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丹堂

  邓姓修士带着七人向着院中一栋房间走进去,一进去房门,邓姓修士便叫了起来:“周老三,快出来!”

  顿时就有一个谄媚的声音从屋后传来:“哎呀,原来是邓师兄来了,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快请快请!”从屋后跑来一个瘦巴巴的中年男子,怀里抱着一个一个本子,屁颠颠的跑过来。

  “废话少说,这些外门弟子你来安排。”邓姓修士面对周老三的谄媚,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是是!”这周老三立马点头哈腰的说道。

  随后邓姓修士理都没理他带来的外门弟子,离开了厢房。

  邓姓修士方一走出房门,周老三脸上的谄媚瞬间消失不见,带着傲慢的神情斜睨着众人。他嘴角一歪,说道:“我乃丹堂的周管事,你们还不赶紧见礼?”

  看着这个面露得色的周老三,众人心中却是不屑至极,不过所有人都是一副恭维的模样:“弟子拜见周管事。”

  “哈哈!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周老三哈哈一笑,看似是谦虚的摆手,但脸上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这周老三十足是个小人,故而所有人都不愿意得罪这个周老三。

  李山没有在意这些,反而是诧异周老三的修为,周老三应该也是一个筑基修士,毕竟李山感受不到对方的修为气息。

  没想到一个筑基修士竟然如此讨好另一个筑基修士,这修真界的人心倒与凡人界的人心相同,各种各样的人物都有,甚至人情冷暖要比凡人之间还残酷。

  随后周老三开始分配众人工作,期间众人纷纷对他恭维不已,而周老三显然非常欣赏拍马屁拍的相当响亮的外门弟子,显的心情也非常好。

  然而李山却是暗自皱起了眉,说实在的他不愿与这周老三为伍,但此刻这周老三却是掌控着他的行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李山也不得不象征性的恭维几句,这让他在周老三眼中显得不咸不淡。

  李山与另外一人被分配到灵田当中工作,等所有人被周老三分配完毕,他便吩咐几名杂役弟子领着众人离去。

  落霞谷等级分明,就李山所知,落霞谷门内分为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以及亲传弟子,这些弟子的划分还是依照修为划分,如李山这样的练气后期以上的修士,便是外门弟子。而为李山带路的这个杂役弟子,修为只有练气初期,人也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

  “这位师侄,不知在灵田的工作是怎样的?”李山见到这个少年虽然低眉顺眼但眼珠滴溜的模样,便知道他心性跳脱,于是开口问道。

  这少年先是四处看了看,随后凑到李山面前与他说悄悄话:“这位师叔,我若是告诉你了,你千万别告诉他人。”

  李山笑着道:“这是自然的。”

  那少年也是笑了起来,随后有些兴奋的说道:“师叔,若是其他的工作,我还真不敢说,不过若是灵田的工作,那我还真能说上几句。”

  “哦?怎么说?”李山见这少年说的说的有趣,顿时问道。正当李山听着少年要开口,突然感受到身旁的异样,扭头看去。

  与李山一样被分配到灵田工作的修士是一位冷漠之相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李山记得这人在所有人都恭维周老三时一脸的冷漠,如同看闹剧一般冷眼旁观,仿佛不齿与周老三之流为伍。

  那书生打扮的修士见李山询问杂役少年的话,虽然表现的非常想要上前去旁听,不过却仿佛是拉不下脸一般。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在下姓李名山,道友不妨与在下一起听听这位师弟的话,也好有个准备。”李山对于这个中年修士还是有不少好感,他的举动让李山感觉到惺惺相惜。

  “在下姓古名淳峰,道友称呼在下的字毕丘即可。”那中年修士见到李山行了一个读书人之间初次见面的礼节,顿时脸色缓和不少,颇有几分开心意味的说道:“既然道友相邀,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过那杂役弟子却是一脸的为难,看着古淳峰半天没有开口。

  “不必担心,你这位师叔不会乱传出去,你但说无妨。”李山对着杂役弟子友好的笑了笑,安慰这杂役弟子说道。

  那杂役弟子听见李山如此说,还有些迟疑,不过古淳峰却是不快的说:“你放心,在下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你说的话!莫非你不信我?!”他口中的寒意让杂役弟子害怕的抖了抖,这才颤颤巍巍的死命摇头。

