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名额之争(四)

  李山身上贴着隐身符,一边将自身的神识放出搜寻计分令牌的隐藏地点。他的周围不时有其他弟子掠过,完全没有察觉到李山的存在,李山也没有惊扰他们,反倒是与其他弟子渐行渐远起来。

  至于李山身上的十里香,早就被收拾干净,根本对他造不成影响。

  不单单是李山如此,每一个弟子都有意识的与他人分开,各自选择一个方向搜寻。

  一个时辰后,李山有些郁闷的看着一模一样的森林,心中充满了无奈。这一个时辰李山没有找到一块计分令牌,甚至都没有找到一个像令牌的东西,这让他不由得暗叹倒霉。找令牌看的是运气,很明显李山现在的运气不佳。

  李山心中思忖着,令牌的样子未知,有无灵气波动未知,两眼一抹黑的找显然不是个办法。他笑了笑,既然自己运气差找不到,那总不可能没有人能找得到令牌吧。

  李山神识扩散出去,隐隐约约感受到身后不远处的灵气波动,李山没有理会,瞅准一个方向向着那边而去。

  既然自己找不到那只能向别人去“借”一个令牌了。

  李山悄悄的取出一个法宝提在手上,正是那束兽网。李山可不打算让倒霉的被自己撞上的修士直接出局,现在大比才刚刚开始,若是急于让其他弟子出局那么兽园当中数量未知且分布松散的计分令牌可就没办法找出来太多,毕竟人数众多总有那么几个好运气的家伙能找到令牌。

  李山可不打算做杀鸡取卵的蠢事,留着这些那些普通弟子就当是为他收集令牌吧。

  很快李山就发现前方有一个修士,等看清那人的时候李山却是一顿,停下了脚步。这人一副精瘦汉子的模样,正是那个潜力榜上第一名的鲁强。

  此时的鲁强正掐动剑诀一个飞剑宰杀了一头练气后期的牛状灵兽,那灵兽脑袋咕噜噜滚落在地,一双牛眼瞪得滚圆。鲁强又是一个剑诀斩在灵兽脑袋上,顿时灵兽的脑袋一分两半,鲁强伸手一招,一块巴掌大的令牌还沾着血被鲁强收走。

  这就是计分令牌?

  李山看着这块巴掌大的令牌若有所思,虽然令牌沾满了鲜血,不过大概的样子还是能够看到的。不过为了不让鲁强发现自己李山并没有让神识查看那计分令牌,这下除了知道计分令牌的模样之外对此物便没有更深入的了解了。

  “谁?!”鲁强仿佛是察觉到有人在附近,一声厉喝,同时飞剑带着破空之势向着李山这边飞来。李山顿时闪在一边,没想到鲁强的直觉这般敏锐,仅仅只是关注一会儿就被发现了。

  鲁强的飞剑在空中不断飞舞着,而鲁强自己则是手持一张符篆,警惕的用神识观察着四周,可惜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现。

  李山也没再继续惊动鲁强此人,而是绕了一大圈避开鲁强的感知范围。虽然李山不知道鲁强的实力如何,但仅仅只是警惕的话丝毫不逊色于李山,李山相信以鲁强此人的警惕心没有必胜的把握可不会来参加大比。不知道鲁强有什么手段李山自然不愿意与鲁强在现在硬碰硬,毕竟名额有三个,两人并没有必须的理由相斗。

  目的没有达成,李山不打算放弃,倒是鲁强能在灵兽体内找到令牌自然说明他有什么手段能察觉到令牌的方位,但李山总不可能将兽园的灵兽全部杀了只为找一个令牌。此次大比的规定限制使用范围性的法器就是不让众人过于杀戮园中灵兽,毕竟兽园原本的功能是为给驭兽堂弟子提供灵兽的。

  又寻找了一阵,李山终于找到一个外门弟子。这外门弟子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手中扣着一柄飞剑。李山不能肯定这人到底有没有找到令牌,不过既然碰到了那李山就碰一碰运气吧。

