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闯丹塔(四)

  外界,石碑上排名第一的李山后面又缀了一行字:第三关:九十一分。

  四周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不远处的树林里黄莺叽叽喳喳的叫着,灌木丛中也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显然是有哪个小动物在里面窜躲。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到第二个名字上面。

  楚晚,第一关:五百三十六,第二关:三百四十,第三关:八十五分。

  素瑶仙子本名楚晚,年龄不过二十八就已经是筑基中期,其人不但有极佳的丹道天赋,也是宗门内有名的冷美人。

  可现在一个半路进入宗门的散修,其丹道天赋竟然盖过素瑶仙子,让人不愿相信的同时也对李山生出憧憬的情绪。谁人不知炼丹师的尊贵地位,一个三品的炼丹师地位可要高于筑基修士,因为筑基修士必须服用的筑基丹是三品炼丹师才能炼制的丹药,而落霞谷中的三品炼丹师也不过十指之数。

  现在加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山,也不过八人。

  石碑上的字迹一变化,就有不少人脸上带着僵笑纷纷与周围人道别,其中就有那些曾对李山不屑一顾的修士,看他们面红耳赤的模样显然是没有脸皮再继续待下去。这一去人群就走了大半,剩下的人则是盯着石碑看。

  他们在猜测李山是个什么样的人,曾听过李山名头的内门弟子则是兴致勃勃的与周围人讲的唾沫横飞,不过这次的传闻却是少了许多诽谤意味的言语,讲的事迹虽有夸张但还是真事。而李山好学强硬的名头就这么被传了开来。

  说李山好学是因他乃藏经阁常客,说他强硬则是李山在研制除草粉时与那个借他的事嘲讽南司远的外门弟子冲突的事情,当时李山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开杀戒的样子。

  就在塔林这边议论纷纷的时候,丹堂之上一栋阁楼中。

  一个身着粉衣的小丫头气鼓鼓的嘟着唇,灵动的双眸中满是气愤之色,她挥着小拳头嘟嘟囔囔的说:“晚儿姐姐,你是不知道那李山有多嚣张,他竟敢排在晚儿姐姐前面,不行!我要去说他!”说着就要往出跑。

  “回来。”背对着小丫头坐着的蓝裙女子,听闻此话却是用手中的书轻轻的敲了敲这丫头的小脑袋,说道:“人家有那个本事,莫要乱说!”

  女子声音虽然清冷,但此刻却是带着浓浓的柔和之意。只见这女子柳眉杏目,樱唇微微抿着,似是在笑。这女子正是那个丹堂的天才楚晚,只是传闻楚晚乃冰美人,美人倒是不假,可这冰却是有待考证了。

  “我就是看不惯嘛……”小丫头不满的捂着脑袋,两个花苞一般的发团一摇一摇。突然,小丫头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伸手一招,只见一只千纸鹤摇摇晃晃的从打开的窗户飞了进来。小丫头打开千纸鹤一看,顿时生气的道:“这李山实在可恨,第三关竟然得了九十一分!”

  楚晚却是摇了摇头,略带无奈,对这个刁蛮得可爱的小丫头也没办法,既然劝不进去她便不去再劝,转过头去看自己的书。

  至于李山是不是排名在她之前,楚晚并不关心,排名不排名的,还不如手中的书有趣。

  丹堂另一栋建筑里。

  “师傅,李山在第三关得分九十一分。”一个青年修士拆开千纸鹤一看,随后冲着那个正盘坐的老者说道。

  “尚可。”老者没有睁眼,风轻云淡的点评一句随后道:“等他通过第四关让他来见我。”

