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朴磬道长

  李山走出丹塔之后,却是有些惊讶,盖因此刻的场景有些诡异,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冲着身前的青年人一礼道:“师侄李山,敢问师叔名讳。”

  李山的面前除了这个青年再无他人,而李山隐隐感觉到不远处有十几人正藏在暗处关注着这边,却是不知他们在做什么。不过看他们畏畏缩缩的样子,显然对这边非常忌惮。李山自知这些内门弟子不可能如此忌惮于他,既然不是自己那就是眼前的青年了。

  “游阳。”游阳很平静的回答李山的提问,目光锁定在李山身上,尽是打量的神色。

  李山听见这名字还有些吃惊,因为游阳此人可是落霞谷内门弟子第三,他原本就想过等自己出了丹塔,会是谁来接见自己,没想到是这人。

  李山就算平时不怎么关注宗门内的风云,可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此时看到是游阳来此,心中顿时有了底。

  “家师唤你去见他。”李山的样貌普普通通,身上穿着落霞谷外门弟子的黄色制服,此时拱着手看上去平平无奇,游阳也只是打量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不过游阳却没有掩饰自己目中的疑惑,毕竟李山看上去太普通了,除了一双眼睛还算明亮,带着一点书卷的气息,游阳便看不出什么优点。

  不过他却是不在意李山是否有过人之处,李山能通过丹塔且得到师尊的宣召就是能力的证明。

  “有劳游师叔了。”李山随后道谢道。

  游阳点了点头,随后突然出现在李山面前,伸手抓住李山的肩膀就带着他御剑而去。

  李山差一点就下意识的动了手,不过好在他很快明白游阳是看走路太慢,索性带着李山御剑飞行节省时间。

  很快两人飞到丹堂上空。落霞谷的每一个堂口虽然说是“堂”,可实际上是一片建筑群,而丹堂的建筑群面积最大,毕竟丹堂还有灵田院与药园这两个占地面积非常广阔的地方。

  “一会儿师尊若问你,你要如实回答。”等两人落了地,游阳突然小声说到,显然是在提点李山。

  李山听闻此话,也是有些诧异游阳此举,不过李山还是承游阳这个情,于是点了点头。

  跟在游阳身后进入挂着“还虚殿”牌匾的大殿,此处与主峰上的宗主殿不不同,宗主殿中守卫森严等闲不能进入。可此处却是人来人往,不少人的目光都偷偷的打量李山,其中不乏有艳羡与崇拜的神色。

  “大师兄好。”游阳带着李山一路走过去,便收到一路的尊敬,众人纷纷对游阳行礼。

  每当这时候游阳都只是微微点点头脚步不停,带着李山穿过走廊。越是深入还虚殿,便感觉周围的人越少,终于两人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厢房前,这厢房看上去与前面两三层的建筑相比寒酸不少,可厢房建的整整齐齐,虽没有多豪华可看着分外舒服。

  “师父,人带到了。”游阳站在门口,却没有敲门,反倒是恭恭敬敬的站在距离门口三步的地方,开口说道。

  “咔嚓。”门应声而开。

  随后游阳带着李山进入门内,一进去历山就看见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坐在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份竹简。见到两人进来了,老者抬起头来看向这边。

  “弟子拜见堂主。”李山一进门便是一拜,在见到这位老者的时候李山便知道这就是丹堂堂主朴磬道长,怪不得游阳告诫自己不要在他面前撒谎,朴磬道长的一双眼放在自己身上的刹那,李山仿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看透一般。这样的感觉让李山万般不适应,不过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

  “你可知老夫让你来有何事?”朴磬道长看着李山,缓缓的问道。

  “略知一二。”李山面不改色的说。

  “那你有什么想要的?”

  李山有些诧异朴磬道长的直接,不过既然已经被问道,李山自然会说出自己真正想要的:“弟子闯丹塔就是为了筑基丹。”

  朴磬道长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意外的神色,他问道:“除此之外,你可愿为我记名弟子?”

