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名额之争(五)

  在修真界,修为越高,修士之间的差距越大,对于高阶修士来说即使是一个小层次的晋升都代表着战力的翻倍。不过那说的是高阶修士,对于还处于练气期与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差距虽然也很巨大,但并不是无法跨越的。

  李山想要的计分令牌就在碧溪鄂的玉莲花中,李山若想要得到这令牌,只能先通过碧溪鄂这一关。说实话,李山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毕竟令牌那么多也不差这一块,李山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

  可要是就这么一走了之李山绝对是不甘心的,他这一路上只遇到这一块计分令牌,虽然眼前的碧溪鄂是筑基中期的灵兽,但对拥有种种手段的李山来说也只是稍显麻烦而已。

  为了这个名额,李山可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备。

  既然已经决定了,李山便开始寻找工具,他的储物袋中与不少小玩意儿,此时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不大一会儿,李山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套阵盘,这套阵盘乃是结合了机关术的组合阵法,名叫五行迷踪阵。

  这五行迷踪阵得自灵宝商行,李山购买这个五行迷踪阵还花废了不少灵石,当时还让李山颇为心痛,现在看上去似乎能派上用场了。李山早已经将附近的地形打探清楚,正要将五行迷踪阵布下的时候却是有些犹豫了,为了一块计分令牌浪费一套五行迷踪阵,怎么看都是一个赔本的买卖。

  并不是说这阵盘只能使用一次,而是李山没有办法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下回收这五行迷踪阵。最终李山还是将这五行迷踪阵放了回去,五行迷踪阵虽说没有办法困住结丹修士,但对于筑基修士来说还是有不小的力量,浪费在这件事上有些可惜了。

  将阵盘放回,李山心中有些懊恼的想,若是他会阵法之道,应对此时的景象可就容易多了。然而很快他就自嘲的笑了笑,毕竟丹道他还没有研究透彻,竟然就想染指阵法之道,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了。

  既然不打算用五行迷踪阵,那就只能用稍微次一些的阵盘了。李山在选好的地方布置了几套普通的困阵,这困阵虽然普通,但还是能困住着碧溪鄂几息时间的,更何况李山还布置了好几套不同的困阵,应该能给他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之后李山给身上拍上疾风符与轻身符,又拿出金?抛幽溉校?肓讼氩环判挠秩〕鲎辖鸷???羰羌?撇幻钜仓荒苌崃死锩娴幕瞥旧常?暇够瞥旧吵?四芄晃廴朔ūχ?饣鼓芘绯隼У校?迷谑稚弦彩且坏辣O铡?br />
  李山还是一个练气巅峰修士,对上一个筑基期的灵兽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这下李山才安心不少,他悄无声息的慢慢潜伏过去,等到了那碧溪鄂的攻击范围外,金?抛幽溉型蝗环善穑?蝗芯椭背逭獗滔?醯难劬Χ?ァT?菊獗滔?跽?凶叛劬Ρ揪途?枳潘闹埽?惺艿轿O樟⒙肀丈涎燮ぁ?上Ы?抛幽溉心耸巧掀贩ㄆ鳎?胬?潭茸匀徊皇瞧胀ǚū?梢枣敲赖模?庖辉?氯ケ滔?蹙图?搜??br />
  李山一个子母刃过去也不管起没起作用转身就跑,身后正是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随后便有轰隆轰隆的重物落地声,李山不用回头都知道是碧溪鄂追来了。轻身符与疾风符同时起着作用,让李山的速度一时之间竟然不亚于御剑飞行的速度。