  李山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隐身符,现在时间才过一个多时辰隐身符的功效还在,随后李山便悄悄的靠近那位外门弟子,在外门弟子的身后突然祭起束兽网,法力的波动瞬间让李山的隐身符失效。等那弟子后知后觉的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已经迟了,李山的束兽网已经将这弟子罩住,顿时就让这弟子失去了反抗力。

  不过李山却没有停手,而是一道法力击在这弟子的脑后,顿时这弟子晕了过去。李山这一击可不轻,毕竟练气修士的肉身可不是凡人可比的,故而李山这一击下手极重。

  “噗通!”这弟子脸色铁青的晕了过去,他浑身被束兽网缠住,法力一时间尽失,没有法力护体这修士被李山的一击打的差点咽了气,不过好在到底是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现在只是晕了过去。

  “呃,莫不是下手太重了?”李山喃喃自语道,满脸的郁闷之色,他忙跑到这弟子旁边摸了摸脉搏,最后说道:“还好还好只是晕了。”

  李山说这般话可不是给自己听的,而是给跟在双方身后的筑基弟子说的,李山方才感觉到两股法力突然沸腾起来,就要出手之际听到李山的自言自语这才平静下来。他说这话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杀人之心,他心中还在庆幸这弟子体质够硬,这才没有一命呜呼。否则李山岂不是要因为失误触犯规则,被筑基弟子强制带出,可能还会因此受到惩罚。

  弟子之间的争斗是正常的,这些筑基弟子早就得到命令不得轻易出手,否则不能掌控自己生死的外门弟子已经被带走了。

  看着这个昏迷倒地的弟子,李山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将这弟子浑身搜了个遍。也许是李山此时的运气还不错,这弟子的储物袋中竟然有一块计分令牌,李山欣然收下了。至于此人储物袋中的其他东西李山倒是没有动,毕竟还有人时时刻刻看着呢,而且这里面的东西没有什么好的货色。

  李山拿了令牌就走,不过在走之前李山却是将这倒霉人唤醒,在此人半昏半醒的时候又在身上拍了一张隐身符,随后飘然而去。

  而被李山留在原地的弟子挣扎了半天才起来,幸亏他幸运没有灵兽前来,否则他已经出局了。而那弟子醒来之后脸色大变,慌忙的找自己的储物袋,等找到后才松了口气。不过等他看到储物袋中唯独计分令牌不见了,顿时欲哭无泪。

  另一边的李山正坐在一棵树上,手中摸着刚刚抢来的令牌,不断的观察着。这令牌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浮雕着“一百”的字样,表示这计分令牌有一百分。而经过李山的反复观察,原来这令牌上有着特殊的灵力波动,轻易不能发现,也只有极其细微的灵力散发出来。

  既然李山已经知道了这令牌该怎么寻找,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很多。

  李山的神识本就强大,在寻找令牌上得天独厚,很快就锁定了一块令牌的方位。不过等李山赶过去后,却发现想要拿到这块令牌却是有些棘手。

  此时李山躲在已从灌木之内,他身上的隐身符还在作用着,他有些犯愁的看着窝在水池前那个筑基初期的灵兽碧溪鄂。

  这个碧溪鄂乃是二品灵兽,天赋能力拥有特别夸张的咬合力,即使是筑基期的体修都没办法承受的住,更何况李山这个半丹修了。不过就在这碧溪鄂的身后,正静静的开着一朵洁白的莲花,这莲花颜色如玉带有奇艺的清香,乃是二品灵药玉莲花,恐怕这碧溪鄂是想要等着玉莲花成熟后吞服玉莲花的莲子来晋升筑基中期。

  李山对这玉莲花并没有多少贪念,因为玉莲花除了对灵兽有作用之外对修士的作用甚微,也正是因此驭兽堂的长老才没有将这玉莲花收走,恐怕也是存着让园内灵兽自行晋升筑基中期,然后再将筑基中期的灵兽抓走。

  虽然李山对玉莲花不感兴趣,不过却对玉莲花花芯放着的令牌有兴趣,也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的修士将计分令牌放在碧溪鄂要守护的玉莲花的花芯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