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闯丹塔

  去闯丹塔?

  李山没想到王管事给出的建议竟然是闯丹塔,不过转念一想,李山若想要得到筑基丹似乎去闯丹塔是最明智的选择,一旦李山能够成功闯过丹塔得到传承,莫说是一颗筑基丹,就算是两颗宗门也会舍得。

  原本就想着什么时候去闯丹塔的李山顿时便觉得这件事情得尽快提上日程,不过若是想要达到他的目的,目前李山的丹药水平还稍显不够,还需再做一些准备才是。

  “多谢王管事提点,既然弟子无法得到筑基丹,那还是换成几张三品的丹方好了。”李山随后郑重的说道,三品丹方虽然不如筑基丹珍贵,但也很少有。李山不知道王管事会不会同意自己的要求,但相比于筑基丹仅仅是三品的丹方宗门应该不会吝啬才对。

  “可换两张三品丹方,另可给你一百贡献点。”王管事点了点头。随后让李山离开,说是等着派人送去。

  李山回去之后,等了一天,有一个十二三岁的杂役弟子来到李山的院前,恭恭敬敬的送上两张丹方。

  李山接过丹方一看,顿时挑起了眉,这两张三品丹方一张名为淬骨丹,一张名为换血丸,一看便知是体修要用的丹药。可李山哪里需要这玩意儿。这两物对体修来说是必须,但对李山来说却是鸡肋了。

  李山叹了口气,他手上的三品丹方只有这两张,想要晋级三品炼丹师还得拿这练手,等他正式坐稳了三品炼丹师的实力,再去闯丹塔能拿出来的传承会让宗门动心,等他兑换筑基丹的时候宗门会大方一些。李山打着用传承换取筑基丹的算盘,不过若是单单拿出二品炼丹师的传承恐怕还不够,李山为保险还是要成就三品炼丹师。毕竟三品炼丹师与二品炼丹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次的灵田任务已经完成,南司远等人已经离开灵田院,李山与古淳峰却是因为宗门规定不得不再次继续完成一次灵田院的任务,而灵田院已经换过来下一批前来做宗门任务的弟子。这些弟子李山完全不熟悉,也没有与他们打点关系的时间,索性平日里不理会这些人。

  李山等新的种子种下后便开始着手炼制三品丹药的事情,他为收集淬骨丹和换血丸的材料几乎花光了自己的贡献点,也用近乎三分之一的灵石弥补贡献点的不足。说三品丹药与二品丹药不同,正是因为材料的缘故,三品丹药大部分都是较为珍惜的灵药,故而李山才会花出去那么多。

  随后李山开始闭小关炼制丹药。

  三品丹药的确要比二品丹药难以炼制,李山足足推演了二十多天才终于弄明白怎么炼制。只是等他将第一枚三品丹药推演出来后再次推演另一枚丹药便轻松很多。

  期间李山又去听了阵堂的讲法,对阵法也有了一些明悟。

  终于,在李山推演了一月后,李山终于炼制出来一炉淬骨丹,一炉换血丸。

  看着眼前放着的两个瓶子,李山心中稍定。他隐隐觉得似乎自己在推演三品丹药的时候非常顺畅,顿时明白自己近三个月不断在藏经阁自学的效果已经出来了,至少在炼丹一道上李山又不小的进步。至于这两瓶丹药,李山拿去任务阁寄卖,或许宗门内的体修正需要这些丹药,能为他带来不少灵石也说不定。

  这些琐事办完之后,李山托古淳峰帮自己照看灵田,随后自己则是去了塔林。

  塔林里的人流依旧如潮水一般的多,且大部分都是身穿青蓝色制服的内门弟子,这些弟子更多的挤在一块巨大的石碑之前,仰着头往上观看,不时咂一咂嘴点评几句自己的意见。这石碑被分成好几块,每一个榜单上的名字在不断变化,不过最上面的几十个名字倒是仿佛雷打不动一般。见众人都挤在一起,也勾起了李山的好奇,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是一个记录排名的榜单,顿时便没有了兴趣。

  李山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来到塔林的范围附近,便已经有人认出了他,顿时这些人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与一旁的同伴对着李山这边指指点点。李山已经感觉到有人带有恶意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不过他却是懒得理会,大抵是那些对散修不满的内门弟子罢了,李山此刻还没有功夫去管这些琐事。

