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剑锋堂讲法(二)

  罗清侯也知李山平日里不关注这些东西,见李山一副为难的样子,本着送个人情的打算提醒李山道:“李兄弟,你如今正处于风口浪尖,但你自身的实力并不出名,恐怕单单仅靠咱们三十人之一的名头还镇不住蠢蠢欲动的人。”

  李山正是在头疼这件事情,想想今后自己的麻烦不断,李山便郁闷。此时见到罗清侯似乎要提点自己,顿时问道:“不知罗兄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倒是有,而且以李兄的实力轻轻松松就能成功。”罗清侯笑眯眯的说道。

  这下子李山倒是好奇了,问到道:“哦?不知是什么办法?”

  “李兄可知落霞谷的塔林?”罗清侯冷不丁的问出这个问题,李山顿时想起来自己每次经过落霞谷中心的时候都会看见的塔林,于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在下倒是知晓。”

  “我说的正是这塔林。”罗清侯哈哈一笑,见李山一副疑惑的样子也是饶有兴趣的给李山讲了起来。

  说起这塔林,恐怕算是落霞谷的立宗之本了。这塔林从落霞谷成立之初便存在,据说是落霞谷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本命法器化成,里面留下来了落霞谷最尊贵的传承。

  而这塔林总共有六座塔,分别为丹塔、阵塔、符塔、器塔、魂塔、修罗塔六塔,合称为塔林。这六座塔分别考验丹、阵、符、器、神魂法力、肉身力量,据说每一座塔里面都有落霞谷老祖搜罗来的相应传承,放在塔里也是为了挑选弟子进行传承。

  然而落霞谷却是能够通过考验的寥寥无几,故而里面的传承也很少传出。但只要有人闯过丹塔,就会受到宗门的极度重视,一飞冲天。

  李山顿时沉吟下来,闯塔的确是一件能够宣扬实力的办法,不过也只有成功通过闯塔才能起到威慑作用,若是能让他一跃成为某个长老的亲传弟子就再好不过。

  然而李山却是没有底气自己能不能通过,六塔当中他就不擅长阵、符、器、肉身这四种,而丹道李山也不过是一个二品,还是一个半吊子的二品炼丹师,他的炼丹手法还是中级炼丹术。且他的中级炼丹术还是在藏经阁所学,至于更高级的炼丹术李山猜测恐怕都掌握在炼丹长老手中,非亲传弟子不传。

  所以李山便没有打算去闯这丹塔,而是将打算放在了魂塔上面。

  巧的是李山每次推演的过程中都会锤炼自己的神识,李山的神识已经强过同阶修士太多,甚至可与筑基初期修士比较。而李山在练气后期、巅峰分别停留了两年与一年多,更是让他的法力凝实无比。这也托小珠子的福,在小珠子的效果下李山的修炼异常顺利,故而才让他节省了不少时间。

  当然现在的李山修炼的时候都不会使用小珠子,除非修炼出现了状况才会拿出来应急。

  若是权衡利弊的话,还是去闯魂塔比较妥当。

  “若是李兄你去闯丹塔的话,我相信你非常顺利。”这时候罗清侯说道。

  李山却是在心中苦笑,罗清侯还在认为自己是一个丹道天才,可惜李山这“天赋”是因小珠子才出现的,若是没有小珠子恐怕他就没有本钱学习炼丹了。

  见李山一副沉思的样子,罗清侯以为李山在权衡利弊,顿时劝道:“李兄是否在担心自己现在只有二品炼丹师?”

