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剑锋堂讲法

  这天,李山正准备前往藏经阁,却发现路过的修士尽都是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李山顿时有些疑惑,于是叫住一人询问之后这才明白原来今日便是剑锋堂讲法的日子,当下也顾不上原本要去藏经阁的打算,便跟着众多外门弟子向着主峰而去。

  落霞谷的讲法一般都在主峰之上宗主殿前的广场举行,这广场足够大,看上去能够装下不少的人。事实也是如此,当李山到场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的修士前来,清一色的黄色制服,看上去乌泱泱一片。

  李山似乎来的有些早,现在讲法还没有开始,李山便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静静的等待讲法的开始。

  “看吧,我就说没错,李山那小子绝对会躲在小角落里。”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就算在嘈杂的人群中也能听见这声音,李山一听话里的口气便知道是谁,面无表情的看过去。

  那个方向,罗清侯与罗青笙都是一副外门弟子的打扮,此时借着人群的遮挡对李山指点着,仿佛以为李山看不到一般。

  “兄长,李兄已经看见我们了。”罗青笙正好与李山的目光对了个正着,顿时脸上有些羞红,毕竟自己的兄长在这边说着人的坏话,就被当事人给发现了总觉得不太好。

  罗清侯没有发现李山看向这边,却是丝毫都不在意说:“怕什么,他又听不见我说话。”罗青笙在一旁给他使眼色,结果罗清侯却是半点都没有接收到,自顾自的在那里说着话。

  “所以,我就成了‘那小子’?”李山幽幽的声音在罗清侯身后响起,李山顿时感觉到罗清侯一僵,随后非常夸张的转过身来张开双臂就要去抱李山:“看这是谁来了!这不是我的李兄弟嘛!没我在你身边你这一月过得怎样?”

  李山立马避过罗清侯浮夸的拥抱,用嫌弃的眼神看罗清侯,道:“正因为你不在才好的不得了,你这演的可真够假的。”

  “哈哈,这些都是小事小事,更重要的是我对你可是羡慕的紧。李兄弟你的名头已经传遍了整个落霞谷外门弟子之中,就连我都听说了一二,给我讲讲你的光辉事迹怎样?”罗清侯却是不在意李山的举动,哈哈一笑的说。

  你说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李山心中腹诽不已,罗清侯的思维太跳脱,李山深感自己有些跟不上进度,他在心中不由得苦笑摇头。

  “也只是炼制出来一个鸡肋般的丹药,除了灵田院能用的上之外便再无用武之地,哪会有这么大的名气。”李山摇了摇头,他可不信罗清侯的鬼话。他炼制的除草粉顶多算是一品丹药,且作用单一,哪能让他的名声传遍整个落霞谷。

  “哈哈,我说什么,果然李兄没有关注这件事。”听见李山的话,罗清侯笑着对自己的妹妹说道,两人似乎打了赌,却是听的李山云里雾里。

  见李山看着自己,罗清侯也是笑容满面:“李兄弟,你现如今在灵田院工作,最是知道因为小苦草的生长让灵田减少了多少产量,你可不要小看这除草粉,你可知有多少炼丹师研究过怎么去除小苦草?”

  这件事李山自然不知道,于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在下不知。”

  “哎嘿,研究过的炼丹师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也曾有一个五品的炼丹师炼制出一个名叫祛草丹的三品丹药,虽然能够让小苦草枯萎,但造价太高用在灵田上得不偿失。但你研制出来的除草粉只有一品,虽然不知什么药草制成的但造价极低,完全可以大面积用在灵田上。”罗清侯说着有些兴奋,而一旁的罗青笙却是有些感叹。没想到自己的兄长眼光这么灵,偶然遇见的一个普通修士竟然是一个丹道天才,说不准百年之后此人就会成为六品炼丹师呢?

  李山听着有些吃惊,没想到小小的除草粉竟然有这么大的名气。

  罗清侯继续讲着,讲的口沫横飞:“你可不知道,自从你将丹方交给丹堂之后,丹堂的长老整天在其他宗门显摆,可把另外四家的炼丹长老气的不轻。”他说着凑过来挤眉弄眼:“李兄,不知你从宗门那里得到什么好处了?”