  “是。”那青年应了一声。

  丹塔里,李山就在通往四层的通道口就地打坐恢复法力,还不知第四关有什么厉害的考验,李山还是倾向于就在这里打坐恢复。况且丹塔里很安全,就算在这里打坐也不会有危险。

  在李山的心里,在哪里打坐不是打坐,只要周围安全就可以了。等法力恢复,李山这才施施然的向着第四层行去。

  当李山看清第四层的布置,顿时有些惊诧。

  刚一进门李山就被一块绘着山水的屏风拦住去路,李山正要绕过这块屏风走进去,哪知道目光刚触及屏风上的墨水,李山就感觉双眼一花,脑海中出现憧憧山影。

  层层叠叠的高山突破云层,高山之上有茂密的树林,不时有仙鹤飞过,留下一声声悦耳的鹤鸣。可下一刻,从天空落下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这火球颜色竟是无比深邃的紫黑色,火球落在高山上,顿时这座大山化为灰烬,飞起的仙鹤惊恐尖叫着拼命挥舞翅膀想要逃走,可热浪刚刚扫到它们身上,就见这些仙鹤纷纷化为干尸,随后又变为粉末。

  “余曾见过灵火出世,方一现便毁一山,其威力之强余无从描述。也幸余当日所在之地与此山相差甚远,才没被波及。而此后,此火于灵火榜第五,紫焰无艮火。余有感于此,特作此画。”

  随后李山猛地清醒过来,他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屏风,心中一时之间五味杂陈。没想到放在这里的一个屏风竟然是目睹灵火降世的修士所画,听这修士的口气,仿佛当时的情景要比画中的还恐怖。这让李山对这灵火产生了深深的敬畏,暗中下定决心不去接触这灵火,否则不说怀璧其罪,就单单这威力李山就控制不住。

  在绕过这屏风的时候李山目中复杂的再次看了眼它,随后将之抛到脑后不再理会了。

  屏风后一个宽敞的房间,这房间犹如凡间豪门家族的前厅一般,阳光通过打开的窗将房间照的透亮,在房间角落的熏香烟气正袅袅升起,让李山有种感觉,这里不是丹塔,而他还在景王府。

  不过,唯一不和谐的还是放在房间中间的一个大丹炉,而最吸引李山注意的还是这个大丹炉。李山走上前去,观察起这丹炉,顿时啧啧称奇。这丹炉呈现球状,其上的颜色圆润柔和古朴,完全没有金属带给人的冷冽感。李山虽然对丹炉没什么要求,但好坏还是能够分得清的,单单这颜色就让李山对这丹炉的评价颇高。

  在第三关的时候李山就已经猜到这第四关要炼丹,此时他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写着题目的玉简。

  “过了那么多年,终于有人来到这里了。”正在李山皱着眉的时候,突然一个略带僵硬的女子的声音传来。李山浑身一震,猛地一拍腰间储物袋,顿时一柄飞剑出现在他身前,同时手上还扣了一张符宝,神色警惕看着四周。

  李山没有开口让对方出来,毕竟对方若是想出来总会出来的。

  “不要紧张,小女子并无恶意。”那声音越来越近,与之而来的是嘎吱嘎吱的声音。李山警惕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才发现这房中竟然还有隔间,而声音就从隔间传来。很快说话之人显现出来,顿时让李山吃了一惊。

  这哪是女子,分明就是一个类人的傀儡。不过这傀儡模样身形都与真人无二,除了皮肤明显是铁青色,脸上还有拼合的裂缝之外基本看不出是傀儡。这傀儡略带僵硬的走过来,冲着李山莹莹一拜,仿若真人一般:“小女子妙珑,见过这位道友,接下来便由小女子为道友讲解。”

  李山一听这自称妙珑的傀儡的话,不由得啧啧称奇。他第一次见到这般有灵性的傀儡,说起来李山这一路上经历的更多还是机关之术,这丹塔仿若是一个庞大的机关。

  没想到落霞谷的师祖竟如此精通机关之术。

  机关之术原本得自凡人中的奇人异士,不过传到修士手中之后竟与阵法契合无比,原本在修士眼中脆弱无比的机关之术顿时成了可困死修士的杀器,甚至在某些方面阵法也不如机关之术,就如同眼前的这个傀儡。而修士手中的机关之术完全不是凡人的机关之术可比的,拥有修士的种种神奇手段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