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入门大比(三)

  随着时间的流逝,擂台上对战的修士已经换了好几波,其中有不少惊才艳艳之辈,但更多的是普通修士,毕竟机缘只属于少数人。

  南火武馆的最顶头有一栋高大的建筑,是专门为落霞谷主持入门大比的筑基修士而准备的。此时的高台之上,坐着十几号人,其中坐在最前方的正是李山看到的那名中年筑基修士。

  那修士此时一脸的严肃,观察着擂台上的斗法。只见各个擂台上闪耀着或强或弱的灵光,一百多个擂台齐齐排列,一千多号人密密麻麻挤在擂台下。

  而那些已经获胜的修士,则是专门拥在一起,与那些未考核的修士分开来。至于失败者们,则是被清理出南火武馆。

  “还有多少人没有参赛?”中年修士突然开口问道,而他身旁坐着的一个修士则是一脸的恭敬之色,口中念诵法决,就见他身前浮现一卷书卷,上面飞快地翻页,很快便现出一个“五百三十四”的字样。

  “江堂主,还有五百三十四人。”顿时那修士说道。

  “太慢了!”江堂主皱着眉头看着下方的人山人海,不满的说道。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这位江堂主的脾气不好,这在落霞谷中是出了名的,可谁让这位堂主是掌门师弟,同时也是执法堂堂主,故而所有弟子在面对这位江堂主时都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

  “江师叔,请勿着急,此次参与比试的人足足有一千二百许人,这已经够快了。”这时坐在江堂主右侧的一位白衣女子徐徐说道。

  “既然秀纤这般说,那师叔我听便是。”江堂主对其他人不假辞色,但唯独对这女子和颜悦色起来。不过众人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这女子名为白秀纤,乃落霞谷掌门齐劲得意之徒,其实力在落霞谷中当得第一,就连那些自命不凡的天骄们都对白秀纤折服不已。此次白秀纤随着江堂主前来主持入门大比,便是让她逐渐接触落霞谷的各个事宜,以便未来掌控落霞谷。

  正是因为白秀纤内定的下任掌门,再加上江堂主乃掌门的师弟,所以江堂主对于白秀纤分外迁就。

  而就在南火武馆的院中,李山看着手上微微散发着亮光的令牌,看了眼一旁的罗清侯,幸亏对方的令牌并没有发亮。李山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望。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令牌已经指引着他前往自己需要斗法的擂台,李山当下也不迟疑,顺着人群让开的道路飞奔而去。

  “兄长,你说他真的能达到六品炼丹师的水准吗?”罗青笙此时看着李山离去,语气有些沉重的说。

  罗清侯却是风轻云淡的说:“谁知道呢。”

  “那兄长你怎的就大方的送了人一枚符宝?”罗青笙有些急了,李山在的时候她便想说这些话,不过却不好开口,此时李山已经离开,她便再无顾忌。

  “青笙,谁又知道他未来能成长到怎样的地步?你也知道,那枚丹药不是没有人能练,而是没人敢练,就算是那些敢练的炼丹师我罗家根本无法请来,你也知道,家族现在……”罗清侯轻轻叹息一声,随后什么也不再说出口。

  罗青笙也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显然十分认同兄长口中的事情。她只是不忿兄长竟然把珍贵的符宝交给一个连筑基都不到小小修士,若是对方不小心陨落了那岂不是这番打算就打了水漂?

  “不用担心李兄会被人杀了,以他的性子绝对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当中。”罗清侯笑呵呵的说,安慰自己的妹妹。不过他也知道,修真界有太多的意外发生,根本不能保证李山能一直活下去,即使他表现的非常谨慎。

  不过这话罗清侯没有说出口。

  而在那边的李山,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上,擂台上已经有了一个修士等着李山的到来。那是一个浑身消瘦的中年人,手长脚长,看上去目光呆滞仿若痴傻一般。但李山却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这人是谁李山并不清楚,罗清侯交代的四十人中也没有这个中年修士,不过李山却是对任何人都不会掉以轻心。

  见到李山已经到了,对面的中年修士呆呆的眨了眨眼睛,仿佛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般,但李山却是不管对方怎样,一层水蓝色的光芒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周,正是护体灵光。仿佛是不放心一般,李山又往身上拍了一张防御的符篆,一层金光闪闪的光罩便罩在李山护体灵光之上。

  做完这一切,李山目中寒芒一闪,口中轻喝一声:“起!”