  李山适时的表现出喜悦的神色,顿时跪在地上向朴磬道长磕了结结实实三个头:“弟子愿意,弟子拜见师父。”

  “既然你愿拜我为师,那为师便不能吝啬。为师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为两枚筑基丹,其二便是一张筑基丹丹方。”朴磬道长的话让李山心中一跳,他没想到朴磬道长竟然肯将筑基丹丹方给自己,虽然筑基丹只有二品,但因其的特殊导致筑基丹成为修真界之本,自然不能随意透露的。

  现在朴磬道长竟然愿意放手,那李山自然更情愿自给自足了,只要有药材岂不是他炼制多少颗筑基丹都没问题,也不用他费尽心思从宗门里讨要丹药。

  “弟子愿选丹方。”李山随后毫不犹豫的说。

  朴磬道长点了点头,随后手一挥,桌上的一张纸飞起落在李山面前。

  “多谢师父。”李山连忙接过纸张收了起来。

  朴磬道长一直打量着李山的举动,发现李山一直很规矩也不由的满意。

  随后,朴磬道长又告诉了李山一件事,三个月后,宗门内所有的练气巅峰弟子都要参加争夺安贤洞府名额的比武。作为他的弟子,李山不能堕了他的名头,下了死命令让李山必须去参加这场比武。李山答应此事不单单是因为师命难违,更重要的是在安贤洞府中能够得到筑基丹在外界缺少的两味药材。

  安贤洞府地处元极宗及太上魔派边境,当初两宗为了此秘境打的不可开交,随后与两宗相比弱势不少的星武院横插一手。后来三宗发现仅靠一宗之力无法打开安贤洞府,因安贤洞府的开启竟然需要六名元婴修士才可,无奈之下三宗共同管理安贤洞府。

  既然三宗共同管理必然会有利益冲突,于是便规定每次开启洞府哪一宗弟子取得的草药总数最多,那么下一次就是哪一宗门举办试炼。元极宗素来与太上魔派不和,于是在每次安县洞府开启的时候都会针锋相对,而在星武院的搅局之下两宗各有胜负。

  这次举办安贤洞府试炼的宗门正是元极宗。

  除此之外每个依附三大宗门的小宗派都要派固定的名额参加安贤洞府,若是弟子在试炼中表现良好,三大宗门会赏赐一部分药材给小宗门。而落霞谷作为依附元极宗的中型门派必须派弟子前往参加试炼。

  说过安贤洞府的事情之后,朴磬道长又给了李山一本炼丹笔记让他自学,到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除此之外,也拿出一枚新的弟子令牌,这令牌代表着亲传弟子的身份,虽然李山现在只是记名弟子,但只要等他晋升筑基,便会水到渠成的成为正式的亲传弟子。事情交代完之后,随后就让李山离开了。

  “阳儿,你觉得你的小师弟怎么样?”就在李山恭敬的出去后,朴磬道长突然开口问道。

  游阳从后面走进来,面上依旧是冷静的,他说道:“很识趣,很机谨,很坚定。”

  “是啊。”朴磬道长叹了口气说:“可惜心性不适合炼丹,却能在修真界活的更久。”

  另一边的李山不知道屋里两人对自己的评价,他此刻出了还虚殿向着灵田院走去。朴磬道长虽然收他为记名弟子,但并没有让他从灵田院搬出来,自然说明了让李山将此次灵田院的任务完成。其实这次灵田院的任务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但这些时间都是古淳峰在照顾李山的灵田,李山说什么也要去道谢。

  等到了灵田院,就见到站在灵田院门口的古淳峰,古淳峰冲着李山抱拳一礼,非常严肃的说:“恭喜李兄成为丹堂四师兄。”

  “毕丘说笑了,若是没有你我不可能没有后顾之忧去参加丹塔试炼。”李山连忙扶住古淳峰不让他继续拜。

  “我只是帮个小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古淳峰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随后两人寒暄一阵,便回到灵田院中。李山看自己的灵田已经快要成熟,长势还不错,顿时明白古淳峰花费不少心力。他心中难免会有些愧疚情绪,于是他对古淳峰说道:“毕丘如此尽心尽力,实在让我难安,不若这样吧,此次得到的奖励我分文不取,理应归于毕丘。”

  “李兄休要多说,此事是在下自愿帮你,若还当在下为朋友,就不要说这种话。”古淳峰听了此话却是不满的皱起眉头,说道。

  李山心中一叹,却是坚持说道:“既然毕之不愿,那便算了。不过在下的小小心意毕丘还是必须收的。”李山拿出一瓶驻颜丹交给古淳峰手上。

  这瓶驻颜丹里有五颗,多余的本就是李山交给古淳峰让他换取灵石用的,也就是变相的送古淳峰灵石。

  “这……”古淳峰犹豫片刻,见李山不容置疑的样子最终还是收了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