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出塔(改)

  采药归壶图?

  李山的目光落在挂于墙上的画,这画上有一老翁一童子,二人背着草篓行走在山间,童子拿起一株药草向老翁问着什么,老翁却是笑问不答。

  既是师祖的规定,恐怕这看上去平凡的图画必有其不俗之处,虽然李山曾被师祖耍过,但于这一点还是不认为师祖会坑徒子徒孙。可李山在图前站了半天,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正在失望之际,李山突然感觉画中的老翁隐隐看向自己,目中含笑。

  李山脑海嗡鸣一声,眼前仿佛出现一圈圈涟漪,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而在他人看去,李山却是认真的看着采药归壶图,看的入了神。

  而在塔林中,已有不少弟子极速赶来,生怕自己错过如此隆重的的事情。有人通过塔林试炼了啊!这可是落霞谷极难遇到的盛况,闯过塔林的人都知晓其中试炼会有多艰难,无论哪一塔的难度都不会小,甚至就算是筑基后期来了都只能黯然离开,就能看出这塔林试炼有多难。

  众人围着塔林而站,对闯过塔林的修士不断猜测。

  “我看是周林,听说他半个月前去闯修罗塔,他可是我落霞谷排名第十四,肯定是他通过了!”

  “我看不大像,周林虽是筑基中期可修罗塔却是考验肉身之力,再说修罗塔是所有试炼中公认的最难,哪有那么容易!”

  众人七嘴八舌的在讨论谁是通过者,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你们看!丹榜第一名!”

  这一声绝对不算低,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只见丹榜上的第一个,李山的名字已变成金色,正巧与第二名的楚晚名字颜色相同。这下子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在石碑上的名字变成金色,这代表着此人已经闯过了试炼,这是荣耀。

  “天哪!竟然是李山!没想到他真的过了!”随之而来的是振奋的声音。

  而在人群中,罗清侯看着榜上那个金灿灿的名字,有些失神。方才那一声是他叫的,也正是因罗清侯一直在关注李山的动静,才能发现榜上的变化。

  “这小子,厉害啊!”罗清侯咂了咂嘴,他知道李山炼丹厉害,就连四品炼丹师都没办法的驻颜丹李山信手捏来,可罗清侯还是低估了李山的厉害程度。不过这样一来李山也向他展示了自己的炼丹天赋,让罗清侯深感没有看错人。

  “亮儿,你在发什么呆!”李山突然感到头顶一痛,随即回过神来,但等他看清眼前的景象却是有些呆。

  他的面前站了一个老翁,这老翁虽然发须皆白却红光满面看上去健壮无比,此时老翁手中正拿着一个小锄头轻轻敲在自己头上,轻轻的一点都不痛。李山恍然想起来,自己不是在丹塔中看什么劳什子的采药归壶图,怎滴就到了这里。

  再仔细一看,眼前的老翁不正是画中的那个?衣着打扮音容相貌都如此相似。李山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双手变成孩童的样子,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李山却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恶意,便想要看看这采药归壶图到底什么情况。

  李山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松警惕,只是对方给他与刘伯的感觉如此相似,让李山不忍打断这场幻象。

  就当是重温吧。

  李山叹了口气,在老翁的催促下连忙迈着步子跑了上去。

  跟着老翁在山野中行走,李山感受到久违的温馨,虽然不知对方是谁,但那份宁静却让人不愿破坏。老翁带着李山去万丈悬崖上采药,去地穴深处挖灵泉,拔了灵兽看守的药草被追的乱跑,好不容易脱离追杀,又陷入另外的危机中。

  李山最后被累的瘫倒在地,他终于明白了这老翁是谁,也只有落霞谷师祖才会有这般恶趣味啊!这一路上多次遇到麻烦都是这位祖师爷故意造成的,他现在也不是练气后期的修为,而如同凡人一般手无缚鸡之力,这下跑了很久也累了。

  “亮儿,你可开心?”老翁看着躺倒在地上的李山哈哈一笑,伸手提溜着李山站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

  李山真想说一句,开心什么?开心自己被灵兽追的满山跑?李山真想吐糟出来,不过他还是无奈的吐了口气,说:“老爷子慧眼如炬。”

  老翁却是笑了笑,没有在意李山的话,拍了拍李山的肩,拉着李山的手往山下走去。

  “亮儿,今日我带你去采药,你可知这药要做什么?”

  “莫不是要炼丹?”

  “哈哈,说中一半。”

  “那是什么?”

  “你可知以身为炉,黄庭炼丹?”

  李山却是似懂非懂,以身为炉很好理解,不过人身怎么为炉?若是炉火燃起岂不是人要被烧死?而黄庭就是丹田,在丹田炼丹,恐怕没人敢这么做吧,若是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废了。

  见李山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老翁神秘的一笑说道:“既如此,那老夫就教你!”