  随后李山便找到了丹塔所在之地。看了眼这座高大无比的高塔,李山没有说什么,走了进去。

  很快,李山进了丹塔的消息传遍在场的所有人耳中,顿时议论四起。若是其他外门弟子进入丹塔挑战,恐怕这些目视甚高的内门弟子连看都懒得看。不过李山可不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他是研究出能够除去小苦草的炼丹天才,而他的名气已经传遍了整个落霞谷,或许就连其他门派的弟子都听说了李山大名。

  而声名赫赫的李山进了丹塔,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顿时有心针对李山的内门弟子纷纷沸腾起来,各种酸溜溜的话不断往外吐。

  “我看这李山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能炼出来除草粉是他运气!其人有多少本事还不一定!”有个内门弟子双手抱臂,一脸的不屑之色,语气中尽是对李山的鄙夷。

  “那群乞丐对此人百般推崇,或许有几分本事还说不定。”一旁的人冷静的说,却是带着几分讽刺意味。

  “咱们还能指望乞丐的眼光不成?我看呐,这劳什子李山有本事也有限的很。”

  “这话说的有理。”

  “不错!”

  众人纷纷赞同的应和,随后尽都是畅快的大笑起来,又歪曲的说着与他们不对付的散修们的事情。

  已经进了丹塔的李山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走在幽暗的走道中,突然停下脚步,在他的前面有一个人形的傀儡拦住去路。李山下意识的就将手放在储物袋上,若是这傀儡有什么异动就会立即取出法宝攻击。不得不说,这昏暗的环境让李山神经都紧绷起来。

  然而看上去是李山想多了,这傀儡在李山靠近的时候双眼冒起幽幽蓝光,却是发出一个僵硬的男子的声音:“挑战者,挑战几品等级。”

  “三品。”李山顿时明白这就是选择难度的傀儡,他还以为这傀儡会有攻击性,原来是他想多了。不过李山也没有放弃警惕,而是一直注意着傀儡的动静。

  那傀儡听后就没了动静,反倒是他身前轰隆隆打开一道门,这下看上去似乎只有这一个路让李山选择。当下李山不再迟疑就要走进去,哪知道一层光膜挡在他的面前,而傀儡也适时说出一句出示令牌。

  李山拿出令牌一照,顿时光膜消失,李山便走了进去。

  “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门突然关上,随后光芒亮起,李山这才看清了自己来到了一个房间中,房中只摆了一套桌椅与文房四宝等物,其他的便只有一个玉简。李山看见桌上的纸上写了字,随即拿起一看,原来是考核的要求。

  上面写着要在一盏茶内尽可能认出足够的灵药,按正确的数量来判断有没有通过这一关。

  于是李山便坐下来拿起玉简贴在额头,一手执笔以便写字。

  而李山没有看到就在他将玉简放在额头的刹那,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香炉,香炉上还燃着一根香,为李山计时。

  此时的李山,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一株株灵药,每一株都活灵活现仿佛真实的一般无二,让李山不由得感叹制作玉简的人草木造诣非常强大,不然没法制作出如此栩栩如生的画面。

  玉简中的草药极多,李山却是辨认的非常轻松,手底下笔锋飞舞,不大一会儿就已经写下来五六十个名字。

  燃香氤氲的冒着白雾,坐在桌前的李山手腕翻飞,到后来干脆以神识为手控制三支笔同时书写。

  一枝香很快燃尽,再次出现了一支香,又很快变短消失。

  当香火熄灭的刹那,李山只感觉玉简当中的草药全部消失,随后李山便从疯狂辨认草药的过程中清醒。此时的李山却是有些不爽,任谁正做一件事情做的尽兴突然被打断都会不好受。

  不过一盏茶已过,考核结束,李山看着纸上写着的字,有些不满意。前面的字迹还好,工工整整分外好看,不过后来用神识代笔便差了一节子,这让李山明白自己对于神识的控制还是不够到位。

  李山数了数,纸上足足有六百多个名字,随后他将其放在桌上站起身来,又是一声轰隆隆的声音,只见从墙壁上开出一个通道,顺着台阶通向上一层。

  外界,所有站在石碑前的内门弟子都没了声音,目瞪口呆的看着石碑上代表丹塔的排行榜最上方的名字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人群中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惊呼一声。

  这上面的名字正是李山,后面缀着一个“第一关:六百二十五”的字样,同时也写了李山李山闯关的难度:三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