  “罗兄说得不错,在下的确在担心这个问题,若是不能一次性通过丹塔,恐怕起不到效果。”李山虽然不打算去闯丹塔,但并不是永远都不会去闯,此时听到罗清侯的话语,李山也顺着他的话接口,看他能说出来什么。

  “李兄不必担心,这塔林中每一座塔都会根据闯塔的修士修为改变难度,李兄以一个二品炼丹师的身份去闯塔,丹塔不会设置太难的题目。毕竟丹塔的作用是考核选择传人而不是故意刁难。”罗清侯胸有成竹的说道。

  李山一听心中便有了计较,他此时也改变了自己不闯丹塔的想法,如果真的能够以丹道展现实力,李山可不愿意展示出来自己神魂的特殊,毕竟能够藏些人所不知的实力总归是保险一些。

  看着罗清侯期待的眼神,李山却是轻笑了起来:“罗兄,你如此撺掇我去闯丹塔,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想帮我出主意吧?”

  “哈哈,李兄多虑了,我又能有什么样的心思?”罗清侯打着哈哈企图搪塞过去,可李山早已经猜到了罗清侯的打算,不过罗清侯的打算对自己有利,李山也不打算计较什么了。

  罗清侯正是想要让李山尽快提升炼丹的水平,恐怕李山能够研制出除草粉这件事情,刺激到了罗清侯的神经,李山还没忘罗清侯请李山达到五品炼丹师的时候帮他罗家炼制一个丹药,至于什么丹药,罗清侯还非常神秘的要保密。

  于是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起这件事,开始聊起来其他新入门的弟子的事情。

  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不愧是散修出身,一个个行为剽悍,万事都想要争一个机缘,于是相继的去闯了塔林,其中有不少人的成绩都不错,虽然他们闯的也只是魂塔与修罗塔而已,且没有一个人通过塔林,不过也是在所有修士当中出了次风头。

  两人聊的正开心,突然只听见一声响彻整个落霞谷的钟声突然出现,而在场的所有修士纷纷安静下来,都是随意找到一个位置,放出自带的蒲团便随意坐在了地上。而李山也是和罗氏兄妹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如同其他人一样看向大殿的方向。

  就在宗主殿的前方,高高的台阶之上已经有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清白色的长衫,明显与普通弟子的制式服饰不同,他此时闭着眼,仿佛所有声音都没有办法打扰到他一样。

  “这人是剑锋堂的大师兄常锐锋,人称斩魔剑,也是剑锋堂堂主的大弟子,别看其人严肃冷漠但其实为人非常豪爽,修炼的功法名为《太清三神剑诀》,斩情斩怒斩欲望,斩去三神成太清,可就连《太清三神剑诀》都没能斩去他的爱说粗鄙言语的习惯。没想到今天是大师兄进行讲法,这下有好戏看了。”罗清侯在李山耳旁小声的说,显然是明白李山会不知道此人是谁,于是自主的给李山解释一二。

  很快,钟声回荡良久之后停下,所有人的目光停留在台上的常锐锋身上。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常锐锋睁开了双眼,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两道剑光从常锐锋眼中射出,噌噌噌的将周围的地面刮的道道剑痕。

  众人哗然,纷纷议论起来。

  李山心中也是吃惊不小,他虽然不懂高深的剑法,但仅仅凭借目光就能割裂高台的地面,确实是一个强人。

  “肃静!”

  场中实在是喧闹,常锐锋眉头一皱,他一开口,顿时一股凌然的剑意悬挂在所有人的头顶,让众人胆寒之下不敢继续开口。

  “我乃常锐锋,这次由我来讲法!”常锐锋也是如同剑一般直接开始今天的主题。

  “诸位都是我落霞谷外门弟子,我也不多说废话,便将话挑开了。在场的人能够筑基的只有一小半人,而能够结丹的更是万中取一,至于元婴期只能是想想而已。”常锐锋这话说的极满,但却没有人敢于反驳,而常锐锋说的基本也是事实,他们无从否认。

  李山关注着常锐锋,此时的常锐锋浑身气势如同长剑一般,整个人锐不可当,盖棺定论的话语也是让人不由自主信服。

  “但若是仅仅因为这般小挫折便不敢继续修行,只是一介懦夫!

  修行修的是什么?地位?财宝?狗屁!修行的最后目的,还是长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