十成的把握能够炼制驻颜丹,但他也知道驻颜丹这东西虽然品阶不高,但足以令所有女修疯狂。李山也不想驻颜丹如此轻易的拿出去,否则驻颜丹疯狂的利润足以吸引高阶修士抓捕自己。

  “你以为驻颜丹是大白菜啊,我的成丹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手中的驻颜丹也不多。”李山没好气的说道。

  自从挑明李山炼丹师的身份,两人的交易便是这么简单,罗清侯一直不放弃从李山手中掏出驻颜丹,但李山死死抓着不放手,罗清侯使尽浑身解数也无可奈何。

  “最多一枚。”李山说的斩钉截铁。其实李山也猜到了罗清侯要说什么,无非便是这些参赛者的信息罢了。

  “好吧。”罗清侯只能无奈的说道。不过能在李山这里弄到价值连城的驻颜丹,罗清侯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来日方长,总能把李山的存货掏空。

  罗清侯打的什么注意李山并不在意,他能猜出一些来,但若是能够用驻颜丹换取利于自己的东西,李山还是乐意的。

  场上的女子挥舞着淡蓝色的水袖,如同一个舞者一般翩翩起舞,看上去仿佛有不少淡蓝色的蝴蝶随着女子的身姿而飞舞,唯美无比。但李山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女子的舞姿中带着浓浓的杀意,蝴蝶上也有着恐怖的戾气。然而此时的中年修士却是一脸的陶醉,虽然略有挣扎,但很快就沉浸在女子的舞姿当中。

  一只蝴蝶落在中年修士的脑袋上,只听嘭的一声,那修士的脑袋就此爆开。

  李山顿时汗毛乍起,这女子的手段实在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原本那中年修士也是一脸的警惕,但很快沉溺其中就此丢了性命。

  “此女人称蓝蝶女,修炼的功法无人知晓,别看她一副二八少女的模样,其实已经有了三十许岁,为人狠辣。”罗青笙此时开口说道:“据说此女早年出身歌姬,故而身姿如同舞女一般,但其实她的舞姿当中带有幻术,李兄弟与她对上的时候不要看她的舞蹈,一口气将她的节奏打乱,这样才能有不少的胜算。”

  李山点了点头,他此时觉得自己的斗法经验还是太少了,此时遇见这种偏门的功法便没了办法。

  蓝蝶女的擂台上已经胜负分明,蓝蝶女便最后冲着台下众人盈盈一拜,仿佛真的是一个舞女献上优美舞蹈一般。

  李山又是感觉寒意袭来。

  蓝蝶女带着笑从台上走下,一路上其他修士纷纷让路,这不仅仅是因为蓝蝶女已经晋级,更重要的是蓝蝶女给人的恐怖感觉。刚刚死于蓝蝶女手中的是与她一样的练气巅峰,若是其他人想要杀掉对方还得下一定的功夫,更是衬托蓝蝶女手段的高明。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