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打劫

  就在李山还沉浸在观看任务榜的时候,罗清侯兄妹来到任务阁领取俸禄,便被外门弟子盯上,一部分跟着罗清侯兄妹而去。

  “兄长,有人跟在我们后边。”罗青笙没有向后看,便已经知道有人跟踪,她传音向着自己的哥哥说道。

  “嗯,我知道。”罗清侯倒是没有掩饰自己的话语,反而是一脸的轻松,说道:“只有一个练气巅峰,其他的五个都是练气后期,我还怕他们不来呢。”

  罗青笙却是摇了摇头,道:“兄长,宗门内不比家族,何况我二人背后没有靠山,还是小心为妙。”

  “唉,是我不对。”罗清侯也知道后果,不过近日他心中沉重,所以行为到有些偏激,此刻也是冷静了下啦。罗青笙见自己兄长郁闷的样子,笑了笑:“不过只要不在大庭广众之下,兄长只要不杀人就行。”

  “哈哈,说得好。”罗清侯哈哈一笑,而此刻跟在他们身后的外门弟子并没有将两人的话听的太清,此刻都是冷笑着,心中道:笑吧笑吧,等一会儿你们就笑不出来了。在兄妹二人刻意的引导下,众人被带到人迹稀少的小道上,而跟踪他们的人也是大喜。

  “几位,是让我请你们出来还是自己出来?”罗清侯停下脚步,声音中带着戏谑的说道。

  话音一落,便有几道身影出现,总共有六人。他们带着狞笑,缓缓地接近两人,将两人包围起来。

  “看来你们早就发现我们了,还是乖乖将灵石丹药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一个练气后期修士威胁道。一听这话罗清侯脸色便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他说道:

  “就你们?威胁两个练气巅峰修士?”

  “少废话!练气巅峰又怎样?若是惹怒了我们,小心我们大哥取你狗命!”那个练气巅峰修士则是一脸的不屑,说道:“我大哥乃内门弟子!可不是你这小小外门弟子可比的!”

  罗清侯摇了摇头,轻蔑的看了一圈,说道:“若要留下我们,你那大哥来还差不多。至于你们……”罗清侯伸手一招,一柄下品法器青钢剑随之飞出,正是落霞谷发给门下弟子的制式法器。

  伸手一掐决,飞剑顿时飞出,那些外门弟子纷纷脸色一变,立马就要拿出飞剑抵挡。可惜罗清侯先出手,他的斗法经验又远胜过在场众人,那些外门弟子刚将法器拿出来,就已经被青钢剑在腿上戳了个血洞。

  “啊啊!我的腿废了!”顿时便有人因为痛苦恐惧的叫喊起来,以为自己已经被废掉了腿脚,惊恐的看着罗清侯,全然忘记了自己这一方才是自找的。

  罗清侯下手很有分寸,戳中的地方花些时间就能长好,并没有伤及骨头经脉。将众人击倒在地,罗清侯便没有继续使用神通,神通这东西是杀人用的,若是想出气还是亲自动手比较爽。于是罗清侯赤手空拳的冲上去抱以老拳,将众人打的鼻青脸肿。

  六个人被打的如同猪头一般,罗青笙在后面笑的花枝乱颤。

  狠狠的揍了众人一顿,罗清侯站起身来,舒坦的呼出一口气,他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众人,随后走过去蹲在修为最高的人面前,笑嘻嘻的说道:“你们看,你们这么不堪一击,是怎么混到现在的?”

