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甄彩儿(补)

  眼见李山将房门紧闭根本就对自己不理不睬,顿时让粉衣少女的火气冒出来,她分外气恼的跺了跺脚喊了几句狠话,最后也只能狠狠瞪了眼李山的房间,似乎李山正站在那里一样。气鼓鼓的瞪了好久也不见李山出来,最终只能无可奈何的离开。

  而在房间里,李山随后将粉衣少女前来捣乱的事情忘记,开始修炼起来,丝毫不知道门外少女做了什么。不过李山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是笑一笑,甚至有可能对这粉衣少女的印象改变,毕竟这少女刁蛮虽刁蛮可却没有胡搅蛮缠。

  而门外的粉衣少女带着满肚子的闷气气冲冲的离开,心中有火发不出来只能蹂躏蹂躏路边的野花野草,面上满是不高兴。一路上的修士见到这小姑奶奶的模样纷纷退避,生怕自己被逮住了。

  不过少女此时却没有管这些怂货的样子,心中正想着怎么报复那个没有一点大男人风范的李山,暗自嘀咕着:姑奶奶态度那么好,竟然半点面子都不给,还让姑奶奶我吃闭门羹!坏人!坏人!

  带着郁闷的神色一路回到楚晚居住的地方,此时脸上的愤愤之色还没有平复下来,正巧与刚从外面回来的楚晚撞个正着。

  “彩儿,发生何事了?”一个熟悉的略显清冷的声音传到粉衣少女的耳边,就见楚晚身穿蓝边白袍的亲传弟子服缓缓走近,脸上带着疑惑之色还有点点关心。

  听见楚晚的声音叫彩儿的少女顿时被吓了一跳,脸上的慌张之色一闪而过,却被楚晚看个正着,顿时心中疑惑大起。

  对彩儿这妮子,楚晚是真的把她当成妹妹看待,若是彩儿出了什么事情楚晚可不会答应。

  不过彩儿却是一脸的不自然打着哈哈说道:“哈哈,晚儿姐姐,没什么,只不过刚刚有个不长眼的灵兽敢欺负我。”

  楚晚心中更疑惑了,灵兽欺负彩儿?谁不知甄彩儿落霞谷小魔女的名字,落霞谷的灵兽见到彩儿都是绕道走,哪可能会去欺负她?恐怕这只是小妮子编的谎话,此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一看就知道小妮子心虚了。

  楚晚皱起眉,看上去这丫头不愿意说,她心中一叹正不打算追究,不过见甄彩儿的目光一直往还虚殿的方向看,想起今天师父朴磬道长收的四弟子李山搬进了还虚殿,猜测起这妮子是不是去找人麻烦然后被气回来了。

  她随口问道:“你是不是去找李山了?”

  “才……才没有……”彩儿心虚的撇过头去。

  楚晚松了口气,既然不是出了事情就好,不过彩儿平日里性子急躁一些倒也没弄出什么大错事,想要行侠仗义只要不是违反门规的事情他们师兄妹三人都罩着她。

  不过李山身份不同以往,虽然此时还不是正式的亲传弟子,可成为亲传弟子也不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几人同门也是必然的。而彩儿的义父乃是二师兄章怀,按理说彩儿还是李山的晚辈,不管是按照身份来说,还是按照修真者的规矩来说,彩儿都不应该去闹这一遭。

  于是楚晚板着一张脸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晚的严肃却是吓了彩儿一跳,顿时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将事情都吐露出来,说完就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嚷嚷道:“那李山真是可恶,竟对女孩子这般恶劣!”

  楚晚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幸亏人家脾气好否则你这样过去乱发一通脾气,恐怕早就忍不住动手了。”

  “哼哼,那坏人可不敢,姑娘我可是筑基修士!那李山就算在丹道上有天赋可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小练气修士!他可打不过我!”彩儿得意洋洋地炫耀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顺带着还鄙视了李山一番。

  听闻彩儿的话楚晚皱了皱眉,随后冷着脸说道:“李山如今修为的确低于你,可他好歹也是你义父与我的师弟。再且说修真者的竞争乃是堂堂正正,李山并无耍手段,反倒是你跑去糊搅蛮缠,好好想想你那样做对不对。”

  楚晚平淡的说完,随后转身进了院子。

  楚晚进了院子,她身后的彩儿见楚晚如此冷淡对她,顿时有些难过起来。彩儿想到自己不过是为晚儿姐姐打抱不平,现在受了委屈晚儿姐姐不但不安慰她反而让她好好反省,顿时心中感觉到更委屈了。

  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还没等它落下来,彩儿便倔强的抹了把泪,气哼哼的说道:“哼!我才没有做错!”

