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灵田

  也不知两人站了多久,那个老头才慢悠悠的回过神来,目光扫向两人,语气中带着懒洋洋的意味:“你们有什么事?”

  “弟子李山拜见王管事。”

  “弟子古淳峰拜见王管事。”

  “我二人乃新进外门弟子,被分配来灵田工作,还望仰仗王管事了。”二人齐齐行了个弟子礼,异口同声的严肃说道。那王管事听到二人的话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晓,随后让二人领了一块令牌与锄头水桶等工具,便让一个杂役弟子带着两人去二人负责的灵田。

  “你们二人记住,每两个月收成一次灵米,记得按时交。”王管事拿出两袋种子,交到两人手上,像是想起什么然后说到:“若是灵米成熟了,你们可以先行选取十粒灵米。”

  “多谢管事。”虽不知道灵米有什么功效,但既然有此福利两人自然是欣喜不已。

  “还有,明日你们去任务阁领取新入门弟子的制式法宝,好了若没什么事赶紧走。”

  王管事嘱咐完之后,便赶着两人出了屋子。两人相视无奈一笑,便跟着杂役弟子离去。

  “两位师叔,这里便是两位负责的灵田。”不大一会儿,那个童子模样的杂役弟子指着相邻的两块灵田,说道。

  李山与古淳峰看去,只见这灵田每一部分都有方圆百米的大小,都是方方正正的形状,而在这两块空缺的灵田旁边,其他的灵田地里都有外门弟子在忙碌的松土。

  这些外门弟子挥汗如雨,一个个脸上流着黑水,就像是一个凡人农户一般在田里工作。

  真正看上去,李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他出身农家,田里的工作自然是做过的。反倒是古淳峰有些脸色难看,死死的盯着田地。李山也明白古淳峰有什么心里,无非也就是读书人的通病罢了,不过看古淳峰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十分克制自己的情绪,也让李山更高看古淳峰。毕竟读书人总有些古怪的傲气,甚至有些人的脾气同样自持读书人的李山根本无法理解。

  随后,这杂役弟子又将两人带到一处低矮的瓦房前,为二人安排了住处,随后便告罪一声离开了。

  “李兄,稍后再见。”古淳峰拱了拱手,说道。

  “一定。”李山也同时拱手,随后便进入自己的屋子。

  一进入屋子,李山便只觉得简朴无比,房间里面的红色砖头外露,只有一张床、一套桌椅一个柜子,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东西。房间的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是很久都没有人来过。这屋子就连自己老家的房子都比不上,至少老家的房子要比这间屋子大上十几倍,李山心中不由叹了口气。

  李山将自己带来隐藏储物袋的包裹放在桌上,将手中的水桶锄头放在一旁,随后开始打扫房间,将所有的事情收拾好,李山便拿着自己的锄头水桶向着屋外走去。哪知刚一出门,便见到古淳峰同样拿着锄头站在房门外,顿时走上前去说道:“抱歉久等了,房中灰尘太大,打扫花费一些时间。”

  “无碍。”古淳峰摇了摇头。

  随后两人来到自己负责的灵田边缘。

  这两块灵田似乎是长时间没有人打理,故而灵田里长着密密麻麻的小草,只到脚踝的杂草遍布在方圆百里的灵田中,别说是一个练气修士负责一片地,就算是十个练气修士负责一块地,恐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这灵田整理出来。

  “哎哎,总算是有人来这里了。”这时候,一个青年修士的声音传来,两人看去,便见到一个穿着汗衫二十来岁的练气后期修士扛着一把锄头,见到两人一笑说道:“这两块灵田自从负责人被调走已经过去了三天,要是再没人来管田就废了。”

  李山和古淳峰听后大吃一惊,纷纷问道:“这位道友,这灵田只荒废了三天就成这幅模样?”