  “你竟然偷袭!”那练气巅峰的修士一脸气愤,指着罗清侯就开骂。罗清侯只是掏了掏耳朵,依旧笑嘻嘻的:“我管你偷袭没偷袭,真是天真的可爱。”说完他拍了拍对方如同猪头的脸颊,哈哈大笑一声,带着罗青笙扬长而去。

  其他几个散修出身的外门弟子也与罗清侯兄妹的遭遇差不多,不同的是其他人可不像罗清侯兄妹那么有分寸。

  李山猜得不错,最终这些打劫的外门弟子结局都不太好。这次新入门的外门弟子一个个心狠手辣,遇到打劫的修士出手毫不留情,也幸亏他们记得这里是落霞谷,不能随随便便的杀人的话,恐怕这些打劫的外门弟子已经成了尸骨。

  就算没有杀了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也已经被废了手脚,身上的宝物反被抢劫一空。

  很快消息便传到了任务阁,李山感觉到那些监视自己的人变得慌里慌张起来,时不时望向自己的目光带着狐疑。李山立马察觉到对方的变化,心知是那边出了问题,当下心中嘲讽的笑了笑,向着那边众人的方向而去。看到李山的靠近,这些人显得更加慌里慌张了,不过倒是硬气的没有逃跑,显然是认定李山在这里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诸位道友,不知几位同僚可还安好?”李山走到距离他们五米的时候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这些人说道。听到李山的话那群人有一部分显得十分惶恐,不过更多的还是露出凶狠的表情。

  “他们好不好关你何事?!”

  “好哇!你早就知道我们的人会被废?!”

  十几人七嘴八舌的叫嚷,顿时吸引了不少修士的注意。而他们口中的信息也让不少外门弟子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些人平日里什么事也不做,就守在任务阁当中,一旦有新进的外门弟子便会跟踪抢劫。落霞谷招收的弟子一般都是七八岁的孩童,让他们从杂役弟子做起,等修为达到练气后期便会晋升为外门弟子,故而一般的新进弟子面对人多势众且拥有练气巅峰修为的抢劫者都会服软。

  宗门也不是没有管过这件事,不过这些人从来都不在任务阁内动手,且一般抢劫同一人不过三次,身后又有内门筑基修士撑腰,故而事情也不了了之。

  不过此次他们是注定要栽了。

  而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守在此地的内门弟子,他们纷纷将目光放在这边,目光中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李山向着四周抱了抱拳,以示歉意。随后他转向这些外门弟子,开口说道:“诸位,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望好自为之。”

  随后扬长而去。

  这些人看着李山远去的背影,纷纷现出不忿的神色,啐了一口道:“呸!什么玩意儿!”

  这些人看不懂李山的警告之意,那些内门弟子倒是看的透彻,他们看着李山若有所思。

  宗门内来了几十名散修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落霞谷,不过所有筑基修士都看不起这些孤家寡人的散修,私下称他们为乞丐,意为他们修炼所用的宝物都是宗门淘汰的劣质品,如同乞丐一般。

  不过现在看上去却不尽然,至少他们的实力毋庸置疑。

  很快多名外门弟子被打的残废的消息暴露出来,整个落霞谷哗然。很多外门弟子因为出了口恶气,对新入门弟子钦佩不已,但内门弟子们却是一个个义愤填膺,认为自己的同门被人废了是在折他们面子。即使散修们成为他们同门,但筑基修士对这些散修出身的外门弟子印象非常差,这也导致了他们对散修带有极深的偏见。

  尤其是这些被打残的外门弟子的靠山更是对散修出身的众人深恶痛绝,在他的鼓动下引起不少筑基修士对众人的反感。甚至已经开始讨论给这些修士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自己是现在只是一个落霞谷的外门弟子。

  后来这些事传到了长老们的耳中,这些搞事的筑基修士被警告一番,只是还有不少筑基修士心中不忿罢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李山看了看天色,现在才只到下午一刻,时间还很早。方才的事情已经被李山忘到了脑后,离开任务阁,李山想起玉简当中记载了一件事情,每个新晋外门弟子都有一次选择功法的权利。

  李山身上有不少低阶的神通法术秘籍,但唯独没有功法秘籍,他自身修炼的还是大陆货色《柔水决》,若是不能解决掉功法的问题,恐怕就不能晋升筑基期了。

  于是,李山打算去藏经阁一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