  “哪有什么好处,当时遭受小人强取豪夺,不得已这才将丹方交给丹堂管事。”李山一听不由哭笑,他心中腹诽:这都是什么捕风捉影的事情,还好处?没有惩罚我就不错了。

  可罗清侯却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一脸的不在意说道:“可能宗门的赏赐还没有发下来吧,毕竟李兄给宗门立了功,让宗门颜面大涨,必定会给李兄赏赐。就是不知是什么样的赏赐。”

  “珍贵的东西不可能赏赐于我,恐怕也是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儿吧。赏赐不赏赐都没有区别。”李山却是摇了摇头。除草粉就算是能给宗门增长颜面也增长不了多少,风气一过去除草粉就会变得稀松平常,在宗门长老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恐怕赏赐也是随手的罢了。

  罗清侯没想到李山会这么说,想了想之后说道:“还是李兄看得开,倒是我过于兴奋了。”

  “不说这些,这一月不知你怎样了。”李山摇了摇头说道。

  “还不错,每日有酒有肉,生活惬意的不得了。”罗清侯一脸的得意,对着李山挑了挑眉。李山顿时知道罗清侯是在给自己炫耀,若是自己搭了话恐怕他会更加变本加厉,索性转移话题。

  “罗兄,不如我们还是谈一谈此次讲法的事情吧。”

  “嗳嗳,别呀。”罗清侯连忙叠声说道,这次到是没有隐瞒的说起自己的经历。

  原来罗清侯在进入剑锋堂之后,因其人为人机灵剑道天赋又不错,故而被一位长老重视收为记名弟子,因此罗清侯也不用与其他弟子一般被困于入门任务三个月,反而是每日里练一练剑,挂着一个记名弟子的名头在落霞谷中游荡。罗清侯的消息这么灵通,还是靠他不俗的实力加上能说巧道的口才才与不少内门弟子交好。

  随后,李山便知道了不少关乎自己的事情。

  当初外门弟子抢劫不成反被废掉了不少人的事情传出后,引起了不少内门弟子对新入门的三十人的敌视,并且处处针对众人,让众人冒火的事情没少做。幸亏宗门内规定内门弟子不得过多干涉外门弟子的事情,否则恐怕这些内门弟子已经亲自出手教训众人了。

  而这一个月中双方的敌视不断升级,甚至若不是门规所限制恐怕这些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已经大开杀戒。

  李山与古淳峰却是因为被分配到灵田院工作,众多内门弟子以为两人已经废了这才没有兴趣搭理两人,哪知道沉寂了一个月李山竟然不吭不响闹出了个大动静。原本所有人都以为研究出来一个新的一品丹药的丹方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可很快随着宗门长老带着除草粉去同为元极宗冕下且与落霞谷并称的四个门派之中显摆。这件事情又引燃了众多弟子的热情,茶余饭后谈论的最多的还是这除草粉,就连李山也在落霞谷中露了面,一时之间风头无量。

  可李山那时候哪知道这件事,他当时还在藏经阁中看着书。当然,就算李山知道了李山也只会当成笑话一听便过去了。

  而李山此时风头正盛,内门修士也与李山没有直接的冲突,自然不会傻到这时候跳出来打压李山。而李山也很快想清楚这一点,顿时心中警惕起来。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人怕出名猪怕壮。

  李山也不愿出如此风头,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而令李山没有想到的是,在李山一时之间风头无量的时候,与他一同进门的散修们竟然将他标榜出来,用他的事迹来堵众多内门弟子的嘴。

  李山顿时感觉头疼不已,若说他只是出风头还不算什么,但经由这些人一搞,反而显得自己是在与内门弟子针锋相对一般,这下他就算是想要脱身也没办法洗清自己了。

  “李兄不要担心,内门弟子还不会自降身份与你计较,顶多是让外门弟子来骚扰你。”罗清侯说着,还拍了拍李山的肩膀以示安慰。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捅刀子?”李山眼睛一翻,排开罗清侯的手,不满的说道。

  “都是这么个意思,李兄弟不要纠结这么多。”李山感觉罗清侯的嘴越来越贫了,不过他也是放松了不少。现在木已成舟,李山得准备应付众多内门弟子的的打压,说实在的李山对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的散修也没有多少好感,他原本就不想掺和这件事情,故而当初遭遇打劫也只是警告对方一番,恐怕李山当时的反应算是最温和的了。

  然而就算是李山示弱,但还是逃不过纠纷。

  果真是应了那句古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