  “自然了,别看这玩意儿不起眼,可只要灵土还有灵气,便一丛一丛的冒,根本弄不完。”那修士哈哈一笑,见两人是新手,也好心的说道:“不过只要除草除的及时一些,是不会影响到灵米的生长的。”

  李山呵呵的苦笑,古淳峰却是脸色更难看了。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李山这时询问道:“在下李山。”

  “原来是李道友,我叫南司远,幸会幸会!不知这位是……”南司远目光落在古淳峰身上。

  “看我这,这位是古淳峰古道友,不过他更喜欢人称他毕丘。”李山状似懊恼的说了句,随后介绍道。

  “在下古淳峰,幸会。”古淳峰也是一礼,道。

  寒暄完毕,南司远便又给两人教了不少小窍门,随后两人便开始干活。

  李山下地之前先将外头的长衫脱掉,免得一会弄的脏兮兮,又看了眼自己的亵衣,想了想还是光着膀子下了地。李山这幅打扮并不过分,现在正值夏季,阳光火辣辣的照着,在灵田里干活的修士有不少都光着上身,完全不在乎自己修士的身份。

  不过古淳峰却是过不去这个坎,他看着李山脱衣的举动有些迟疑,而看到李山脱的露出胸膛时候还差点出口阻止,不过最终他也只是叹了口气,脱掉了外面的长衫,里面的亵衣没有动。

  而一旁的南司远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随后明显看向李山的目光中笑意更多。

  李山下了地,已经十几年没有摸过锄头了,再次拿起来还有些生疏,他将锄头高高举起在头顶,想起那个杂役少年的话之后向着锄头注入法力。

  李山的法力在锄头中运转的非常顺畅,他这才发现这锄头竟然是一个下品法器,且不但是这锄头,就连那个不起眼的水桶都是一件下品法器。李山心中不由得想,这就是宗门。

  悲秋怀春的事情李山也没多想,这只是李山的一个念头而已,他并不在意宗门是不是在压榨散修,毕竟他现在也是一个宗门修士。

  带着灵光的锄头狠狠锄在地上,李山只听一声仿若金属交击的声音,顿时傻了眼。只见李山锄头落下的地方只犁出一道道如同小指厚度般的痕迹,反倒是让李山感觉虎口被震得生疼。

  李山想起了那少年杂役说的灵土十分坚硬,可也没想竟然会这么坚硬。面对这么坚硬的灵田,李山深深皱起了眉,随后他又试着用出全力,哪知也只比方才好上一点。

  李山愁啊,以他的全力施展修为,也只能维持半个时辰,然后要打坐休息两个时辰才能继续翻土,实在是效率不高。

  于是李山想着自己得想个办法。

  时间就在众人忙活中过去,很快黑夜降临,众人纷纷散了回去自己的屋子。

  李山看着油花不断爆开,想着能不能想出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将杂草除去,就算不能一劳永逸能让杂草减少也是可以的。想着问题,李山第一时间便想进入脑海推演,可明日还有事情要做,李山只能克制自己想要去研究的冲动,打坐恢复白日里消耗的法力。

  翌日,李山起了个大早,出门便看到南司远已经在了田里,他上前打招呼道:“南道友,早安,没料到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哈哈,若是不早些起来,恐怕就完不成任务了。”南司远爽朗的一笑,说道。

  “南道友说得不错。”李山苦笑一声,与南司远寒暄过后便问起任务阁的事情。

  “南道友,不知我落霞谷的任务阁在哪里?”李山问道。

  “我倒是忘了李道友是新入门的弟子,任务阁在主峰下的山脚,李道友想去任务阁得从中道走近。”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李山道谢之后,随后便离开丹堂,提起修为沿着道路向任务阁而去。

  落霞谷外高内底,呈现一个不规则的圆状,如同一个碗底一般。而在落霞谷中心最低处有一片塔林,远远眺望过去发现那边人山人海,各样的弟子都向着那边走去。

  落霞谷谷中横纵各有三条道路,其中分出不少小道。

  李山便顺着中间的大道穿过,正巧这条大道直直通向那片塔林,李山也近距离观看了这边的情况。

  塔林中的弟子非常多,李山原本便能预料得到,然而直到身处其中才知道人有多少。能看到不少穿着黄色的外门弟子制服,不过更多的还是身着青蓝色制服的内门弟子。而外门弟子见到内门弟子的时候都会远远的避开,生怕自己当到道路一般。

  为了不节外生枝,李山自然也是特地的靠着边缘走,也幸亏宗门门之中无妄之灾的事情较少发生,使的李山穿过塔林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一路平安无事。

  很快李山便来到了主峰脚下,这里驻立着一座不逊色掌门居住的高楼,足足有三四层的模样。李山看了眼高楼的牌匾,确定上面写的是任务阁这三字,便放心自己没有找错地方,走了进去。

  毕竟落霞谷不同其他地方自由,落霞谷是一个宗门,自有自己的规矩,而对外门弟子的限制颇多,李山也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