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办法(二)

  走在路上,李山却是有些不放心自己的炼制的除草粉,于是问南司远:“南兄,你可知什么地方长着这小苦草而无人看管,这除草粉在下第一次炼制拿捏不准,还望南兄能告知。”

  “原来如此。”南司远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很期待这除草粉的功效,但若是对灵米有危害那还是不能用的,于是他回想一番,道:“灵田院的边缘田垄上有不少小苦草,且无人管理,若要尝试还是那里最合适。”

  “劳烦南兄带我去看看了。”李山说道。

  “哈哈,我正期待李兄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呢,若是真有效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南司远哈哈一笑。而此时的古淳峰也是走了过来,带着一副严肃的面孔走到李山面前,道:“李兄,还是莫要耽搁时间了,现如今宗门任务最要紧。”

  “哈哈毕丘兄莫要着急,我们不知李兄竟是一个炼丹师,这次李兄闭门不出便是想要炼制一个能清除杂草的丹药!这不,现在正是要实验药效了!”还不等李山回答南司远就已经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顿时让李山不明所以。不过古淳峰却是知道,南司远此番动作是说给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听的。

  “原来如此。李兄你瞒得我们好苦。”听到这里古淳峰也是露出笑容,他原以为李山已经放弃了宗门任务,没想到对方竟然不声不响研制丹药去了。

  随后三人结伴而行向着灵田院边缘走去,他们身后跟着不少修士。南司远的大嗓门传去很远,惊动了不少正在田里干活的修士,见到三人说要去实验除掉杂草的丹药,顿时来了兴趣,跟了上去。

  很快三人来到灵田院的边缘,只见到围墙距离最近的灵田足足有十步之遥,看见这道路两边长满了小苦草,李山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兄,靠你的了。”南司远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李山的肩膀,李山还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见到南司远挑衅的看着身后跟着的众人,顿时也明白了事情原委,原来自己闭关的这些天有不少人都在等着看热闹。

  李山面对这些人戏谑的目光确实没什么感受,不过见南司远一脸的等着瞧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尴尬。他这要是失败了,南司远岂不是要把面子丢完了。不过李山还是对自己的炼丹术有不小的信心,毕竟小珠子没有一次让他失望过。

  于是李山圈定好一块地方,众人将李山围在中间,就见李山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这玉瓶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平平无奇。众人都等着看李山的热闹,于是期待嘲讽不足而一。

  李山却是没有理会周围人的目光,而是取下玉瓶的塞子,法力一动,不少除草粉便随着法力飞扬而起,洋洋洒洒的落在草地上。除草粉落在小苦草上后,很快就融入到小苦草叶里消失不见。

  然而,除草粉疑似是被吸收,但小苦草却没有反应。

  一分、两分,众人专心致志的看着小苦草,想看见它有什么动静,然而过了足足三分钟,小苦草原本怎样还是怎样。

  “哈哈哈哈!我当是什么呢!原来这么多天炼制出来的只是废物!还炼丹师?”就在所有人静气凝神的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笑声在人群中响起,嘲讽的意味任何人都听得见。

  “周东!闭上你的狗嘴!”南司远被这声音激的火气直冒,顿时厉声喝道。

  “怎么,敢做这样的蠢事却不让人说?你以为你是谁?”那叫周东的人双手一滩,顿时有不少人也跟着附和周东的话,众人笑做一团。

  “你!”南司远顿时大怒,就要冲上去狠狠揍上周东一拳,不过却被古淳峰拦下。

  “你看。”古淳峰拦着南司远不让他冲动,随后指着先前李山洒下除草粉的地方说道。南司远当下也顾不得周东等人,向着那边看过去。

  只见刚才撒过除草粉的地方,小苦草从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眨眼间就连叶尖也变得干枯无比,枯黄的颜色与四周葱翠的绿色仿佛是隔了一个空间一般。

  周围的嘲讽笑声顿时戛然而止,所有人呆呆的看着枯萎的小苦草。

  李山对于除草粉的效果非常满意,若说方才为什么见效这么慢,恐怕除草粉是从草根开始将小苦草一点一点分解,最后才会在地表显现出来。李山伸出袖子一扬,顿时一道法力扫向枯萎的小苦草,没想到法力只是轻轻的扫过,枯萎的小苦草寸寸碎裂。