  李山的眼前一黑,回过神来已经发现自己在了丹塔中,而此刻他依旧站在采药归壶图前,仿佛方才的景象是幻觉一般。李山看着采药归壶图上的那个老翁,顿时有些感慨,他似乎在这里面明悟了一门不得了的法门,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能明悟一小部分。

  “恭喜道友感悟。”妙珑此时冲着李山一福,将李山跑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敢问姑娘,在下感悟了有多久?”李山象征性的回礼,随后又将目光落到采药归壶图上,问道。

  “不过一盏茶。”妙珑说道。

  “原来如此。”李山若有所思,不过他这神情也只是持续了不久,很快他就把注意力放在自己通过丹塔的奖励上,李山客气的对妙珑说道:“有劳姑娘为我介绍一番这屋中的宝物了。”

  “自然。”妙珑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李山挑选奖励的时候,在丹塔之外的众多修士已经有越吵越烈的趋势,李山在沉寂了一个多月后又出尽了风头,且这次闹出的风波可要比除草粉那次厉害许多,毕竟这两者可不是能比的。

  近百年通过丹塔的只有两人,一者便是素瑶仙子楚晚,年仅二十五岁便已经通过了丹塔,如今过了三年也不曾见她炼过丹,不知她如今到了什么水平。

  而另一个则是李山。

  这两人的丹道天赋谁更厉害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若是李山能够顺利筑基,那么他就有可能晋升四品炼丹师。四品炼丹师,整个落霞谷也只有一个,那便是丹堂堂主朴磬道长。李山要是能成为四品炼丹师,就能与朴磬道长平起平坐。

  这般的天赋哪能不让人心惊,更何况李山是以绝对的实力证明自己的潜力容不得任何人反驳。众人都预料到李山一旦出来就会被朴磬道长收为亲传弟子,从此鱼跃龙门。到这时候谁还会在意什么散修不散修的身份,那些不安分的内门弟子反倒要担心李山会不会因为旧情庇护同他一起进门的散修,一个练气弟子自然没什么好怕的,但一个有很大可能晋升四品的炼丹师却让人忌惮。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从丹堂的方向突然射来一道虹光,这虹光散去,露出里面的来人,顿时众多修士齐齐行礼。

  “拜见游阳师兄!”

  丹堂堂主朴磬道长平生只收了三个弟子,大弟子游阳,二弟子章怀,三弟子楚晚,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不但各个修为高深,且都是极具天赋的炼丹师。

  而游阳身为朴磬道长的亲传弟子,其修为自然是到了筑基后期,在落霞谷内门弟子中排名第三。这游阳仿佛青年模样,其实其人已经四十来岁,不过据说早年服用过驻颜丹,故而看上去异常年轻。

  游阳穿着一身青边白袍,袖口上绣着丹鼎的模样,正是亲传弟子的制服。他此刻御剑停在众人上方,看着众人将丹塔围得水泄不通,皱起了眉,道:“你们在作甚?”

  众多内门弟子一看游阳前来,就知道李山的机缘到了,顿时如同鸟雀散。不过众人在离去的同时,也将李山被丹堂堂主收为弟子的消息带了出去。

  众人渐渐散去,不过还是有一些胆子较大的内门弟子躲在远处看着这边,而游阳也没有继续驱赶他们。游阳站在丹塔门口,面上冷漠没有半点情绪,静静的等着李山出塔。

  李山看着手中的一枚玉简以及两张丹方,心中还有些惋惜。丹塔的奖励尤其丰厚,竟然让李山选择了三样奖励。不过李山还是觉得这三样奖励完全不够看,此处的宝物少说都有上百种,李山也是在其中权衡利弊,这才选择了手中的三样。

  玉简记载了一门心法《玉鼎真一决》,此心法乃是采药归壶图的心法,若是李山想要在参悟采药归壶图上有什么成就必须有此功法。而另外两张丹方则是李山深思熟虑过的。

  此处的宝物多种多样,其中不但有极为珍惜的药材,也有上好的法器,更有任何炼丹师都想要拥有的能够喷出妖火协助炼丹的灵兽,每一样都让人垂涎欲滴。不过李山却没有贪心,他知晓自己得到太好的宝物可能会保不住,不过若是丹方的话,就算是交给他人李山也能抄下副本,倒不至于没有收获。

  “妙珑恭送道友。”李山走到房间一旁的传送阵上,妙珑便站在原地对李山说道。

  李山回头看了眼妙珑,总觉得妙珑不像是一个傀儡,反倒应是风华绝代的女子,可惜了。

  (因某种都懂的原因,重要的题外话放在这里,作者的话出不了网站,不过字数不会超过一百)

  这章改过来了,不好意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