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办法

  等李山到了丹堂灵田院的时候,正巧看到仿佛是着急的要冒火的古淳峰和南司远,他二人虽然在田里劳作但不时抬起头看看田垄,仿佛是在找什么。正巧李山回来的时候与两人目光对在一起,这二人一下将锄头扔下,走了过来。

  “李兄,不知你去了哪里?你的灵田上已经长满了杂草,若是不尽快处理恐怕下月你的宗门任务就完不成了。”古淳峰快言快语的说。

  “李道友,听哥哥一句劝,你还是尽快做做任务比较好。”南司远一脸沉重的拍了拍李山的肩膀,只把李山弄的哭笑不得。将自己在藏书阁挑选功法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但没有详讲自己挑选了什么功法。

  不过二人说的也不错,李山已经错过了两天,而刚到灵田院的时候李山辛苦半天的劳动成果已经被杂草破坏,现在他的灵田上密密麻麻的长了不少杂草。

  李山看了看自己灵田的状况,好家伙,这田上的杂草比刚来时还要多啊。这下可正是坚定了李山想要用其他方法除草的决心。

  “南兄,不知这杂草叫甚,又有什么功效?”既然要解决杂草,那就要研究这杂草,于是李山开口问已经与灵田打过不少交道的南司远。

  南司远疑惑的看了眼李山,不过却没有说什么,毕竟李山问的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他苦笑着说道:“这杂草原名小苦草,因为吃着苦涩难耐才叫它这个名,至于功效嘛,奉劝李兄不要多想了,这小苦草不知多少炼丹师研究过,结果一无所获。”

  李山一听也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若是小苦草有什么功效恐怕就不会折磨的这些修士怨声载道了,而是欢天喜地的除草后出售出去。

  既然小苦草没有任何用,那么摧毁这些杂草也是可以的。

  “南兄,灵田里只有小苦草这一种杂草吗?”李山想了想,问道。

  “有倒是有一种,不过这向荣花还是什么用都没有。”南司远从放在一旁的杂草堆里拿起一朵明黄色的小花,就如同凡间路边的小花一样不起眼,不过李山还是接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小苦草的排他性非常强,否则也不会独占灵田使的灵米不能生长,且生命力之强是李山看到过最强的。而向阳花能与小苦草分庭抗争,说明这小苦草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克制小苦草。

  而李山打的就是炼丹的主意,毕竟对他来说,目前炼丹是最快的方法。

  “多谢南兄。”李山取过南司远堆放的草垛上一些小苦草与向荣花,冲着南司远一拜,在他目瞪口呆中返回自己的屋子。

  “他要作甚?”南司远挠了挠头,一脸的二丈摸不着头脑,询问一旁的古淳峰。

  古淳峰也是一脸的奇怪,看着李山匆匆回到房中的样子,说道:“不知。”

  这两天古淳峰与南司远交情渐深,南司远也没有刚认识古淳峰时候的看不上,他发现古淳峰并不是一个腐儒,而是有些拉不下面子,到最后还不是放开手脚干活,还做的比任何人都认真。

  “你二人不是有些交情吗?”南司远一脸的纳闷,问道。

  古淳峰却是这样说道:“比认识你早不了多少。”

  他二人都对李山不熟悉,此刻见到李山的举动也不知他要做什么,也不好劝,于是散开返回自己的灵田。

  而另一边的李山回到屋子后,开始捣鼓起这两样没用的杂草。

  李山在不断研究小珠子的过程中,发现若是想要推演炼丹术,必须是自己把药材的功效牢牢记在脑海中,甚至如果只是在书上学到的还不够,要亲自观察过后有了深刻的印象才能准确推演。

  李山没有见过这两样杂草,也没能得到小苦草与向荣花的详细信息,只能自己来探索一番。

  李山扯下一根小苦草的叶子塞进嘴里,顿时一股苦涩的味道便出现在口中,苦的李山一个机灵,他硬是嚼了嚼小苦草,只把李山苦的皱起眉头。随后他又拿起一朵向荣花塞进嘴里,不大会儿就感觉小苦草的苦涩减少不少,心中顿时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放下心来。

  李山的猜测不错,向荣花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制小苦草,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大,只能稍微减弱那么一点效果而已。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而丹药这东西就是专门将药材的功效发挥出来。

