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还虚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过了半月,这半个月来李山除了完成宗门任务之外,更多的还是闭关炼制丹药与熟悉新到手的法宝。

  现如今李山的修为难以提升,也只能用另外的手段来增加自己的实力。李山从不认为修为决定一切,若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拥有诸多手段,非常有可能反杀筑基期修士。反之,若是筑基修士空有修为没有趁手宝物神通,与练气修士斗法都艰难。

  这天,灵田再次成熟,李山待灵田院的王管事将灵米收取之后,便要收拾着离开灵田院。

  此时李山与古淳峰已经按照宗门规定做完必须的任务,现在可以自由离去。

  而落霞谷的每一堂都有转为弟子设立的弟子院,那些外门弟子与杂役弟子都会住在其中,除了像是灵田院的任务这般耗费时间才会搬出去。而李山现在就是要去丹堂弟子院,此时他没有再接灵田院的任务,不搬去弟子院他可没地方去住。

  原本李山与古淳峰相约一同去弟子院,不过在走之前却发生了一件让李山改变主意的事。

  就在李山收拾的时候,有个杂役弟子站在李山院前恭恭敬敬的等着,待李山出来之后行了个晚辈礼道:“师侄张远拜见师叔,师侄奉大师兄命来接师叔搬去还虚殿。”

  这大师兄指的便是游阳。

  李山听闻这张远的话却是有些没想到,毕竟李山现如今虽然是朴磬道长的记名弟子,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外门弟子,只有当李山成为筑基修士的时候才会真的拜入朴磬道长门下,按理说李山现在是没有资格住入还虚殿。

  外门弟子与杂役弟子会住在弟子院,可内门弟子却不会住进弟子院。落霞谷修士只要成就筑基便会得到一处独院以供居住,且每一间独院中都会有聚灵阵法加持,修行时会更加得心应手。

  而另外一种情况便是亲传弟子,亲传弟子大多都会与其师居住一起,若是不方便也可以依旧居住单独的院落。

  “大师兄还说师叔若是没必须去弟子院的心思,还是住进还虚殿最好。”见李山一时之间没答话,张远以为李山不愿意,连忙说出了这般话。

  李山心中摇了摇头,他倒是没想一定要去弟子院,有还虚殿这般优越的环境他自然不会去选弟子院,只是这小师侄太过紧张想多了。

  “有劳了。”李山冲着张远说道。

  那弟子忙说职责所在。

  李山与古淳峰道过歉,便随着这杂役弟子来到还虚殿。其实李山也知道还虚殿所在的位置,不过既然小修士都已经抬出职责了,李山也没有让他惶恐的心思便顺着这杂役弟子的意了。不过走在路上李山还是注意着四周的景象,看有无异常的地方。

  毕竟他现在可谓是众矢之的,虽然还没有什么针对他的事情发生,但总归是防备些好。

  等到了还虚殿,那杂役弟子带着李山往后院走去。后院是朴磬道长居住所在,而朴磬道长门下三位弟子除了素瑶仙子楚晚居住在还虚殿外另外两位弟子都住在还虚殿后院中。

  将李山送到还虚殿后院门口,杂役弟子便向李山告罪离开,毕竟还虚殿后院不是杂役弟子可轻易进入的,他也只能将李山带到这里。

  “师叔可进后院挑选一个厢房,师侄便不打扰了。”说完这杂役弟子便匆匆离去。

  李山走进后院中,才在里面走了不久,就听见旁边的房门嘎吱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亲传弟子。其中一人正是丹堂大师兄游阳,而另外一人却是一个中年人模样,看上去木讷呆板,口中不知在念念有词些什么。

  “小师弟来了。”游阳看见李山一点都不意外,冲着他点了点头,随后指着一旁的中年人说道:“这是你二师兄章怀。”

  “小弟拜见大师兄、二师兄。”李山立马行礼。

  “不用多礼,你二师兄可不讲究这个。”回答李山的是游阳,至于一旁的章怀却是没有半点反应,游阳对李山说到:“你二师兄是个丹痴,若是遇到什么问题就会变成这样,此时你不必理会他。”

  李山听闻此话暗自苦笑一声,这话可不好接。

  不过游阳也没有在意李山会怎么回答,叮嘱一番之后便要带着章怀离去,哪知道章怀突然开口问道:“怎么让腥线草的毒素与药力分离?”

  李山一愣,见游阳不为所动,于是开口说道:“先小火煅烧一刻钟,腥线草毒性顽固,可将药力提取出,余下的残留弃之不要。”

  顿时章怀的眼眸明亮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转身又钻进屋中,留下李山目瞪口呆。

  “看来这次也把他叫不出来了。”游阳颇为遗憾的说,随后与李山挥手告别。

  李山此时才觉得哭笑不得,这两位师兄如此有趣。

  随后李山便随意挑了一间房,房间中桌椅板凳一应俱全,还摆放着不少字画装饰。更重要的是在厢房的侧间炼丹室与练功房,李山若是想要炼丹就在此处即可,且此处竟然通了地火,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李山转了一圈,对这房子非常满意,于是稍作收拾便住了下来。

  就在李山正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阵法启动,将整个房间都笼罩了起来。李山心中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想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来此地造次。

  李山皱着眉打开门,就见外面一个粉衣少女撇着嘴,手中拿着一方小印叮叮当当砸个不停。见到李山打开门却没有停下阵法的运转,顿时不满的说:“喂!快点把阵法打开!”

  李山不为所动,他不知这少女是谁,但此女的刁蛮的确不讨喜。李山不知道少女有什么背景,竟然能在丹堂堂主居住的地方攻击院落,不过看上去她并不打算真的摧毁厢房,似乎只是想惊动自己罢了。

  “姑娘是何人?找在下何事?”眼见着粉衣少女来者不善,李山还以为是哪个内门弟子来寻事了,李山也没有客气的心思,只是冷淡的说了句。

  “我问你!为什么在丹塔试炼你要得到那么高的成绩?!第一只能是晚儿姐姐的!”见李山不愿意开放阵法,少女也没办法,砸了一阵发现任何效果都没有只能做罢。她叉起腰气势汹汹的质问,仿佛李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李山听的却是莫名其妙,这都什么跟什么,他能拿到高的成绩自然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怎么到这少女口中就成了罪恶了。

  李山早已经知道自己在丹塔试炼的成绩,没想到他竟一举成为丹塔第一,也难怪朴磬道长会收他为记名弟子,实在是李山表现出来的天赋惊人。

  但李山成为了第一名,自然就会把原本的第一素瑶仙子挤下去。可没想到竟然有人因此而来找自己麻烦,这让李山觉得这素瑶仙子是否真如传闻一般了。

  “姑娘可是三师姐派来质问在下的?”李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才不是!”粉衣少女一听这话就开始慌张,最后跺了跺脚:“你管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问题姑娘去问问三师姐不就好了。”李山依旧不为所动,心中却在想原来是这少女自作主张,看起来是瞒着素瑶仙子来此的。

  “这位哥哥就告诉我嘛!”少女见来硬的不成,眼珠子滴溜一转,立马服软了下来。

  可惜李山却是摇了摇头,没有继续理会这刁蛮的小丫头,回了房间。

  身后传来粉衣少女气恼的声音:“李山!你给我等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