  众人的呼吸顿时一滞。只见苍翠的小苦草丛中出现一块光秃秃的地面,甚至能看见地面上一个个小小的空洞,那就是小苦草生长在灵土上时钻出的小洞。

  小苦草的确容易被毁掉,不过没有修士会那么傻直接除去小苦草的草叶,因为小苦草的根系十分发达,若是想要让小苦草消停下来,只能掘地三尺将小苦草的根系挖掘出来,而小苦草的草叶就标志着地下有小苦草的根系,修士一般休整土地都是顺着小苦草往下挖。

  而现在李山的除草粉竟然将小苦草连根拔起,还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你们看灵土!”这时,有一个声音突然叫道,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裸露出来灵地上,纷纷皱起眉头。

  原来原本肥沃的黑红色灵土竟然变得发绿,如同变质一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还吓我一跳!南司远,没想到你眼光越来越差,竟然与这种骗子为伍!”周东顿时又跳出来,讽刺的目标直指南司远,看起来是与南司远有旧仇一般。

  众人也是狐疑的看向南司远,南司远平日里好与人为友众人是知道的,说不定此次南司远就是看走眼了呢?

  众人议论的中心顿时转移到南司远身上,而此刻的南司远看着皱着眉头沉思的李山,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走上前拍了拍李山的肩膀说道:“抱歉了,李兄,是我连累了你。”

  说起来南司远与周东结怨,还是因为一个新来灵田院的外门弟子,可惜过不了多久这外门弟子就离开灵田院到了药田,但南司远与周东的恩怨却是这么保存下来了。此时因为自己的原因李山被众人嘲讽,不由得心中充满歉意。

  被南司远这么一拍,李山顿时一个机灵,脸上也露出笑意,他冲着南司远笑了笑说道:“南兄言重了。”随后李山又说到:“在下已经想到了办法,不知南兄可会小云雨决?”

  南司远以为李山是被气糊涂了,不过他还是说道:“我会,你要做什么?”

  “还请南兄出手,给这里施法小云雨决。”李山指着黑绿色的灵土说道。

  小云雨决是低阶的法术,作用也就是为灵田供雨免得灵田缺水,同时也有一定的催熟灵米的功效。小云雨决是每个丹堂的修士都必须会的,然而李山才入门十几日,也一直在忙碌,自然没有时间去学。

  “这……好吧。”见李山不愿意放弃,南司远也只能试上一试,说不定李山的方法奏效了呢?

  “还弄什么?南司远,你不会真的蠢到听一个骗子的话?若是这事解决了我就敢吃一捆小苦草!”周东此时哈哈笑着,显然是不相信李山能够扭转局势。

  南司远一听这话,心中更气但无力反驳,见李山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也放心了许多。南司远伸手掐出一个法决,顿时一大片云彩在众人头顶出现,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这雨的范围不大只有十米左右,不过还是将众人罩在其中。于是在这片雨中出现不少护体光罩防止自己被淋湿。

  雨水落在黑绿色的灵土上,很快灵土上汇聚出一道道黑绿色的水流,露出下面黑红色的灵土。李山等到所有黑绿色的水流都被冲刷干净,随后取出一粒灵米的种子,种在土地中。

  随着小云雨决的持续浇灌,那粒灵米种子很快发芽,看上去非常健康的样子。

  李山这才露出笑容,原来这一层黑绿色的只是一层粉末,是小苦草枯萎后化为粉末的残留,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不过就算是留着这粉末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小苦草没有毒性,只是它的生命里太强灵米完全争夺不过它。

  实验已经完成,李山这才转过身来,目光直直的看着周东,声音中带着难得的冷冽:“阁下多次诋毁在下,是想要与在下斗上一场?”

  那周东见到李山目光中的森冷,顿时打了个寒颤,想起来自己借着讽刺南司远的修士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修士,而是三十个煞星中的一个,这些人心狠手辣完全不顾同门情谊,心中不由得怯怯起来。

  “周东,若是李兄解决这个问题,你便要吃一捆小苦草?是与不是?”南司远此时却是抢先一步说道。

  周东一个机灵,连忙点头道:“是是是!”

  “那好!”南司远哈哈一笑,多日来的不畅快顿时消失。而此刻古淳峰竟然突然出现在人群中,手中提着一大捆小苦草,足足有两人合抱,此时面色严肃的看着周东,道:“吃吧。”

  周东面色一苦,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山,最终还是咬咬牙往嘴里塞,苦的他眼泪横流。

  李山看了眼南司远,看上去南司远似乎是在惩罚周东,其实也是担心自己一气之下废了周东。他苦笑一声,心道自己有没有这么让人害怕。

  他却是不知,宗门内的外门弟子与杂役弟子都将新入门的三十名外门弟子视为洪水猛兽,而他也是其中之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