  李山自身精通医术,对药理的掌控恐怕已经超过了一般的三品炼丹师,更不用说李山自身也是一个二品炼丹师。

  检查过两样杂草,李山也不再耽搁时间,毕竟时间有限。李山开始闭眼推演起来。

  这一推演便是一整天,李山被迫从推演中醒过来后,如同以往一样呼呼大睡,等醒来李山便出了门。

  这次推演李山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得到,但李山也不着急,毕竟面对全新的材料总会有一番的波折。况且李山也觉得自己熟悉的药材太过少了,他打算去藏经阁看看有关丹药药材的东西。

  于是在田里工作的古淳峰与南司远一大早就见到精神抖擞的李山出了门,向着自己两人打招呼,看上去完全没有着急的样子。这也让两人面面相觑起来。

  再次来到藏经阁,李山主动的出示身份令牌,并且说明自己想要寻找药材方面的东西。这次看守的内门弟子并没有立即将李山放行,反而是向着李山收取了一块灵石才让他通过。对于这件事李山没有多余的感慨,毕竟记载宗门规矩的玉简上已经写了,除非宗门规定的特例,使用传送阵的时候都需要缴纳一定的灵石。

  而从藏书阁中观看除功法神通与炼丹炼器之类的技巧外,其他的杂记大全之类的书籍都是按照观看的时间收取灵石,一个时辰收取一块灵石,且不能带出藏经阁。

  李山得知这个规矩有些咋舌,若是按照宗门所说,那弟子们的灵石岂不是很快就回到宗门手中,这样子恐怕弟子们也不愿意多来藏经阁。

  如李山所想的那样,从传送阵出来后缴纳过一块灵石的费用,其他的等李山出来再一并付齐。而李山顺着指引来到杂书藏室,里面放着李山想要的关于药材的书籍。而进去之后,李山没有发现一个人在杂书藏室内,恐怕这杂书藏室很少有人光顾,地面上书架上已经落了一层的灰。

  李山没有在意这些东西,找到摆放药材书籍的地方便开始扫荡起来。李山很有规率的一本一本翻看,等看到神识差不多回复,李山便离开藏经阁继续自己的推演。李山不是不能就在藏经阁完成这一切,不过李山舍不得这些灵石,他身上的灵石数量客观,不过李山可不打算将它们全部花完。

  如果李山就在藏经阁里推演,恐怕等他再次醒来就已经是两天后,按照一个时辰一个灵石的价格,李山实在是花不起这个灵石。

  等回到自己的房屋,李山又开始推演起来。于是李山就在藏经阁与住房之间来回,足足有十几日的时间都不见人影。

  而李山那个与众不同的灵田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到了接近月中的时候众人的灵田都已经种下了种子,只有李山的田里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里面的杂草还有越长越疯的趋势,让灵田靠近李山的修士抱怨不已。

  而古淳峰正是被波及的众人之一,不过他并没有在李山背后说三道四,反而是对此事闭口不言。倒是南司远为李山辩解了几句,结果因为不了解李山的行动而无话可说,被呛的不行。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距离李山推演丹药的时间有了十四天,几乎是四分之一的时间消失,李山这才从房间中走出。刚一见李山,南司远便凑过来有些担忧的说:“李兄,你这些天都在做什么?现在你可真是来不及做宗门任务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告诉我。”

  李山一愣,随后心中有些暖暖的,两人也不过是见过几面,没想到南司远对他这么真诚。不过李山还真是研究的忘了时间,他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递给南司远说道:“南兄不必担心,我这些日子只是在炼制一种可以除草的药粉而已,耽搁了些时间。”

  “炼制药粉?”南司远惊讶的接过玉瓶打开一看,没想到一股甘甜之气冲进他的鼻腔。南司远顿时赞叹不已:“没想到李兄你还是一个炼丹师,了不起。”

  “说笑了,只是一个小小的二品炼丹师罢了。”李山摆了摆手说道。

  “嗳,李兄可不要谦虚,能研制出新的丹方担得了不起。”南司远却是哈哈一笑,多日的担心也烟消云散。

  炼丹术炼制出来的也并不全都是圆丹形状的,不过是大多数的丹药都练制成丹形,其中还有散状与液状,李山炼制的这除草粉便是散状的丹药。

  “你二人,不要再继续吹捧了,快点来干活。”这是远处的古淳峰已经开始催促了。

  李山和南司远一笑,随后向那边走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