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入门大比(二)

  此时的南火武馆,一百来个擂台中有不少已经结束战斗,大多数落败的都是只到练气后期的修士,这些修士当中有些是有真本事,在发觉自己无法获胜时立马认输,若是能扛到落霞谷修士救援那还有一条活路,若是活不下来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

  李山看着上面的战斗,心中越发的凝重起来。这些比试与李山罗清侯的斗法不同,招招都向着对方的要害之处攻击,李山不由的疑惑,落霞谷到底要招收的是用有潜力的弟子,还是杀人如麻的凶徒。

  “李兄弟,你可知此次有多少凶人来参加落霞谷大比的?”这时罗清侯在李山一旁说道,他的脸色也是一片凝重,没有了平日里的嘻笑。

  “在下不知。”李山也是倍感压力,他虽然与罗清侯斗法一月之久,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的斗法经验还是非常欠缺,即使有着小珠子的帮助也无济于事,毕竟小珠子只能让他在事后反省时飞快找到解决办法,但若是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反省。

  “此次落霞谷招收外门弟子的名额只有三十个,也就是一千多中取前三十个顶尖的修士,而如同蓝蝶女这样的狠人,此次足足来了四十多个。”

  一听罗清侯的话李山眉头皱的更紧,像蓝蝶女这样的狠辣角色竟然有四十多个,那岂不是说自己想要进落霞谷,必定会与这些人冲突,这让李山不断思索解决之法。

  “罗兄此次前来是想进入落霞谷吧,想必令妹也是一样,不知罗兄有什么办法?”李山想了片刻开口说道。

  罗青笙此时却是脸色一变,似要开口说什么,但却被罗清侯阻止。

  “李兄,我们前来的确是有把握,不过李兄又能付出什么代价?这次可不仅仅是驻颜丹能够交换的。”罗清侯面色严肃,凑到李山耳边小声说道。

  李山沉默下来,他身上的宝物不多,除了小珠子这个绝对不能暴露的宝物,其他的都是些普通货色,最珍贵的也只有筑基丹与驻颜丹了。

  见到李山沉默,罗清侯顿时心中有了底。

  只见他说道:“那这样吧,不如李兄用一个承诺换取如何?”

  李山自然知道罗清侯说的是能够对付蓝蝶女这样的修士的方法,但能让罗清侯这么严肃的说出来的承诺必定不容易。

  “罗兄不妨先提一提你的条件。”李山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试探性的问道。

  罗清侯也知道李山为人谨慎,即使两人交情不错也不会放松警惕,苦笑着说道:“李兄弟还记得当初我询问你的炼丹品级吗?”

  “自然记得。”李山此时也想起来两人刚认识不久罗清侯便询问过自己是几品的炼丹师,尤记得当时自己回答二品罗清侯失望的神色:“不知罗兄要我答应的条件与此事有何关系?”

  “其实也不是什么让李兄为难的事情,只是我想让李兄替我罗家炼制一个丹药。”罗清侯说着面带苦笑,他身后的罗青笙也是一脸的黯然。

  李山沉默片刻,询问:“不知是什么丹药,让罗兄这么费神?”

  “什么丹药我此时还不能说出口,不过这丹药却是五品丹药,若是李兄答应这场交易,等李兄能炼制六品丹药时来我楚东罗家,到时李兄自然会知道了。”李山一听罗清侯只是需要一个未来的承诺,顿时有些意动,但他还有疑问:“若是我此生还没能达到六品炼丹师,罗兄该如何?”

  “我要的只是李兄一个承诺罢了,到时李兄能来我罗家最好不过,若是不能前来我也不会怪罪李兄。”罗清侯此时豁达一笑,说道。

  “好,成交。”见此,李山也没有了顾忌,就此答应的说道。

  “李兄果然是个爽快人。”见到交易达成,罗清侯顿时露出一个笑颜,他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符篆,展示给李山看。

  只见这张符篆与普通符篆不同,上面没有符文,反而是一把栩栩如生的小剑。这张符篆很破旧,但却没有破损的地方,而上面的小剑也是一副朦胧的样子。

  “这是……”李山疑惑的说道。

  “李兄弟有所不知,此宝名为符宝,是一件珍贵无比的法宝。”罗清侯说道,他还不断打量李山的反应,但李山此时就算是非常好奇罗清侯手中的宝物,但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冷静的样子。