  而他身后的碧溪鄂速度也不算慢,别看碧溪鄂体型巨大可速度一点也不减。此时的碧溪鄂一只眼睛流着血,仇恨的盯着李山的背影发出一声怒吼,死死的追了上来。

  那个建了功的金?抛幽溉写?牌瓶盏募庑プ纷爬钌蕉?ィ?芸炀妥飞狭死钌剑?钌揭黄?ň龆偈苯?抛幽溉蟹苫厮?氖种小@钌揭恢笨刂谱潘俣龋?3肿旁诒滔?跹矍盎蔚从秩盟?セ鞑坏降木嗬耄?帽滔?跖?鹆??词悄美钌矫话旆ā?br />
  李山很快就将碧溪鄂带到先前布置好的陷阱前,原本李山选择的位置就距离池塘不太远,李山一下子就窜进阵法之中。而他身后的碧溪鄂也是一头栽进阵法之中。

  李山顿时大喜,阵法随心念开启,足足四层光罩一环套一环将碧溪鄂困住,这时候碧溪鄂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圈套,这下子更是气的咆哮不断,浑身上下笼罩了一层的灵气,向着阵法不断撞击,直把阵法撞的涟漪不断。

  李山一见碧溪鄂被困在阵法中,当下也不耽搁立马转身就朝着池塘而去,那碧溪鄂见此更加着急了,身上灵光闪动不已,这一发力就将一层阵法直接撑爆,索性外面还有三层阵法在撑着,否则这碧溪鄂已经追了上来。

  后面的动静让李山的心跳顿时加速,他自己心知肚明时间不多了,这几层阵法绝对困不住多长时间。随着李山距离玉莲花越来越近,他身后又接连响起两声嘭嘭的声响,显然是又有两层阵法被爆了。眼见就要这碧溪鄂就要脱困而出,李山心中焦急不已。

  “嘭!”最后一层阵法消散,只听见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咆哮,随后便是轰隆隆的奔跑声。

  可惜已经晚了,李山的手已经摸到了玉莲花,他也不管直接采摘玉莲花会不会受到损伤,借着奔势玉莲花连带着里面放的计分令牌被李山一并抓住。见到玉莲花就此被毁,碧溪鄂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但李山此刻却是直接带着两物逃之夭夭,甚至为了不分心连手中的东西都没有收进储物袋中。

  碧溪鄂见李山要自然逃不肯罢休,浑身的灵气暴动带着狂躁的意味,向着李山轰隆隆的追去。

  此时的李山感受到疾风符与轻身符的灵力渐渐消失,他的速度也慢了起来,不过他也不着急。一拍储物袋从里面再取出这两张符篆就往身上拍去,只见李山已经慢下来的速度顿时又快了起来,转了几个弯就不见了踪影,急的碧溪鄂在原地大发雷霆,毁了不少树木。

  而另一边的李山,则是等法力平息下来后就在身上贴了一张隐身符。这隐身符什么都好,不过一旦有剧烈的法力波动便会失效,实在是不太美。至于李山为什么不直接使用隐身符接近玉莲花,碧溪鄂虽然没有多少神智但猛兽的直觉还是有的,就算碧溪鄂的尾巴扫到李山,李山也有可能承受不住,更何况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离开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在事情没有出现什么变数,李山最终还是顺利的得到了计分令牌。等到了稍微安全的地方,李山便吞了一颗元气丹恢复消耗的法力。

  等到了法力恢复后,李山觉得自己选的这条路实在是不对,没见他找了半天也只找了这一块,于是他换了一个方向去寻找。

  这下虽然收获并不是很多,但李山还是找到了不少。

  夜晚,李山躺在一颗巨树上,其实树上也不全,不过总好过地面。他数着自己储物袋中的计分令牌,才只有区区五枚,顿时觉得要是按照这种进度恐怕十天后可不能胜出。不过李山也是知道兽园何其之大,计分令牌的数量却是有限的,自然不可能分布的密集,能找到令牌也是依靠运气的。

  李山叹了口气,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总得想个办法。不过想一想其他人恐怕也是和他差不多身上没有多少计分令牌,此时若是做那抢劫的买卖却是事倍功半,他这几天还是老老实实找一找令牌,等路上遇到了其他弟子顺便打劫一番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