  说完就跑开了,直到消失在丹堂的范围。

  楚晚在彩儿走后从院中出来,她一脸无奈的看着彩儿的背影,随后取出一张隐身符贴在身上,跟在彩儿身后。

  再说彩儿,她狂奔在路上越来越生气,最终气的眼泪如同珠子一般落了下来,跑出了丹堂的范围之后她一路到了剑锋堂中的一处靠近溪流的院落,重重地将门板摔上,自己则是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彩儿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可那李山真是气人的紧,彩儿不想去道歉。她才放下狠话可眨眼就去道歉,她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但想一想晚儿姐姐的话,脑海之中乱糟糟的一片,想了好半晌最终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彩儿也冷静下来。她现在想起自己昨日的行为,的确有些不妥当,此时隐隐感觉到后悔,绞尽脑汁想怎样让晚儿姐姐消气,面色变换了良久这才最终咬咬牙,恶狠狠的道:“姑奶奶这就去道歉!谁怕谁啊!”

  于是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丹堂还虚殿走去,路上的内门弟子见到彩儿如此模样便唯恐不及的向两边躲。彩儿见他们畏畏缩缩的样子就来气,恨不得拿剑在他们身上戳几个窟窿。

  她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大喊一声:“不管啦!”于是如同风一般跑向丹堂,直接进了还虚殿后院,就砰砰砰的敲起李山的门。

  可此刻李山正在练功房修炼,自然没有听见有人前来找他。

  彩儿见叫不出来李山,剁了跺脚有心想一气之下就走,可一想晚儿姐姐冷淡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留了下来。她的目光扫视一圈,看见了旁边的房间,顿时眼睛一亮。

  那里正是章怀的房间。

  她跑到房间门前,拿出一块令牌向着房门一照,顿时房间外的阵法裂开一条缝以供人通过。彩儿这才跑了进去,找到正在炼丹房冥思苦想的章怀顿时大喜过望。

  不过彩儿没有在这时候打扰章怀的思考,她瞅准章怀解决掉一个问题的时候打断了他。

  “义父!义父!”彩儿不断喊着章怀,又推又拉着才让章怀回过神来。

  “是彩儿啊,你找我有何事?”章怀清醒过来,并没有因为彩儿的打断而生气,反倒是和颜悦色的说道。

  “是这样……”彩儿简单的将昨日与李山的冲突讲了一遍,说自己认识到错误,想要去道歉。

  章怀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便带着彩儿来到李山的房前。章怀取出一张传音符,随后法力带着传音符飞进阵法之中。

  “不必担心,李师弟不是小气的人,不会与你计较的。”章怀笑了笑说道。

  彩儿心里却是在嘀咕:谁在意那大坏蛋计较不计较,我只要晚儿姐姐不生气。

  房中,正在打坐的李山感觉到阵法的波动,随后睁开眼来,一道传音符随着神识的引领来到李山面前,随后里面传出章怀的声音:“李师弟,为兄有事一叙,还望一见。”

  李山心下有些疑惑,不知这位二师兄到此处有何事要说,不过他还是打开阵法禁制,引领二人来到前厅。

  “师弟,小女顽劣,昨日冒犯了。”两人闲聊片刻,章怀这才说道。

  其实早在这粉衣少女进来的时候李山就已经知道了章怀此次有什么事,不过既然章怀没有提起李山自然不会主动提起。

  “师兄说笑了,令爱昨日并没有做什么。”李山自然不可能与一个小女孩儿计较,于是说道。

  此时既了,彩儿也松了口气,她偷偷打量李山,心中却撇了撇嘴:看起来还蛮普通的嘛……

  另一边的章怀与李山也聊起了甄彩儿。

  原来甄彩儿幼年丧父,其父与章怀乃至交好友,便将甄彩儿收作义女,让甄彩儿于落霞谷中修行。小小年纪的甄彩儿便显示出自己高超的剑道天赋,于是便拜入剑锋堂学习剑修。

  如今年仅十七岁便已经是筑基初期,让李山听了实在汗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