  见不能从李山神情中得到任何想看到的东西,罗清侯顿时有些挫败的说道:“这件符宝是拓印我罗家元婴老祖的本命飞剑制成,有着元婴老祖飞剑的威能。不过因为年代久远和使用多次的缘故威力已经下降到筑基后期,不过应付这场比试也是可以的。”

  “罗兄,此物的确是个宝贝,不过依你所说,此物快要损毁了吧?不知此物能用多少次?”李山冷笑着说道。宝物虽好,但若是只能使用一次,根本不足以保证自己进入前三十,毕竟李山能够与谁相斗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李兄不必担心,此物少说也有四次的使用机会,四次之后此符宝便会失去所有灵性,望李兄谨记。”罗清侯也郑重的打消李山的顾虑,说道。

  李山也了然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此符宝,询问道:“这符宝怎么用?”

  “李兄只需要注入法力,用神识操控即可,它与飞剑并无二致,想必李兄应该能够迅速上手。”罗清侯指点着李山使用符宝,李山点了点头随后将符宝收入怀中,看的罗清侯眼角抽了抽,明显是不舍得这件符宝。

  李山不知道符宝的价值,但罗清侯又何尝不知道。符宝必须是元婴老祖才能制作出的法宝,且只有用元婴老祖的本命法宝才可以制作的出来,且每次制作都会损伤本命法宝,必须温养十年才可能继续制作,否则本命法宝会出现根本性的损伤。而他罗家的符宝也所剩不多,此次他二人为了进入落霞谷,族中专门为他二人准备了两张符宝,且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此次交易给李山让罗清侯心痛不已。

  不过能够用一张快要报废的符宝换取一个天才炼丹师的承诺,也是值得的。

  李山以为自己说出炼制驻颜丹只有一半的成功率不算惊人,但其实就连五品炼丹师在炼制驻颜丹的时候也只有四分之一的成功率,故而罗清侯以为李山是个炼丹天才,其实并不知道李山的炼丹术全仰仗小珠子。

  随后,便是罗清侯为李山介绍此次劲敌的消息,罗清侯得到的消息非常准确,李山能够感觉的出来。但让李山非常疑惑的是,罗家既然在楚东,那罗清侯兄妹为何跑到楚南参加一个中型门派的试炼。罗家既然有过元婴老祖,必然势力不小,怎么他不去楚东的太上魔派?

  楚国有三大宗门,分别为占据楚南的元极宗,占据楚东的太上魔宗和占据西北方向的星武院。三个宗派割据一方,大摩擦没有小摩擦不断,而其统治的中小门派也是互相敌对。

  没想到罗清侯竟然会来到元极宗的地盘加入一个中型门派。不过李山也不想揣测罗清侯的用意,不管罗清侯有什么目的,李山都是不打算参与的。

  两人并没有要好到能为对方出生入死的地步。

  一边听着罗清侯讲述的消息,一边看着擂台上的斗法,等到罗清侯讲述完,李山才突然问道:“罗兄,不知你与令妹的编号是什么?”

  罗清侯也知道李山在担心双方若是对上必定有一方要认输,说道:“我的令牌上写着九百五十九,青笙的令牌上写着一千一百六十二。不知李兄你呢?”

  李山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的令牌上写着八百三十七的字眼。看来咱们两个的确有缘。”

  两人一个八百三十七,一个九百五十九,两者正好在两百之数内,有很大的可能对上。

  “我倒是宁愿没有这个缘分。”罗清侯一听苦笑着说:“即使咱们两个对上了也只有一战了。”

  “自然。”李山无所谓的说着。

  他们二人都对进入落霞谷的名额势在必得,就算两人之间有交情,但交情归交情,进入落霞谷的机缘却是不能让人的。

  自然,若是三人不碰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其实两个人心中都在隐隐期待与对方好好的打上一场,毕竟这一个月来两人交手也是浅尝即止,根本没有好好的打上一场,若是能在正式的场合里尽情放手一搏,相信两人还是非常乐意的。不过两人还是非常识大体的,不希望两人遇上的心理大过于想战上一场的冲动。

  罗青笙看着两人目光交汇中带有的战意,却是心中一叹。李山对于兄妹二人或许会有重用的可能,但他二人进入落霞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相比较她的兄长,罗青笙更加理智一些,更希望三人不会碰在一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