  李山这时摇了摇头,为少年开脱道:“毕丘,莫要动怒,这少年也只是不知情而已,不知者不怪。”

  “是我孟浪了。”古淳峰听见李山的劝阻,顿时明白自己语气过重,他看了眼被他吓得瑟瑟发抖的杂役弟子,面色郑重的说道:“在下为方才的失礼赔罪,但还请师侄告诉我二人何为灵田的工作,在下必有厚报。”

  李山此时诧异的看着古淳峰,他有种感觉,这古淳峰不像是一个修士,反倒像一个世家的读书人一般自持风度。古淳峰能听他一言而向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赔罪,着实让李山钦佩不已。

  “这位师叔,千万不要!是我太不懂事了!与您没关系!”哪知那少年却是脸色煞白的摆着手,李山与古淳峰顿时明白若是真的道了歉,这少年恐怕就要在诚慌诚恐中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也是一叹算是此事揭过。

  两人都明白少年在顾忌什么,无非生怕他此时接受古淳峰的道歉使的古淳峰难堪,事后古淳峰若是报复于他,那少年可承受不起。即使古淳峰是真情实意的为自己的行为道歉,然而两人身份地位的不同造就了一条看不见的鸿沟,让人无法跨越。

  随后杂役少年便开始谈起什么是灵田的工作,听之后两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原来这灵田的工作,竟然是打理灵田,每一位被分配到此地的外门弟子都要负责一块灵田,每日为灵田除草松土浇水。若是浇水还好说,但能生长在灵田中的杂草也不一般,它的根系非常发达,若是不能及时清楚干净恐怕杂草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会生长出一大堆。但灵田中的作物灵米却是一个娇贵的植物,若是有大量的杂草出现灵米便会枯萎,简直比小孩子还要难伺候。而更令人头疼的是种植灵米的土地,这泥土呈现肥沃的红黑色,质地坚硬即使是练气修士全力一击也没法破坏多少,也不知杂草是怎么生长在这么坚硬的土地当中的。

  然而负责灵田的外门弟子每次到灵米成熟后都要翻一遍土地,坚固的泥土便是最大的阻碍,若是外门弟子想要整理土地,只能用法力恰到好处的攻击,让泥土一点点翻出来。而这个活儿身为练气初中期的杂役弟子根本没法将这个工作进行下去,只能落在外门弟子身上。

  毫无疑问,在灵田工作是所有工作中最吃力不讨好的,而像其他人只是照顾照顾灵药,为炼丹师打打下手这样的工作,两者完全没法比较。

  两人相视苦笑。

  他们自然知道自己二人为何会被分配到这里做最苦的活计,盖因两人不愿巴结那个周老三,没想到就因为这个小事引得周老三心里不痛快,把两人分配到这里。

  听起来这工作如此艰难,恐怕没有太多时间修炼。

  李山当下苦笑不已,他来落霞谷可不是给人当苦力使的。李山看了眼一旁毫不在意的古淳峰,就知道这人完全不在意这点小事,暗叹自己还是没有对方豁达。不过李山也就是想一想,他可从来不认为自己读过一些书便是一个读书人,他清楚自己当初只是一个小书童而已。

  李山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倒是让古淳峰更加欣赏李山,一度将李山当成同道之人。若是让李山知道他心中所想,恐怕会苦笑连连,古淳峰是真的读书人真君子,他只是一个披挂着君子皮的粗人罢了。

  很快杂役少年便带着两人来到一处田地当中,将两人送到一排低矮的房屋前,恭声说道:“两位师叔,师侄只能送二位到这里,二位找此处的王管事即可。”这少年一路上战战兢兢的,早就想要跑路,但有任务在身少年也不敢怠慢,只好硬着头皮如此说道。

  “师侄辛苦了。”李山见少年模样,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人随后进入房中,里面坐着一个大约七八十岁的老头,这老头红光满面,老神在在的坐在桌子后面不知做着什么。

  两人相视一眼,不明白这老头在做什么,但也没有出声打扰。古淳峰虽然坚守君子风度,但不代表他是一个腐儒,毕竟能修炼到练气后期的散修,都是些精明的人物。

  时间就在一点一滴的过去,那老头仿佛是没有看到两人到来一般,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而李山与古淳峰二人就如同两根木桩子一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