  一把带着蓝光的飞剑从李山袖口中飞出,试探性的直直刺向对方。

  那中年人见到李山并没有被他的表现迷惑,顿时身形一晃,李山试探性的攻击一击二空。那修士闪身出现在李山身旁,砰的一声一脚踢在金光罩上,直踢得金光罩摇摇欲坠。

  李山却是不急不缓的操控着飞剑返回攻击对方,又被对方躲过,还抽空甩了飞剑一个腿鞭,把飞剑打的倒飞出去。李山感觉到飞剑的灵性大减,控制起来也晦涩无比,干脆放开对飞剑的控制。

  此时李山却是心中正在奇怪,满以为这修士会是一个劲敌,所以李山才会为自己设下重重防御,哪知道此人与罗清侯差远了,就连自己的一道符篆都打不破。

  正在李山心中感到无趣的时候,那个中年修士却是一脸的苦涩。落霞谷并没有规定不能使用符篆,仅仅不让使用丹药而已。但普通的修士哪能买得起符篆,就算是能买的到也是购买那些便宜的攻击类符篆。对手所用的防御符篆在价格上要比攻击符篆贵重三倍以上,拮据的散修根本购买不起。然而对方也没有违反规定,这让他连续几次攻击都没有伤到对方分毫。

  “咚!咚咚!咚!”一连串的声响在金光罩上响起,金光罩被踹的连连变形但依旧坚挺着没有破碎,一连过了好几个呼吸,那中年修士还是锲而不舍的攻击着。

  两人的修为都是练气巅峰,自然是不愿还未拼死一搏就此放弃。

  李山见对方不愿放弃,顿时心中不耐。他已经丢掉了一柄飞剑,然而就在中年修士以为他没了飞剑便少了攻击手段,准备好做持久战的准备,毕竟符篆也有着使用时间,等到了时间定然是金光罩破碎。

  但李山又从怀中掏出一套飞叉,正是当初斩杀了恒火上人得自唐远章的那对飞叉。这飞叉也只是一件下等法器而已,但唯一的特点便是快。

  李山催起飞叉,两个子母叉在李山头顶盘旋,随后一闪从两个方向一前一后冲向中年修士。那中年修士一看大骇,顿时连忙躲避。但他一人怎能躲得过两个飞叉的攻击,在李山的控制之下飞叉飞舞的角度十分刁钻,招招都向着对方的要害之处攻击而去。

  中年修士哪见过这种仗势,说到底他的斗法经验多数是与散修战斗,像李山这种称得上富人的散修很少见过。不过对方也不是吃素的,闪避的身法十分巧妙,连连避开飞叉的攻击,即使避不过去也会以轻伤换重伤。

  李山看着对方狼狈的模样,心中却是毫无波澜。反而加快了法力的输入。

  顿时,飞叉的速度又是一翻,那中年修士一见不妙,顿时大喊一声认输。但李山却是没有停下攻击,攻势却是减缓,依旧逼的中年修士不得不退身躲避。

  “停手。”这时一个筑基修士出现在擂台上,李山的飞叉也猛地停止下来,没有半点迟疑。

  随后,那修士便被送走,筑基修士宣布李山取得胜利。接下来李山便走下擂台,走到那堆通过一次考核的修士一旁,看着剩下的修士继续进行比试。

  陆陆续续有人胜出,还未参赛的人数越来越少。过了片刻罗清侯顺利取胜,来到李山身旁,又过片刻,罗青笙白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原来罗青笙遇上了那四十人中的一个,人称铁背拳王的练气后期修士,对方的确有不少本事,那一对铁拳让罗青笙吃尽了苦头。然而罗青笙却是趁机偷偷使用了符宝,一举将对方射个对穿,死得不能再死了。

  于是,三人都已经通过第一次的考核,此时场中只剩下了六百多人,相比早上的一千多人,这六百多人每一个都不是凡俗,或许有的人是靠着运气取胜,但等到再次比试之后,剩下的就是龙争虎斗。

  就在这时,看台上的江堂主脚踩着飞剑来到众人上空,看着底下的五百多人,他依旧冷着一张脸说道:“场中只剩下了六百二十七人,明日继续!”说完便落回看台。

  看台上的修士随着江堂主纷纷离去,台下的获胜者们便在落霞谷弟子的指挥下纷纷离开南火武馆。

  “李兄,我们先行一步。”罗清侯心疼自己的妹妹,看着天边的晚霞说道。

  “告辞。”李山抱拳一礼。

  “告辞。”罗清侯也是一礼,随后与罗青笙匆匆离去。

  李山也向着客栈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